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 词妃李清照 > 第三章 情窦初开
    ?
    农历正月十五,望日,天贵,天官赐福,水危危,天吏卧尸。
    宜:祭祀,开光,塑佛,开市,开生。
    忌:嫁娶,安床。
    日值元宵,繁华的朝龙街上,人潮拥挤,欢颜笑语不绝于耳。
    两个活泼可爱的俏皮女孩在人群里左蹦右窜。
    一个身着华丽丝绸,一个身着白素布衣。
    虽然两个女孩看来年纪相仿,都是十六七岁,但所有人都可以清楚地分辨出她们是主仆。
    身着华服的自然就是小姐,而身着白素布衣的肯定就是丫鬟。
    别人如果这样推断,就大错特错了。
    但这并不怪这些人,因为他们并不了解这个小姐的心理。
    除了龙溪村的人,恐怕没有一个人能猜到这个女孩的心思。
    她喜欢和丫鬟换着装,她喜欢把别人看来顺眼的事物倒过来。
    她觉得这样很有趣,很有成就感,很有个性。
    他就是李格非的千金李清照。
    那个身着白素布衣的女孩就是李清照,身着华服的是她的丫鬟蓉蓉。
    蓉蓉是个孤儿,四岁就被李格非的奶仆抱进李府,已经十二年过去了,但李府上下没有一个人跟她透露过这些。
    她也从没问过任何人,她跟李清照从小一起‘疯’大的,她们既是主仆,又是最要好的朋友。
    李府从没把她看成丫鬟,都待她如亲生女儿一样。
    李清照更是跟她如亲姐妹,什么好的东西都会跟她分享。所以,她叫李清照为姐姐,李清照叫她妹妹。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元宵节,喜欢搞怪的李清照就让蓉蓉穿上她的新衣。
    她们把整条朝龙街窜遍了,硬是没有挑中一件如意的物件。
    其实她们的装饰物件已经很多了,她们只是出来瞧新鲜的。
    直到眼见日已西偏,才怏怏而返。
    两人嘻嘻闹闹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忽然,从路旁窜出来四个十五六的男孩,一字排开挡在路中央。
    李清照和蓉蓉都认识这几个人,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欺负她们了。
    ‘杨珂,你们不要太过分了,前两次我们并没有告诉父母,这次你们再对我们动手动脚,我回去就告诉我父亲。’李清照道。
    ‘你告啊,你告啊,我好怕哦。’那个叫杨珂的男孩驱身凑近她们。
    其余三个也随后一轰过来。把李清照和蓉蓉围在路中间。
    八只白嫩的小手几乎同时舞向李清照和蓉蓉的身上。
    出于自然反应,李清照跟蓉蓉陡然奋起还击,六个人顿时扭打成一团,抓,撕,咬,捶。
    那时段的打架一般都可以用这几个字来概括。
    正在这时,一个稍微比这些大一点的男孩从远处奔过来,一抓一个摔,几下就把那四个男孩拧摔开去。
    他迅速扶起李清照和蓉蓉,侧身挡在她们身前。
    ‘赵明诚,你找死啊,她们是你什么人啊。’那个被摔出去的杨珂迅速爬起来,对着李清照身边的这个那还大声吼道。
    ‘不管是什么人?我不准你们欺负她们。’这个叫赵明诚的男孩道。
    ‘好,你记着,你为了两个别个村的女孩跟我们翻脸,以后我们会找你算账的。’杨珂道。
    ‘我记着呐,尽管来,我随时奉陪。’赵明诚道。
    杨珂一扬手,领着那几个男孩灰溜溜地走了。
    ‘谢谢你啦,’李清照道。
    ‘不用谢,你们是哪个村的?’赵明诚问道。
    ‘龙溪的。’李清照道。
    ‘以后没事少来朝龙。’赵明诚道。
    ‘知道了,我叫李清照,她叫蓉蓉,如果你到龙溪来,可以去找我们。’李清照道。
    ‘我叫赵明诚,赶紧走吧,天快黑了。’赵明诚道。
    蓉蓉拉着李清照急步走了。赵明诚默默站在原地,目送她们的背影离去。,¥,×&龙溪,是夜,被奶娘训斥后的李清照,把自己关在闺房里,谁也不愿理,包括蓉蓉。
    几次蓉蓉敲响她的房门,都被她大声的吼斥吓退了回去。
