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 烟锁几清秋 > 第三十章
    ?
    只见愉妃欠了欠身子,似要起身。
    宛兰忙道:“主子您还是躺着吧,要什么奴婢去拿了来!”
    “扶我起来吧!昨个儿我手下得那样重,也不知是不是伤到你哪里了,我想瞧瞧!”
    宛兰笑道:“不过那几下哪就伤了?您就别瞧了,奴婢一点事儿也没有!”
    “你也别瞒我,我心里是都明白的。昨儿个我也是气糊涂了。”愉妃黯然的道:“你与凤奴两人跟着我这么久,我却没让你们过过几天舒心的日子,说来,我实在是个不中用的主子。”
    宛兰看着她,诚恳的说:“瞧您怎的说这话?奴婢从来都没觉得哪不好,能侍候您是奴婢的福份,奴婢愿意侍候您一辈子。”
    “我哪有那个福气?”愉妃淡淡笑了笑,似是感慨万千。“七病八灾的,能撑到哪一天都不知道。”
    “主子,您……”
    愉妃摆摆手截住宛兰的话,接着道:“只恨我没有能力让你们出宫各自回家去,所以我想,趁着我如今还能说得上话,尽早给你们找个好归宿,也免得日后我有个什么你们无处可去。”
    “主子!好端端的,您……您这是在说什么呀!”宛兰瞪大了眼睛,这番突如其来的决定让她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
    只听愉妃道:“你与凤奴到底也侍候了我一场,我不能不为你们的今后打算。我已经细想过了,皇亲里头有几个瞧得还不错,你若能跟了去,后半辈子也是非富即贵,怎么都好过在这宫里头干熬着。”
    宛兰呆愕的看着她,只觉得一颗心在往下沉。“可……可是……奴婢不想出去,奴婢不想离开您啊!”
    “这是什么话?我到底不能留你一辈子的。再说这是件好事,不是人人都有这个造化的。”
    不不,奴婢是情愿不要这个造化的。宛兰在心里悲呼着,“扑通”一声跪了下去:“主子,求求您了!求您不要赶奴婢走,奴婢除了您谁也不想跟。求您了……”
    “你的心思我明白,只是我也是为了你好。这事就这样吧!回头我就求皇上给你作主。”
    “那……那就求主子再留奴婢一些时日,好歹也要等您好了之后啊!如今您伤成这样,叫奴婢如何有那个心思呢?”宛兰挣扎着,费力的想说动眼前的这位主子,“求您了,就让奴婢暂且再留在您身边侍候您,好不好?”
    只见愉妃眉头一皱,正要说话,就听“什么好不好呀?”,一阵帘响,乾隆随声走了进来。
    宛兰忙掩饰的垂下头去,退到一旁给他行礼。乾隆微笑的挥了挥手,然后走到愉妃面前端详了一下,柔声问道:“怎样,头还疼么?瞧着气色似乎是比昨晚好许多了。药吃了没有?还受用么?”
    愉妃低下头去,过了好半天才低声的道:“才吃了药,已经好多了。”
    乾隆叹了叹,只字不提昨日之事,只是一把捉过她的手,轻声道:“好了就好,这样朕也放心了。只是你原就气血亏弱,昨儿个又流了那么多血,还是得好生调养,千万别大意才是!”
    只见愉妃别开脸,哽咽道:“皇上,求您不要待臣妾这样好,就让臣妾自生自灭吧!”
    “谁许你说的这话?”乾隆故意哼了一声,又拿起她的帕子细心的为她擦眼泪,一面怜惜的叹道:“愉妃,朕是什么心思你该明白。无论如何,朕是不能没有你的。”
    “皇上!”愉妃扑进他的怀里,低声泣了起来。“都是臣妾不好!臣妾从此再不让您操心了,有您的这份情,臣妾从此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要了……”
    乾隆摸着她的头,呵呵笑了起来。“瞧你又说傻话了!什么‘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要’,朕命你快些把身子儿调养好,朕要你……”他附上去在愉妃耳边悄悄的说了几句话,只听愉妃“嘤”了一声,“瞧您怎么还是这样……”说到这里,她便住了口,只是一张脸如上了胭脂般红了起来。
    见她如此娇羞可人的样子,乾隆只觉得心神一漾,不由的托起她的下巴便要凑上去。
    宛兰在一旁听得动静,急忙悄悄的就往外退去。才跨出门槛,突听愉妃道:“皇上,臣妾有一事想求您。”
    宛兰的心猛然跳了跳,顿住脚步。
    只听乾隆爽快的说道:“你说吧,只要能让爱妃高兴,朕都答应。”
    “其实这件事臣妾很早就有此打算了,只是因为出于臣妾的私心,这才拖到了现在。如今想想,臣妾若再不求皇上为她们作主的话,那她们两个可真要被臣妾耽误了。”
    “这是怎么回事?哪个她们?”乾隆似来了兴趣。
    “就是臣妾的那两个丫头呀!臣妾想……”
    宛兰想离开,可是双腿如灌了铅似的一动也不能动。里面那个温柔的声音仍在轻言细语着,乾隆的声音夹在其中时不时的插上几句。
    “嗯,你想的的确周全。只是你身子儿不好,身边却不能缺人侍候,看这丫头行事素来伶俐,年纪又不算太大,再留两年也是无妨的。”
    “臣妾何尝没有这样想过。可是这两丫头自跟着臣妾后受了不少委屈,臣妾又是这身子,纵使要代她们出头,也是有心无力。还有一点,便是她们的身子儿,尤其是宛兰那丫头,近些日子为了侍候臣妾已经有些撑不住了,昨晚还大病了一场。您说,臣妾还如何忍心再使唤她?与其看着心疼,倒不如尽早给她们找个好去处。一来她们日后也有所依靠,二来臣妾也能安心。皇上,您就成全她们吧!”
    屋内一阵静默。宛兰呆呆的站在那儿,双手不自觉的攥紧了衣角,全身几乎要发起抖来。
    过了一会儿,却听乾隆笑道:“既然如此,就依你说的办吧……”
    听着这句话,宛兰只觉得眼前有一阵的昏黑。她踉踉跄跄的往大门那儿去,漫天细雨迎面扑来,让她又是一阵的窒息。凤奴走过来同她说话,她却抓不住一点声浪,耳边只仿佛仍回荡着才听到的话。
    那位主子到底还是不相信她的,而自已也是不该有任何期待的。只是……只是……
    她的心中象被什么刺了进去似的是如此的心痛,是如此的无奈!
    她把头埋进了双手里,眼泪从指缝中一滴一滴的渗了出来!她真的不想走,真的不愿意离开,不愿意从此再也见不到听不到——他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