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 大清情未了 > 第068章 大结局
    ?
    朝廷的情况越来越不好。康熙勒令十三阿哥闭门在家,只有在规定的那几日才能出外,朝廷的事他一分都无法沾手,每次出门,见过什么人,说过什么话都会有人报备到康熙那里,既然这样,他也不想出去了。有心想帮胤禛,也是心有余而里不足。
    我知道他苦闷,经常找时间去他那里,有时候我们就下棋,在棋盘上拼杀;有时候我们什么都不说也不做,只是静静地坐一天。但是有人陪着,总觉得是好的,感觉并没有被遗忘。
    八阿哥不知怎么又得罪了康熙,康熙这次训斥得更加严重,竟似没有这段父子情份般。八阿哥闭门在家,不见外人,“八爷党”的势力如今也只有十四阿哥能够撑得起来了,十四阿哥是越发得宠得势,深受康熙喜爱。
    十三阿哥和十四阿哥同样是重武的人,际遇却大相径庭。我担心十三阿哥想不开,硬是陪了他一整天,他后来对我笑着说:“兰雪,很多事情不是你我能左右的,我已经看开了,我现在挺好的,乐得清闲。”
    听得出来他是在说反话,我干脆什么都不说了,直接叫下来拿来几大坛子的酒,说好不醉不归,醉了就望了吧,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那一次十三阿哥喝得很醉,不过也好,第一次看他在出事之后,露出那样的表情,也许真的是看开了。
    胤禛在朝堂上也不是很顺利,有一阵子越发阴郁,冷漠的样子把几个小阿哥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下人更是小心了又小心,生怕出错惹到他。我实在看不下去,出招道:“好好干好本分内的事情,内务府的事情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该小心的地方就千万小心,不要落把柄在别人手里。该去请安还是要去请安,皇上吩咐的课业按时回报,多关心关心皇上。”
    胤禛当时还反驳我说他没那个心情,越发想辞了差事在家闲着,我恨狠地瞪了他一眼,把其中的厉害关系仔细分析,他也觉得有理,便照做了。虽然一断时间类没起到什么大的明显作用,不过还是在康熙眼里留下好映像也就是了。弘历也被康熙接进宫里抚养,这让我不知道是福是祸。
    没过多久,边疆出事了。策旺阿拉布坦遣将侵扰西藏,杀拉藏汗,囚其所立dalai。边疆告急,康熙命皇十四子胤禵为抚远大将军,进军青海。命翰林、科道官入值。命皇七子胤祐、皇十子胤、皇十二子胤祹分理正黄、正白、正蓝满蒙汉三旗事务。
    临行之时,我抱了古琴到郊外他们并经之路去送行。
    虽说我和十四阿哥的感情算不上有多深厚,最多的记忆都还是停留在小时候那个老是找我麻烦的小鬼,而如今,他已经是意气风发的大将军王。只是此刻,于公于私,我都是希望他能够获胜的,而且也是一定会获胜的。不管是哪个时候的过节,我们都一并勾销吧。
    “我来送行。”我给碗里斟满酒递给他,“大将军王定要凯旋而归!”
    “当然。”仰头将酒一饮而尽……
    十四阿哥镇守边关,紫禁城里照旧为夺嫡而争斗。康熙六十年,十四阿哥回京祝寿,各个皇子阿哥都备上丰厚的贺礼,而八阿哥的礼品却出现死鹰事件,八阿哥再次被康熙训斥责难,再无翻身之时。
    对于死鹰事件,我有那么一刻觉得是“八爷党”内部窝里斗才出的事,后来发现年羹尧对此事可能做了一些手脚。我知道这是胤禛他们对“八爷党”的反击。但是念在当初八爷对我还是有情有义的份上,我还是觉得他们做得过份了些。
    没过几日,竟在街上碰到八爷。
    几日的变化都可以很大,感觉都变得很沧桑。
    “八爷,你离开京城吧,带着阿哥、福晋出去周游山水,别再回来了,也别再争斗了。大清江山秀丽,趁着现在还走得动,出去走走好了。”我说。
    “还能走吗?都到现在了还走得掉吗?多少人会受牵连啊!”八爷紧皱了一下眉头。
    “八爷,只要你放下了,他们也会放下的。”
    “放下,放下……”
    他忽然抬头紧紧盯住我,“兰雪,如果我放下了,你能放下吗?皇上当初赏你《徐霞客游记》,其中的寓意你懂的,现在你让我走,那么你会和我一起走吗?只要你和我一起走,我就离开。”
    不,不……
    我往后退开一步。
    “呵,我懂了。”他苦涩地笑了一下,“我不会离开的,即使到最后真的是输,我也不会离开,我就在这里,哪里也不去。”
    “八爷……”
    风吹起他的衣衫,他显得那么单薄,但这一次他却走得异常坚定。
    康熙六十一年,康熙病得很严重,移居畅春园。
    这几日,宫里传出消息说皇上越发病得厉害。
    这日,在京的阿哥全都被宣召去了畅春园。
    我知道结局就要来了,胤禛一定会赢。
    晚上的时候,城里突然兵荒马乱起来,北京城里戒严,十三阿哥去了丰台大营,那一刻,得到消息,康熙驾崩了。
    康熙留下遗诏,传位四阿哥胤禛。
    胤禛和十三阿哥忙着康熙的丧事和新君登基的事情,无瑕顾及到我。而我对于权势地位本就没什么想法,因为他是胤禛,我才会那么想帮他夺得想要的,等一切都完成了,我反而觉得累,这一切是建立在多少鲜血一样的代价上的。这一场残酷地争夺之中,到底谁对谁错,我甚至找不到答案。
    第二日,来了一个车夫。
    “兰姑娘,四阿哥他生病了,皇上让你去看看他。”车夫一脸急色,我一听也急了,没有细想就跟着他上了马车。
    我一上马车就开始晕,因为想着弘历的事情,我努力压制着心里的不适,只想着赶快去看弘历,催促车马驾快点儿。
    行了好一段时间都没到,我忽然觉得不对,忙掀开帘子看出去,这根本不是去宫里的路。
    “停车。”我喝道。
    车停下,我走下去。
    一,二,三……十个要我命的大内高手。
    “为什么?”我问。
    “你应该知道的,先皇曾说,你留下是福也可能是祸,为了防止意外,自然不会让你存在于世。”
    下一秒钟,一群人就打了起来。
    刀光剑影中,是残忍的刺杀。
    我手握匕首杀红了眼。
    渐渐地我被他们逼到悬崖边……
    风很大,吹散我黑色的头发,丝一般飘荡,我像一只在空中飞翔的蝴蝶……
    月高高,心寥寥,拂微风,云飘遥。
    孤江边,心邈邈,两世牵,谁人晓。
    回首间,几多欢笑昨夜天,
    残忆追旧年,
    而如今,人事早飞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