    所以现在她很静了,没有人敢再来打扰她。
    其实她并没有生谁的气,奶娘的训斥她也没有在意,她现在最在意的是那个叫赵明诚的男孩。
    她的心砰砰地乱撞,她已经浪费了十几张宣纸,却怎么也没觉得有一张画得像。
    她在认真地画画,画一个男孩,但每一张她都觉得不像。
    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有看清楚,因为赵明诚那双眼太灼热了。
    于是她想到了蓉蓉,也许她看清楚了,她急忙把一地的画像收拾起,全揉成团,塞进床柜的狭缝里。
    然后转身打开门朝蓉蓉房间跑去。
    敲开蓉蓉房门,一把拉起蓉蓉就往自己房间跑。
    跑进房间,迅速关上门。
    ‘姐姐,你怎么啦?’蓉蓉不解地看着李清照。
    ‘那个人你记得吗?’李清照道。
    ‘哪个人?’蓉蓉道。
    ‘就是那个,今天帮我们的那个。’李清照道。
    ‘哦,你说那个叫赵明诚的男孩啊。’蓉蓉道。
    ‘对,就是他。’李清照道。
    ‘记得啊,他的貌相很特别,我当然记得。’蓉蓉道。
    ‘你帮我画一张他的像,好不?’李清照道。
    ‘不会吧,你,你……’蓉蓉道。
    ‘别你你啦,叫你画你就画啦。’李清照道。
    ‘遵命&’蓉蓉道。
    李清照迅速展开一张崭新的宣纸,捻拭好狼毫,递给蓉蓉。
    蓉蓉接过毛笔,一脸茫然地看了看李清照。心里暗道:不会吧,这就上了。
    ‘画啊,发什么傻。’李清照道。
    ‘哦,是,是,’蓉蓉道。
    蓉蓉挥动着毛笔,凭着她的记忆,刷刷刷几笔就勾勒出了个大概来。
    李清照双眼直直地盯着宣纸,直到蓉蓉的毛笔停止挥动。
    ‘怎么样?像吗?蓉蓉道。
    ‘我都没看清楚,我怎么确定像不像。’李清照道。
    ‘你是不敢看吧,这是爱的先兆哦。’蓉蓉道。
    ‘臭丫头,你敢取笑姐姐?’李清照道。
    ‘好了,不跟你闹了,像啦,一定像,你相信我没错的。’蓉蓉道。
    ‘这旁边还有这么大的一块空白,不如我们做的真一点,赋首诗词在上面。’李清照道。
    ‘这是你的事哦,你说我代笔倒还是可以的。’蓉蓉道。
    ‘你书法有我的好吗?’李清照道。
    ‘这不能比的,你有你的风格,我有我的味道。’蓉蓉道。
    李清照没有再跟她辩嘴,转身打开墙角的书柜,翻出她收集的名家诗词集。
    ‘呐,这里面有一百多首诗词,你帮我挑一首,摩在这副画像旁。’李清照道。
    ‘为什么是我,你自己不行啊?’蓉蓉道。
    ‘如果我挑的话,可能挑到明天早上都挑不中。’李清照道。
    ‘为什么?’蓉蓉道。
    ‘因为我觉得起码有一半都可以放上去。’李清照道。
    ‘好吧,我帮你挑。’蓉蓉道。
    蓉蓉接过集子,这是个手稿,并不是版印的。
    好在蓉蓉对李清照很了解。
    不一会,蓉蓉便挑中了一首词:
    夜挑灯&朦胧
    三五桃红三五春,
    荡尽粉珠泪痕。
    夜来更风雨,
    疑似贵人归。
    球帘奚落,
    才数年岁十六多。
    绣红未,
    阙片阁。
    闲闺薰香头上娑。
    ‘这首啦,就这首啦。’蓉蓉道。
    ‘我也有同感,那就这首吧,开工。’李清照道。
    ‘遵命。’蓉蓉道。
    蓉蓉刚提起毛笔准备狂书时。
    李清照却突然道:‘我来。’
    ‘你不是说都一样吗?’蓉蓉道。
    ‘不一样,我刚刚才想到,我书的和你书的不一样。’李清照道。
    ‘好吧,你自己弄吧,我回房睡觉了。’蓉蓉道。
    ‘怎么啦?生气了?’李清照道。
    ‘没有啦,反正我在这里也是多余,不如回房睡觉。’蓉蓉道。
    ‘去啦,去啦,但别生气哦。’李清照道。
    蓉蓉转身开门出去了,李清照起身关上门。
    专心地书刻她的心情,书刻她的懵懂,她的心跳。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