桃花小说网 > > 交错千年 > 三十八:爱的真谛
    ?
    接到邰真的书信,天佑很快回到了京城之中。
    天宝十四年,龙基先后几次派出大臣到范阳视察,范阳节度使康恩顺不是避而不见,就是态度极为嚣张,已渐渐露出了不臣的苗头。经过详细排查,证实了康恩顺不是本名。‘康’姓是他奶娘的姓。康恩顺的父亲本姓为‘安’。同时也证实了邰真的猜测,康恩顺就是慕容昱乔装而成,慕容昱这个名字也是个假名字,他真正的名字叫做安禄山。
    至此一切真相大白,原来这些年来,慕容昱,不对,现在应该称其为安禄山一直没有放弃其母太平公主的遗愿,誓要谋取李氏江山。知道这些事实,让人不能不佩服他的忍耐力。十多年隐身于军队之中,从普通军士坐到了今天掌握地方政权的节度使的高位上,而且暗地里招兵买马,扩充兵权这样大的动静多年都无人发现等等这些手段让龙基都暗里敬佩他几分。
    即使一切真相大白,龙基和邰真还是只能以旁观者的身份等待这场战争的到来。他们不能使用手段阻止战争的爆发。
    不过龙基还是对历史的记载做了一点小的改动。没有等到战争爆发,他就安排李亨和天佑去了北面大将郭子仪的驻守之地,暗中扩充军备,囤积粮草等待战争的到来。已经修炼到金丹期的李瑛、李琚二人被派到潼关驻守。东南西北各个方向也都接到龙基的命令暗中囤积粮草,扩充军备。
    一切准备就绪。天宝十四年十一月,范阳节度使康恩顺改名安禄山举兵造反。
    虽然有准备,可是事实上战争一开始,一切又回到了历史的运行轨道上。安禄山从范阳起兵,挥兵十五万,长驱直入。
    至十二月十三日攻占东都洛阳,仅用了三十五天时间。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就控制了河北大部郡县,河南部分郡县也望风归降。这确实在某种意义上暴露了龙基治理国家的不足之处,国家多年的繁荣昌盛确实让他疏于了军队的建设,而安禄山十几年的韬光隐晦在这时也显出了威力。
    至德元载(756)正月一日,安禄山于洛阳自称雄武皇帝,国号大燕,改元圣武元年,设置丞相等朝官,封其子庆绪为晋王,庆和为郑王,达奚珣为左相,张通儒为右相,严庄为御史大夫。定洛阳为都,以范阳为东都。
    安禄山命史思明、蔡希德等攻略河北各地。平原郡太守颜真卿与常山太守颜杲卿东西联兵抗敌,杀死了叛将李钦凑、高邈,活捉了何千年,打开了土门,河北十七郡又先后归顺了唐廷。同年二月,李光弼、郭子仪先后出兵井陉,大败叛军,斩敌四万人,“于是河北十余郡皆杀贼守将而降。渔阳路再绝,贼往来者皆轻骑窃过,多为官军所获,将士家在渔阳者无不摇心”。
    安禄山命张通晤和杨朝宗向东攻城略地,东平太守嗣吴王李祗、济南太守李随起兵抗拒,单父县尉贾贲率吏民杀张通晤,真源令张巡守雍丘,与叛将令狐潮、李怀仙等数万叛军浴血奋战,巧妙周旋,阻止叛军南下江淮。安禄山命其将武令珣等率兵南下攻略南阳各郡,南阳节度使鲁炅、虢王李巨扼守南阳,屡败叛军,使叛军不得南下江汉。五月,安禄山西进潼关受阻,东不过雍丘,南又兵阻南阳,北路也几乎断绝,至此,叛军军心大乱。
    战争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一切都跟历史的记载是一样的。安禄山见形势紧迫,就犹豫着是否回守范阳。如果此时安禄山攻克不下潼关,那么历史就会改写,就在安禄山进退维谷之时,龙基无可奈何命令李瑛放弃潼关,引安禄山进京。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安禄山的大军中没有邰真担心的修真者的出现,其实这一点也是龙基和邰真二人多虑了。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修真者,慕容昱手下的修真者早就在前些年尽毁在了邰真和天佑的手中。
    在这之前,龙基与邰真带着文武大臣及众家眷西行入蜀至历史记载中的马嵬坡驻下。
    到马嵬坡不久,护卫将军陈玄礼假称兵变,对外宣布国舅杨钊在兵变中身亡,贵妃娘娘杨玉环自尽。同时,太子李亨在北地即位,号唐肃宗,遥尊开元皇帝李隆基为太上皇。
