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 清寒泪 > 第十一话 争锋相对
    ?
    就这样,每日吵闹不停,哭笑不断,真的在床上足足静养了有一月之久。
    “禁足令”一经撤销,我便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不停点儿的四处奔波,储存了一个月的能量,压抑了一个月的精力,让我不知疲惫的尽情挥霍着。
    繁华的闹市,我一身雪白的稠衫,挂着淡定的笑容,摇着手中的折扇,掩去女儿的娇态,尽显男儿的风流。
    看来,我的魅力还可以,只见迎面而来的女子,看到我回视的目光,都娇羞的垂下眼帘,一脸的红晕,夸张一些的,还伴有一声惊叫,当然是“受宠若惊”的惊,而并非“惊吓”的惊。
    “小哨子,看公子我魅力四射,所向披靡的,是不是羡慕不已呀?”在又一个美女,与我对视之后,羞涩的低头,匆匆擦肩而过,带着一阵淡淡的幽香,我喜不自禁的问着。
    小哨子见我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不以为然的撇撇嘴,轻蔑的说着:“可惜呀,就是个头矮了点儿,和我们爷呀,还差着一截子呢。”
    打击,沉重的打击……
    我的笑容有些僵硬,嘴角隐隐抽搐了几下,这个小哨子,哪壶不开提哪壶,明知道我忌讳什么,偏偏踩到我的痛处。想我164cm的身高,在女性中,是多么标准呀,可惜,如今这身男装扮相,生生的成了缺憾。
    脚步略顿,狠狠的踩了小哨子一脚,只见小哨子痛吼一声,抱着脚原地打转,心中的怨气才稍稍平复,笑容满面的大声说着:
    “哎呀,我说小哨子,你不能因为本公子比你受姑娘们的欢迎,就出如此阴招呀,你看你,把公子我的脚,咯的好疼呀。哎,算了,谁叫本公子高风亮节,虚怀若谷,深明大义,豁达大度,襟怀坦白的,就不和你斤斤计较了。哎,还是孔老夫子说的对呀,‘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哎,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呀。”
    听我胡诌了一大堆,小哨子有些愕然,张口结舌的没有言语,周围人更是指指点点,说小哨子没良心,恶仆欺主,心胸狭窄……
    小哨子满腹委屈,可怜兮兮的望着我求饶:“姑……,公子,奴才再也不敢了,您就绕了奴才这回吧。”
    我满意的点点头,冲着人群抱拳道谢,“谢过各位大叔大婶、大姐大哥们为小弟主持公道,家仆已经知错了,正所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正所谓‘浪子回头,金不换’,正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又正所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大家还是给他一条生路吧,让他从新做人好了。”
    然后在一片赞扬声中,我拽着小哨子匆忙离去,拐过两条街头,我再也抑制不住,不理会一头雾水的小哨子,放声大笑起来,哎呀,真是民风淳朴呀,难怪说,人民的力量是伟大的,舆论的力量是不可忽视的。
    见我笑到浑身发软,还没有丝毫停下来的一丝,小哨子抱怨着:“姑……,公子,捉弄奴才真的有这么好笑么?看奴才出丑真的有这么可笑么?”
    看小哨子确实有些动怒的迹象,我立即收起了笑容,一本正经的回答:“不好笑,也不可笑,而是非常好笑,相当可笑,哈哈哈……”
    见我又开始狂笑,小哨子有些认命的嘟囔:“算了,奴才原本的使命,就是让姑娘开心,只要姑娘开心,要奴才怎样都好。”
    “你说什么?”看着小哨子的双唇一直在动,却听不到任何声音,难道是笑到缺氧,开始耳鸣?
    小哨子立即摆出一副讨好的态势:“奴才没说什么,姑……,厄,公子,快正午了,咱们是不是该回了,要是再晚,艳红该着急了。”
    看看日头,已经快到头顶了,虽然未到盛夏,可是暑气已经上来了,刚才一阵小跑,感觉身上覆了一层薄汗,粘粘的,很不舒服,就点点头,和小哨子一起回去了。
    没有注意到,身后,一双邪魅的眼睛,盯着我的一举一动,先是困惑,再是了然,之后是一片幽黑,紧绷的面容,泛出淡淡的笑意。
    ……………………………………………………………………………………
    “哎,艳红知道我们要回来么?怎么连大门都不关的,不知道附近治安不好呀,真是的,你说她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怎么没有一点儿安全防范意识呢?”
