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修真仙侠 > 从全真掌教开始纵横诸天 > 第一七五章 华山三论
    潇湘子两人夹着一猿,脚步蹒跚的慢慢走下山去,众人见了这等情景,心下恻然生悯,也没再想阻拦,回过头来正待再说话,却听到三声弹剑的清脆鸣吟。
    剑鸣低吟但是却敲击在了每个人的心头,让人闻声后就是精神一振。
    在华山闻道学法已有数十日,众人自然心知是清玄真君弹剑召唤众人,显然又是真君大开传道法会的时辰了。
    黄药师、洪七公、郭靖、杨明等都大喜道:“真君传召解惑,我等快快前去。”
    尹志平则看向一脸疑惑的觉远大师,起手道:“大师来了也是缘分,我家教主清玄真君在华山开讲仙道筑基之法,虽已经讲解了大半,但后续仙法越发深奥难明,非同小可,觉远大师乃是有道高僧,相遇即是缘,若无旁事牵绊,不妨携高足一同听讲。”
    觉远和尚虽然一直在藏经阁不问世事,但是毕竟也不是痴呆憨傻,也知道天下第一大派和道门魁首的全真教,对全真教教主重阳真人、丹阳真人、清玄真君等也都知道,即便是尹志平这位掌印真人也有所耳闻。
    见尹志平说道是清玄真君开讲仙法,当即受宠若惊的深施一礼,道:“缘来真君在山上,三教一体,小僧当去拜见,多谢尹真人引荐。”
    尹志平看了看觉远和尚和张君宝师徒二人,只觉得两人形容气质非凡脱俗,心中大生好感,还了一礼,道:“不必客气,随贫道前去朝阳峰便是。”
    众人回到朝阳峰,见清玄真君和赤炼散人、龙女侠、长春真人、广宁真人正在石坪上端坐,急忙在一边角落找地方坐下。
    尹志平则引着觉远师徒到了林清玄身前,躬身道:“掌教师叔,师父,郝师叔,李师叔,这位是少林寺的觉远大师,这位是他的弟子张君宝,觉远大师佛法精湛,身怀绝世武功,弟子特地带他来拜见。”
    林清玄睁眼看向觉远师徒,尤其是在张君宝的脸上细细打量了一番,还未说话他们师徒就跪下叩首,觉远和尚恭敬施礼,而后起身道:“清玄真君、长春真人、广宁真人、赤炼散人诸位都是道门的真仙前辈,小僧这厢有礼了。”
    张君宝不知说什么。只是不停的叩首,仿如在拜佛一般。
    林清玄虽然是早已洞察了方才发生的事情,但却不闻不问,但是却也看出了觉远和尚的功力修炼到了大宗师的境地,而张君宝虽然功力尚浅,但是资质悟性比杨明也不差分毫了,算是江湖上顶尖的人物了。
    其他人不知道,林清玄却很清楚眼前这位少年郎在几十年后就会成为开宗立派的道家祖师,不过现如今紫霄宫被自己占了,怕是未来也未必会有武当派了。
    不过林清玄很清楚,有的人厉害是靠了师门和家人,有的人是靠着运气和外挂,而有的人则是靠自己,他自己走到哪哪里就是天下第一大派,而眼前这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就是这样的一位高人。
    林清玄和煦一笑,挥手道:“还请觉远和尚与这位张小朋友也入座听讲太素化生神功。”
    林清玄拂袖之时就有一股平和柔软的劲力将张君宝托起,然后他和觉远和尚竟然仿佛直坠云端,等到回过神来才发现已经坐在了一丈开外的石坪上。
    觉远和尚和张君宝都心中惊骇,知道是清玄真君施展了仙法。
    由于见到了道家的最后一位真仙祖师,林清玄也心中欢喜,算是为了照顾张君宝,即使知道他听了神功心法也记不住,但是有觉远和尚在,他学会了自然能重新传授给张君宝,于是林清玄也不再答疑解惑,而是重新通讲了一遍太素化生神功。