    挥兵进京,终于一尝夙愿住进了大明宫的安禄山的心情并不好。在他占领长安城的时候,长安城实际上已经是个空架子。他手下大都是只会带兵打仗的粗人,并无治理国家之能。而且有的将领自进京以来以为天下已定,便开始夜夜留宿于酒肆歌坊,买酒行乐。甚至有的欺男霸女,抢掠民财。还有些将领自持功高,开始不满意自己的职务,嚣张至极的讨取高官俸禄。而这些还不是最主要的。安禄山之所以能够韬光隐晦这些年,誓要夺取李氏江山,一来为完成母亲太平公主的遗愿;二来最主要的还是因为邰真。他自从在那年武林盛会上见到邰真,便倾心不已,发誓一定要得到邰真的芳心,所以才有了那次十几个高手围杀天佑的事情。后来又得知邰真成了贵妃娘娘,他更是把全部精力用到了对付龙基的身上。也不能不赞叹他对邰真的痴心。几次针对邰真身边的男人安排的刺杀行动的同时,都严令手下不得伤害邰真丝毫。尽管他手下的高手几乎是尽丧与邰真之手,邰真也成了龙基的女人,可是他却痴心不改,依然盼望着有朝一日,能够拥有邰真。抱着这股信念,韬光隐晦十几年,终于有一天站到了京城的土地上,可是心爱的女人却已芳踪不在。
    当这一天贵妃娘娘的死讯传到京城,本就心伤不已的安禄山当场吐出了大口的鲜血,从此缠绵于病床。
    一日夜里,病卧在床多日的大燕雄武皇帝突然消失在洛阳宫中,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无任何人知道他的去向。时隔不久,太子安庆绪即位。至德二年,大将郭子仪、李光弼挥兵收复了洛阳和长安两处。同年,唐肃宗从蜀地迎回太上皇。
    在马嵬坡诈死的邰真陪同哥哥杨钊回到了逍遥谷。天佑自完成保护李亨的任务后,龙基便留他在秘境之中修炼,逍遥谷移交给杨钊,从此不理凡尘事物。李瑛、李琚兄弟二人也跟天佑一样,自完成把守潼关的任务后,也把手中所掌握的天下三分之二的财权甩给了李亨,兄弟二人也隐居秘境专心修炼。只苦了李亨一人,虽然他也想跟兄弟们在一起,可是他肩上还担负着帝王的重责,不过他自即位之时起就开始有意思的培养接班人,五年以后,他所立的太子终于羽翼丰满,李亨便也假借病故身亡之名脱离了帝王的枷锁,与众人聚首于秘境之中。
    且说龙基和邰真。邰真自诈死后回到逍遥谷,便踏踏实实的留在逍遥谷中陪伴了几年父母。本来她想给父母服用可以长生的紫莲莲子,可是被生性洒脱的杨氏夫妇拒绝了,他们觉得人能够真正快乐的活一世就够了。邰真尽管心中不舍,还是遵循了父母的意愿。
    龙基与李亨回到京城,帮助李亨处理了一下战争遗留下来的问题,便以年老体弱、需要静养之名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之中。在那之后,他也来到逍遥谷内,与邰真一同陪同父母至老。一家人在逍遥谷内,快乐的过了好几年,直到杨氏夫妇辞别人世,龙基和邰真才告别红尘,回到秘境之中。
    虽然在秘境中的几人经常结伴到红尘中游历,可是他们却不在插手凡世间的事物,而是以旁观者的心态看着历史洪流中每一个朝代的更迭变换。
    千年修真的岁月可说是眨眼之间就过去,转瞬间就到了二十一世纪。
    站在二十一世纪的繁华马路上,龙基和邰真可说是百感交集。望着眼前曾经熟悉的一切,他们都有一种梦一般的感觉。
    携手走进过去的校园,走过曾经并肩的每一处,过去千年的时光在眼前一一交错而过。
    站在这他们爱情的起点之处,他们了悟了爱的真谛:爱一人就要付出真心与绝对的信任;爱一个人就要学会珍惜和维护‘爱’。他们用千年的时间,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才得以明白什么叫‘爱’。不过,这也不晚,对吗?从此以后,有他(她)的地方,就是她(他)驻守的家园。
    十指紧扣,相视一笑,风雨同舟,千年不悔的爱会永远、永远伴随着他们……走下去。
    全文完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