    小哨子听我又开始唠叨,无奈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没有回话,因为每次他一搭话,我就会用疑惑的目光盯着他问:
    “奇怪了,我有和你说话么?我有要你回答么?我说我的,你插什么嘴呀,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孔雀开屏,自作多情’……”长久以往,小哨子就明白了,我只是闷得发慌,需要一些途径发泄而已,也就聪明的不再搭话了。
    我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很亲切,有一种回家的感觉。虽然这个院落不是很大,也就只有三间厢房,可是在十四把地契交给我,告诉我这里属于我的时候,我就真的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了。
    一进门,大吃一惊,小小的院落,围满了侍卫,院落中央,一个穿着红艳的旗装,竖着把子头的女人,端坐在软凳之上,手中的杯盖,不停的划拉着茶盏,发出刺耳的“呲呲”声。她的身后,是两个穿着湖蓝色宫装的丫鬟,一个给她打着扇子,一个给他捶着肩背。
    在她的正前方,艳红背对着我,跪倒在地,两个膀大腰粗的嬷嬷,一个拽着艳红的臂膀,一个扯着艳红的发辫,而艳红,只虚弱的发出模糊的呻吟,似乎,连喊叫都没有了力气。
    “你们是谁,干什么的,怎么能擅闯民居,还胡乱打人的?”我一着急,顾不得其他,直接冲上去,把那两个钳制着艳红的嬷嬷推开。
    看到艳红红肿的脸庞,嘴角还有血痕,泪水即刻涌出,心痛的要命,颤巍巍的手,轻轻触摸她的浮肿,哀伤的问着:“艳红,你还好么?”
    听到我的询问,艳红的眼皮动了动,却终究无法睁开,双唇蠕动,却没有发出声音,只是从口型看,大概是在呼唤着“姑娘”。
    “艳红……”看着艳红滑落的身躯,我害怕的哭喊着,“大夫,小哨子,快去请大夫呀。”
    “嗯,不过就是略微惩戒了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下人罢了,何必大呼小叫的。”一个闲凉的声音,淡淡的传来,带着一抹幸灾乐祸的味道。
    此时的我,泪眼朦胧,只能看到大概的轮廓,巡视一周,找不到小哨子的身影,这个比泥鳅还滑溜的家伙,肯定是看到苗头不对,脚底抹油--溜了。
    再看看已经陷入昏迷的艳红,心中的怒火“噌”的一声就窜了起来,用衣袖把泪水抹干,我愤然的对上那悠然自得的品茶的女人,“你TM的是谁呀,从哪钻出来的,敢招惹你姑奶奶,不想混了吧,今日,姑奶奶不把你打的满脸桃花开,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就在众人震惊于我粗俗的言论,膛目结舌的时候,我已经按照兵法中的“先发制人”要求,大喝一声,朝那个一脸狐媚的女人飞奔而去,一手扯住他的把子头,捏起来还挺顺手的,然后不管不顾的拳打脚踢起来。
    立刻,惊呼声,惨叫声混杂一片,而我也和那个女人双双跌倒,索性在地上翻滚起来,两个丫鬟无法分开我们,只能呼喊着:“福晋,福晋……”
    两个嬷嬷想上前帮忙,却因为我俩的总是翻来翻去,害怕伤到自己的主子,也不敢轻举妄动,周围的侍卫,更是呼啦啦的围了一圈,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能做些什么。
    抓、挠、捏、咬,我把所有能运用的资源,全部发挥出来,再加上我身上男装不太牵绊的优势,那个福晋只有挨打求饶的份,可惜,她却不依不饶的哭喊着:“啊,你知道我是谁么?你这个疯子,快放开我,啊,连我都敢打,你不想活了,快滚开,你这个不男不女的疯子,呀,你们快来帮忙呀,没看到我被人欺负么,啊……”
    听到福晋的命令,周围的人才有所反应,急忙把压倒福晋的我拽起来,两个侍卫牢牢地控制住我的身躯,嬷嬷和丫鬟才手忙脚乱的扶起福晋。
    只见此时的福晋,已经没有方才的一丝高贵,头发散乱,和贞子有的一拼,脸上有几道抓痕,就像是猫胡子一般可笑,衣衫也占满了尘土,还有几处裂痕,总之,就一个字--惨。
    福晋在搀扶之下,坐回了软凳,不停的“哼哼唧唧”的,看到我恶狠狠的盯着她,牙咬切齿的说着:“你这个疯子,你知道我是谁么,竟敢对我如此无力,看我不拔了你的皮。”
    我皮笑肉不笑的说着:“哼,你TM的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还要问姑奶奶,你才是疯子,不对,是傻子才对,哈哈……”
    “你,你……”福晋修长的食指,颤抖的指着我的鼻尖,一时气的无法言语。
    “哎呦,好主子,您快消消气,为这种人,气坏了身子,不值得。”嬷嬷见福晋气的不轻,急忙劝慰着。
    嬷嬷的提醒,一下唤醒盛怒中的福晋,她才想到今日的目的,整了整衣衫,抚开遮挡眼前的发丝,恶毒的眼神,死死盯着我,粲然一笑,笑的,好阴险,好可怕。
    天哪,我不会丧命于此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