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 天波府外传 > 番外篇 3 收养弃婴
    ?
    那件事之后,延美和皇子再不敢随便跑出宫了。大汗因为他们遇险这件事,把他们两个骂得不行,整个皇宫都知道皇子和皇妃私离宫廷让大汗震怒不已。被大汗痛骂过一顿的两人在皇宫里生活得小心谨慎,不敢过分张扬逞强了。
    “皇子吉祥!”
    “皇妃呢?”
    “在梳妆。”皇子点头抬步进入内室。
    延美听着脚步声知道是丈夫来了,她笑盈盈的站起身,迎着丈夫走过去。“这时候怎么得空来。”
    “该忙的,都忙完了,难得落个空闲,可以休息一下。”在皇子坐着休息的同时,延美让侍女泡了茶来。延美看着他的面庞想起了好玩的事情,不由得笑出了声音。
    “怎么了,什么事让你这么开心?”皇子眼睛滴溜一转,调皮的说道:“还是……你今天特别想我啊!”
    “没正型啊!你!”顿时延美脸上笑容就消失了。
    看到妻子生气了,皇子也不再逗她了,清了清嗓子说:“那你到底有什么高兴的事,说来让我也高兴高兴。”
    “也没什么,就是看你今天终于恢复过来了,替你高兴啊!前几天……很不象你呢!”想到,延美又忍不住的笑了。
    “哦,你还说,前几天当然要‘安分’一点啊!全宫上下都知道耶!你还笑,都是因为你,我的形象全毁了,到现在那些宫女侍从都在背后笑我呢,我堂堂皇子……我……丢脸死了。”
    “是你说要带我出宫看湖的,我也没强求你啊!再说,被蜜蜂蛰时,是你不相信我的话,硬要掩护我害自己受伤的,又不是我让你受伤。”
    “喂!杨延美,你这什么话啊!是人话吗?在那么危险的情况下,我作为你的丈夫保护你不受伤,你还嫌!”皇子生气了。
    看着丈夫孩童般赌气的样子,延美心里更是乐坏了。“男人保护女人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嘛!我也没嫌弃你啊!我只是想告诉你,在那种情况下你也应该要相信我的!”延美认真的说。“不要以为女人都是‘蠢的’,不要以为女人在危险时刻都会选择‘躲避’躲避在男人的后面。”延美说的很诚恳很深情很认真,都让皇子有种想流泪的感觉了。
    “呵呵,女人能做什么?就算不是全部,大多数的女人在那时候早就吓的大哭软瘫在地了。”皇子干笑两声换了气氛,接着对延美说。
    “可你的皇妃,不是大多数女人啊!她就不会哭不会软瘫在地上,她会成为丈夫的助手一起面对困难!”
    “是啊!我忘了,你不是一般的女人。”皇子感动的拉着延美的手说。“可是你不知道,男人很享受女人的柔弱和需要保护吗?”他已经把延美搂在怀里了。
    “我想你也很享受我这个个别独立的妻子吧!”延美仰着头带着最动人的笑容看他。
    “你真是有自信啊!不过我喜欢!”
    次日清晨,皇子从榻上醒来没有看到延美,她也没有在梳妆台前,侍女们也不知道她去了那里。匆匆办了办公事就离开皇子宫的皇子,一个人开始了整座皇宫的搜查活动,延美常常会去的地方都没有她的身影,所以皇子开始扩大范围的在整个皇宫里秘密的查找。
    经过上一次的事情,皇子不敢再大张起鼓的说“皇妃不见了”,但他也因此相信,延美还在宫里。至于皇子为什么会如此紧张,认为延美“失踪”。那是因为,皇子曾经告诉延美,无论她去哪里都要告诉别人:宫女或是皇子本人,否则如果他问了延美身边最贴身的人都不知道她的去向,他就会认为她“失踪”了。
    宫廷并不是个安全的地方,宫廷太大了,发生了什么不应该发生的事,也不会有人去关注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即使是宫廷里有身份地位的人,没有原因的死亡也是隔几年就会有一次的。皇子不想延美遇到这样的事,所以他要拼命的把她找出来。
    正当皇子找的头大时,皇妃宫的老奴婆派人来告诉他,皇妃回到寝宫了。
    “你到哪儿去了?也不告诉她们一声,你是不是忘记我和你说过什么了!”