    等到林清玄这次讲法结束正好是第三日的黄昏,林清玄停下后看洪七公、黄药师、郭靖、杨明、小龙女、郝大通、尹志平、陈灵云八人面带微笑,黄蓉、觉远和尚、吕志堂、王志行、程英、陆无双等近十人若有所思,其余众人则是依旧懵懂。
    林清玄就知道众人的机缘悟性只能领悟至此了,于是起身道:“三月转瞬即逝,明日就是咱们登上华山的第一百天,诸事不可求圆满,顺其自然不强求,传法之会今日已毕,诸位还请自便吧。”
    说着看转身看向丘处机和郝大通,见两道眼神清明,一个脸上紫气翻滚,一个脸上红光涌动,知道两人已经摸到了太素化生功的关键法门,见到了仙道之路。
    只可惜他们寿元已尽,即使自己这些日子每天以神功为他们梳理经脉根骨气血,但也不过是令他们多活个一年半载,有生之年怕是无缘练成了。
    想起来三個月来自己与两位师哥多次的促膝长谈,林清玄长叹一声,缓缓说道:“丘师哥、郝师哥,诸法因缘,真人悟否?再会……贫道南归紫霄宫去矣……”
    众人忙拜倒行礼致谢,众人起身后就见石坪上没有了清玄真君和赤炼散人、龙女侠三人的身影。
    而后就听到林清玄的声音已经在山下空谷传来:“白云黄鹤道人家,一琴一剑一杯茶,羽衣常带烟霞色,不染人间桃李花……”
    林清玄的声音渐渐远去,但是每个人听来却仍旧像是在耳边响起,只不过山谷中的回声告诉大家清玄真君已经御风而去,早早就下山了。
    丘处机颤颤巍巍的起身,拱手道:“贫道旧疾复发,将不久于人世,今日一会十分畅快,自此龙门派当可有仙道之基矣。”丘处机说完就缓步下山而去。
    尹志平等全真弟子跪地送别真人,郝大通也起身拱手,待丘处机消失在山路上后,郝大通朝着众人拱手道:“贫道也要闭关修炼了,诸位还请自便。”
    说完郝大通就带着范圆曦等弟子去了玉女峰下的道观闭关去了。
    觉远大师和张君宝、尹志平等诸道人也告辞离去,众人中除了洪黄郭杨四位大宗师心有所悟准备再修炼数日,其余众人都无心再在华山之巅待下去了。
    只不过黄蓉、郭芙、郭襄、郭破虏、杨定、陆无双、程英等人须得等着郭靖、杨明、黄药师等人,只得在朝阳峰下苦捱等候。
    这儿一日杨明等人行功过周天,黄蓉就把郭芙叫到了一处。
    黄蓉冰雪聪明乃是世间少有的人,她早已看出来郭芙和郭襄姐妹二人不对付。
    当年自己的两个弟子都倾心于杨明,但是郭芙难以忍受,自己就劝说两人出去行走江湖,如此夫妻安乐十余年,可是没想到杨明把襄儿找回来,这襄儿却也对明儿情根深种了,实在是冤孽难消。
    黄蓉对三个孩子都疼爱怜惜,不过郭襄自从出生就不在身边,说起来亏欠最多,若是郭芙能忍让几分,便是把襄儿也配给明儿就是了,可是一来芙儿性情暴躁,没有城府,怕是难以接受,二来若是允许明儿娶了襄儿,无双和英儿又当如何?
    黄蓉早已头疼了许久,这两日才想出一个万全之策,于是先是劝说郭襄,但是襄儿执拗,劝说半天黄蓉就知道她的一颗心早就记挂到了杨明身上,只怕是万难开解了。
    既然小女儿说不通了,黄蓉只好吧郭芙喊来,在一处山涧前摊开了说,一开始是想劝郭芙接纳妹子郭襄。
    可是郭芙自由锦衣玉食,从未受过气,窝囊过自己,自然不许杨明再纳一房,更何况这一房还是自家亲妹子。
    黄蓉看郭芙也倔,只能长叹一声,说道:“你既然不愿意,为娘也不再说,只是襄儿毕竟是你亲妹子,你们总不能一直别扭下去?”
    郭芙也知道自己最近脾气越来越坏,时常跟杨明吵架,就问道:“娘,您说怎么办?”
