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 清史*红颜装 > 喁琰 番外
    ?
    每日守在尹儿的墓碑前,时而眺望深深的宫闱,一天一天,一年一年,我竟未发觉时光流逝得那样快。
    喁焕来到我面前,我发觉他与我已经分不出谁是谁了,我们愈来愈相象,那种相似更深的,是来自内心。
    喁焕在尹儿面前自斟一杯清酒,“皇兄,你守墓已有二十年。”
    二十年了。我恍然发觉,我们都老了。
    我道:“喁焕,我已经忘记了时光的存在。”
    喁焕盯着我,道,“我们都老了。”他背过身看着尹儿面前的清酒,“只有尹儿,美人依旧。”
    我感觉我的眼眶湿了,从踏出宫门那一刻,我没有留过一滴泪,可是听到喁焕这句话,我知道,这二十年,他过得很累,心里依旧念着尹儿。
    “喁焕,高处不胜寒,我知道。”
    喁焕抿起嘴,不语。
    很长时间,我们都沉默,时而将目光投向尹儿,我觉得我们像傻子。
    喁焕道:“我立娜贝柔为后。”
    我一怔。转而一想,问,“因为她与尹儿长得相象还是你爱她?”我感觉问的第二个问题是废话。
    喁焕目光沉寂,他摇摇头:“都不是。”又摇摇头,“我也不知为什么。”
    我不再多问。
    我发现我们没有多余的话好讲,本想聊些幼时的玩景或是后来分开这二十年发生的事。可是没有,我们俩都没有想提的想法。因为于我们来讲,这些只是一些无聊事,太多余。
    “你每天在这里做什?”话题又转向尹儿。
    我道:“清理杂草,静坐,有时也说说话。”
    喁焕道:“每天政务繁忙,只有在梦里见得比较多。只是在梦里,我老看不清她的容貌,离得太远,有时眼花。”
    他忽然道:“我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一直念念不忘她?”
    我想了想道:“可能于你来说,尹儿是完美的,每个人都需要缅怀完美。”
    喁焕没有说话,可能被我说中了。
    他又静静端详尹儿许久,对我说:“我走了。”
    我知道这一去,我们可能又要二十年不见,也可能一辈子都见不着了。见我没有说话,喁焕又说:“别忘了,连同我那份,好好待她。”他头也不回走了。
    我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在心里道:“喁焕,保重。”
    我回首凝视尹儿,我会继续做一个守墓人,连同两份爱给她。
    原来我并非要做皇帝,而是一个陵墓人。
    我笑了。
    很满足。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