    “你找我很久啦!”
    “你说呢!”
    “好了,皇子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生我的气了吗?”
    “你到底去哪儿了?”
    延美对皇子耳语道:“我,出宫去了。”
    “什么!你疯了你,你明明知道……”
    “我知道,但是你先听我说好不好,我出宫是因为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什么事啊!”
    “去报答一个人。”
    “报答?”皇子疑惑的看着延美。
    “恩,我没告诉你,上次你受上差点回不了宫里,我牵着背着你的坐骑时幸好遇到一个砍柴的大叔,是他即使救了你。”
    “一个砍柴的,有什么办法就当时的我,你在说慌哟!”
    “真的,虽然他是个砍柴的,但是因为他常在那带走动,知道那种蜂,知道被那种蜂蛰了怎么治。”
    “我们金人都是游牧,在都城哪有人砍柴?你到底干什么去了,老实说。”
    “真的,谁说假话了,他的确不是金人!”
    “你身为皇妃,私自和外族人见面,被别人知道了是什么后果你知道吗?”
    “没事的,我是去向他表示感谢的,以后又不会再和那人见面。再说……”
    “再说什么?”
    “他是汉人!”
    听到延美说汉人,皇子的表情更难看了,他最讨厌北宋那些人了,不希望延美再和他们有任何的联系,可是延美好象在哪都能碰到那些让她很高兴的“家乡人”。
    “你给他的报答是什么?”
    “就……一些银两……”延美的眼睛有些躲闪。皇子知道她绝对不是给了些银两这么简单,延美从来都不是个喜欢用钱表示感激的人。
    看出延美不想说出实情,皇子也就有些气恼的甩袖走人了。
    “娘娘,您到底出宫做什么去了?皇子真的找了您很久,都耽误了和大臣们商量事情的时间了。”
    “是吗,我现在还有一件事要处理,你跟我来。”
    “是。”
    “哇哇!哇哇!”“娘娘,这……”
    “你先帮我抱着她。”延美把女婴交给侍女。
    “娘娘,这个女婴是谁啊!”
    “她是个弃婴。”
    “弃婴!娘娘?”
    “这孩子是那个救了我和皇子的人捡到弃婴,她病了,那人没办法给孩子瞧病。我就……”
    “娘娘,这不可以啊!这孩子的生世不明,您不能把她留在宫里啊!要是被大汗或皇后娘娘知道了,那可不得了啊!”
    “我一时也想不到那么许多,先想办法把孩子的病治疗好了再说吧。”
    “是!那我去找医官。”
    “不,我知道这孩子的病该如何治疗,不过我需要你帮我找些药材来。”
    “是。”侍女转身准备去弄些延美需要的药材,但延美拦了她一下。
    “别让皇子知道,明白吗?”
    “是,奴婢知道了,奴婢这就去了。”
    “嗯!”把孩子又交还给延美后,侍女出去了。
    延美抱着女婴在偏殿里来回走动,哄着女婴使她哭泣的声音渐渐减弱。手中抱着孩子,脑子里想着那个柴夫说的话:孩子是一对大宋俘虏的女儿,她的父母都死了。我知道你就是大宋杨家的那个女儿,如今的大金皇妃,希望你能看在这女婴身上流淌着大宋的血液救她一命吧,这孩子如果能留在你身边,她的一生就安全了。
    延美看着怀里的孩子更是怜爱心疼:“孩子啊!你放心,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杨延美的女儿。我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我会让你快快乐乐的成长。”
    “娘娘,您要的药材,我找来了。”
    “好,这样,你先抱着孩子,我去给孩子煎药。”
    “娘娘,我去煎药把。”
    “不,这孩子的病比较重,还是我亲自给她煎药。”
    “可是,娘娘这……”
    “别废话!”
    “是。”
    延美在御膳房里煎药,及为用心连后头有人接近她,他都不知道。
    “这药是要煎给谁的呀!”敏逸的手打了一颤。
    “皇子安康。”延美行礼道。
    “安康,我那里能安康得了,本皇子的妻子堂堂金国皇妃,都不和本皇子说实话了,在这儿不知道为谁忙碌呢。”
    “皇子还没安寝啊!”
