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 顺冶的董鄂妃 > 第四十三章 前世今生
    ?
    “且慢、”皇后的声音自福临身后响起,让他不悦。皇后在彩衣的搀扶下步下了轿撵。“臣妾参见皇上。”
    福临心中担忧、口气自然不善“皇后就是这般的管理后宫,深夜仍在宫中游荡吗?”
    皇后只是苦涊一笑,尽管知道他对自己向来没有好脸色,可是面对仍会心痛“皇太后口喻,请皇上即刻前往慈宁宫议事”
    福临微一皱眉,难道皇额娘已知。“皇后帮朕回禀皇额娘,就说朕事情处理完之后,亲自去慈宁宫请罪。”福临转身给了博果尔一个快走的眼色。
    博果尔会意“小柜子,快回王府。”
    “哀家看谁敢?”一声饱含怒气的声音自马车后方响起。苏麻搀了皇太后下了轿撵,皇太后走至马车前方“不劳皇上亲自到慈宁宫请罪,哀家不知皇上身犯何罪?”
    博果尔忙跳下马车,向着太后跪了下来“臣博果尔参见皇太后,皇太后吉祥。”
    太后冷然一笑,走至
    博果尔跟前“襄亲王、博果尔,哀家记得你是要去寻皇上要一味药,只是不知这皇上你寻着了,可那味药是何药呢?”
    福临这时也下了马车“回皇额娘,博果尔要的是一味天仙草,这草几为罕见,儿子上次出宫偶然遇到一位洋人,他也只此一株赠于儿子。当时儿子勿忙之间,交于一民间女子收着。此时襄亲王福晋危在旦夕、、”
    “够了、皇上、福临、哀家自小看大的儿子。你、你、竟然还想瞒我,在你心中可有你这个皇额娘?”皇太后显然气极,脑口不停的起伏着。
    福临虽有些担心,可是想到那襄亲王府,想起那个桃花林中女子“皇额娘,儿子没有骗你。人命关天,请皇额娘允了儿子。”福临说罢,竟也跪了下来。
    皇太后一征,看着眼前跪着的儿子,一抹冷然的笑越上唇角“皇儿,你是皇上呀!你怎可以说跪就跪,我虽是你额娘,可你更是九五至尊。这些你都忘了吗?”太后气极对着跪在一边的博果尔“博果尔,今你不顾皇上安危,不顾大清国运,竟只顾一人之私。为了你的福晋竟要皇上损残龙体,该当何罪?”
    博果尔深深的向皇太后磕了一头“太后慈悲,怜我婉儿只不过二八年华,救救她吧!”
    皇太后用手指着博果尔、半响说不出话“好、好、哀家一至以为你是一个至亲至孝的男儿、今日、你、”身边的苏麻见太后已失理智,忙扯了扯太后的衣袖。太后猛然冷静,深深的看了一眼福临,再看向博果尔时眼中已是明了“博果尔,哀家念你对福晋一片真心,情深义重。特不予追究,你回王府去思过一月。”
    博果尔听此,忙又磕下头“太后、皇太后,博果尔求你救救婉儿,救救她。求你了、、”
    太后看向一边正欲开口的福临“今日皇上若要出宫也不是不可,只是哀家恐百年之后,无颜见先皇于地下。今日你只要自哀家身上踏了过去,哀家自是不会再过问半句。”
    福临听此,起身。知道在求无用,快速的伸手抽下离自己最近兵士手中的刀,眼睛不眨的在臂上划了一刀。鲜血汹涌而出。
    太后倒退数步,一手颤抖着指向福临“你、你、咳、咳、”苏麻见状忙上前扶着身子不停颤抖着的太后,冲身后的宫女叫道“还楞着做什么?没看到皇上受伤了吗?快宣太医。”
    福临心痛的看着眼前强忍眼泪的太后,她为自己受了多少难以忍受的苦痛?他知道皇额娘所做皆是为他,可是呆是不能有事的。“不用了,如果额娘不放儿子出宫,那么儿子就任这龙血白流。”福临坚定决然的眼神看在太后眼中,心痛万分。
    太后深深的看了一眼福临“母子情份、罢了”太后不再看向福临,转身“苏麻、我们回慈宁宫去吧!”苏麻张口欲言,最终还是无语。
    “皇、额娘、”皇后还想劝太后,可是看到福临已命博果尔上了马车知道再多言已无用。看着急驰而去的马车,皇后冷然一笑“天就亮了,我看你如何救回董婉儿?”
    襄亲王府
    “太妃、?”守在婉居殿的小李子见突然而至的皇太妃和身后端着一碗汤药的婢女,心不由的急跳起来。王爷走时,要我防着太妃,可我只是个奴才要如何防呢?
    太妃冷冷的看了一眼小李子“怎么,本太妃看看儿媳妇,不准吗?”说着,就向婉居殿内走去。小李子无奈,只的跟上。
    “福晋、、福晋、醒醒呀!、”太妃刚走进,就听到婢女哭叫的声音,看向一边的江太医“怎么了?”
    江太医见是太妃,忙跪下“臣参见太妃,回太妃话,福晋气息时有时无、脉像不稳。臣惶恐!”
    太妃冷眼看了一眼床上的董婉儿,虽说她已经回天无力了,可是为防万一,这药还是喝下才让人放心些。
    终于风停了,身子也有了着地的感觉。这才敢轻睁开眼睛,入眼的却是不一样的景像。虽仍是古建筑,可这儿为何这样陌生,却又有一种熟悉的感觉。看到站着的宫人,这儿是汉朝?我又穿越了?
    “停手,你停手好不好?”声音是自前方不远处传来,我不由自主的就寻着声音走去。
    “你还要对赵国用兵?难道统一大业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吗?赵国是我的国家呀!政不要再继续好不好?你已经是秦王了。为什么非要统一六国呢?不要再杀人了,你可知道为了你统一六国,已死了多少将士,害了多少人流离失所?罢手吧!”一个女子站在阁楼之上,我走近一看。吓的静立不动。那、那、那不是我吗?我、我、我低头看了眼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阿房,你还不明白吗?我只有统一六国,才能给百姓福乐,现在六国并立,百姓就不苦吗?阿房不要阻止我,我要成为有始一来第一个君王。我要让六国从此消失,我要让天下是秦国所有,我赢政所有,我要重建一个全新的秦国,我要做始皇帝,而你是我的始皇后。我要你享尽这世间荣华,你懂吗?”我看向正一步步向那女子靠近的男子,竟、竟是衰、是他、竟是他。
    女子却倒退着,男子每走一步,她都倒退一步“不、我不要,我不要荣华,不要、我只要和你白首偕老。我只要和你平平安安共度此生。我只愿世间少些孤魂,多些平安。少些孤苦、少些战乱。”
    “统一六国,誓在毕行。”男子口中吐出决然的话语。
    女子凄然一笑,伸手取下发上桃花簪,猛然向胸口刺去。眼中泪
    滑下脸颊。
    “阿房、、”男子自惊吓中回神,却只来得及接住倒下的身子“阿房、阿房、你这又是何必?”
    女子轻睁开眼“我知道、、就算我死,也不能改变你的决定。我只是不想看到尸横遍野。保重、”女子头向一边晃去。
    男子只是更紧的将女子拥进怀中“今生我不能以你为重,来世我必不负你。阿房。”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