    “皇妃没接到侍者的碟文?”
    “皇妃。奴才可找到您了,皇子的侍寝碟文……”
    “你这狗奴才,本皇子下的碟文你怎么现在才送到皇妃这儿啊!”
    “皇子!”
    “来人啊!把这个狗奴才拖出去重惩。”
    “是。”
    “皇子饶命啊!”
    “皇子,饶了他吧,是臣妾不好,臣妾知错。”
    “你们都下去吧!”
    “是。”随着皇子的一声令,所有的侍从都离开了御膳房,御膳房的大门被从外面闭合上了。
    “这药是怎么回事?”
    “给孩子的。”
    “孩子?挚儿病了吗?”
    “不是,是我们恩公的养女。”
    “养女,你把那他的孩子带进宫了?”
    “孩子的病很重,他没办法,希望我可以救她,也算是我们对他的报答了。”
    “那孩子在哪?”
    “在偏殿。”
    “你……可以治好孩子的病吧。”
    “虽然孩子的病有些重,但是还是可以治好的,怎么了?”
    “嗯,那治好之后,你多给些盘缠给她,也给他们安排个像样的住处。”
    “皇子,孩子……回不去了。”
    “为什么!”
    “我已经收养了这女婴。”
    “什么!你胡闹!”皇子听了大发雷霆道。
    “知恩图报是人之本识,臣妾不认为这么做有什么不对。”
    “你不认为做得不对!你私自认养汉人之女,这是重罪!”
    “汉人之女又如何?如果不是有她的汉人父亲在,您的生命能得以保全吗?受人点滴恩惠,也当以涌泉水报之。皇子怎可如此对待,对自己有重于泰山之恩的恩人呢!”
    “本皇子是那样的人吗?本皇子有说不报答他的恩情吗?”
    “那么皇子报答别人的方式只有这样吗?”
    “什么!”
    “金钱是世上最庸俗的东西,您用金钱报答恩公,就等于是承认自己的生命如金钱一样有了可以衡量的价值,您贵为皇子,未来金国的汗王,您觉得您的生命真的可以和金钱等同吗!”
    “延美,你竟然敢拐着弯的骂本皇子像金钱一样庸俗!”
    “皇子,君王应该怀柔天下。如果皇子可以收养汉女,那么也就能笼络那些大宋遗臣的心,这样便可四海生平天下安定了不是吗?”
    “妇人之见!我大金铮铮铁骑什么样的敌人征服不了!”
    “铁骑只可征服敌人,却不能教化敌人,中原有句话:创业容易,守业难!皇子,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臣妾知道皇子您比臣妾更加明白。所以……臣妾希望皇子可以做一位怀柔天下以德治民的英明君主。”
    “哼!皇妃的这张利嘴啊!”
    “皇子是答应了?!”
    “谁说我答应的!先让我看看那孩子!”
    延美笑道:“是!”
    “娘娘。”侍女看到延美进来了,行礼道。“皇子……”侍女本来看到延美进来是很高兴的,孩子离开了延美又哭的很大声了,她这个小侍女也没经验没办法,正愁着呢。可是……
    “怎么,本皇子让你很害怕吗?”
    “没事了,皇子已经知道小婴儿的事了。”延美向侍女解释道,侍女明显的松了口气。
    “娘娘,这孩子一直在哭。”
    “给我吧。”
    “是。”侍女把孩子交给了延美。
    “就是这个婴孩儿吗?”皇子走到延美身边,看着延美怀中的女婴。
    “是啊!”延美把孩子转了个手,这样顺势的方向,小婴儿的脸就正对皇子了。
    “多可爱的孩子啊!对吗?”
    “不可爱!”皇子口里说着不可爱,手指喜欢的触摸这小女婴嫩嘟嘟的脸。
    “口是心非的可不只有女人啊!”延美斜着笑眼看丈夫。
    “就你能!”皇子指着延美的额头就一下。
    一个月后,皇榜张贴全城,公告天下:皇室未来,金国君主,皇子完颜峭峻收养汗民女为养女。
    皇榜公诸于世,如延美所说,皇子连整个皇室都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天下臣民的颂扬。从此四海归心,万世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