    黄蓉轻叹道:“只有老法子,你和明儿照旧是浪迹江湖去吧,襄儿见不到你们,时间长了也就断了念想。”
    郭芙闻言一喜,道:“那好,我明天就跟明哥说,我们这次就带着定儿吧。”
    黄蓉迟疑一下,点头道:“也好,定儿是该跟你们好好生活了。”
    郭芙欣喜不已的离开,黄蓉坐在山涧前,听着哗啦啦的水声,神色恍惚挣扎,暗想道:芙儿可真是个草包,明儿比他爹还要厉害,什么女子碰到他就鬼迷心窍了,要是看不见就能断了念想,怎么无双和英儿多年来还一直不对其他少年才俊加以颜色,看到明儿反而欣喜不已?
    哎……只盼着明儿和芙儿能长久厮守,襄儿年少无知,时间长了能忘了对明儿的情愫吧……
    黄蓉虽是这么想,可是内心生出切觉得不过是幻想罢了,但是事已至此,自己也没有什么好法子了。
    倏忽数日又过,这天早晨郭襄起来却不见杨大哥和大姐、定儿,心头颇觉不安,就拉住了郭破虏,问道:“弟弟,咱们杨大哥和大姐呢?”
    郭破虏一愣,道:“我听妈妈说,昨天晚上姐夫和大姐就带着定儿下山去了。”
    “去哪了?”郭襄焦急的追问。
    “说是带着定儿去游历江湖,也不知去哪了,总之没有个三年五载不会回长安了。”
    郭襄脸色一变,眼眶就红了,眼泪打着转的忍住不落下,但是终究还是扑簌簌的落下来了。
    郭襄并不是傻瓜,姐姐和妈妈什么态度她是知道的,心中难过之余也不再想要待在山上,挥手道:“弟弟,你跟妈妈说一声,我也下山去散心了,过些时日再回长安。”
    说完郭襄头也不回的就下山去了。
    黄蓉从暗处显露身形,望着小女儿萧索颓废的样子,脸色也十分难看,只能低声道:“无双,英儿,你们悄悄跟上去,暗中保护襄儿,等她心情好了再一起回来吧。”
    程英和陆无双互看了一眼,然后低声答应了就一起相携下山了。
    黄蓉收拾好心情就重新来的朝阳峰,见靖哥哥跟爹爹、师父三人正在谈笑风生,就知道三人已经把太素化生功练成,即使不是完全练成,但也是小有所成了。
    “师父,爹,靖哥哥,襄儿下山散心去了,我让无双和英儿陪她一道,免得小女孩有什么危险,咱们是不是也该下山了?”
    郭靖微笑道:“岳父,师父,您二位说呢?”
    洪七公习惯性的摸了摸酒葫芦,见早已空空荡荡,就拽了拽胡须,说道:“我的酒虫早已快渴死了,太素化生功咱们都各有所得,剩下就是水磨工夫了,不如即刻下山,让蓉儿整治些好菜,药兄咱们喝些美酒,岂不快哉?”
    黄药师道:“如此最好,那咱们也下山吧。”说着他扭头看了看险绝的华山,长叹道:“若非清玄真君开辟仙道,咱们今年华山只会兴许还能第三次论剑呢。”
    “有全真教真君真人的诸多老道在,我可不是对手。”
    洪七公笑着摇头。
    郭靖看向深谷,道:“咱们虽没有比武,但是想来也知道如今天下的决定好手都有几人了。”
    黄蓉笑着点头,道:“第一次论剑决出了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的天下五绝,第二次论剑时中神通的弟子清玄真君又夺得天下第一,如今距离二次论剑已有三十五年,爹爹和师父、一灯伯伯、老毒物的武功自然是越发精纯深厚,但是清玄真君却是成了仙人,不要说他,就是赤炼散人李仙姑我看靖哥哥你们也未必是对手吧?
    不过清玄真君他传下了修仙筑基的无上法门,爹爹、师父和靖哥哥你们修炼了,数年之内兴许就能赶上李仙姑。”
    黄药师和洪七公、郭靖几人思索三个多月前李莫愁一拂尘打死公孙止的神功,都神色悚然,叹息道:“即使学得了真君传授的筑基仙法,要是练到李仙姑那个境界,恐怕还要十年苦功了。”
    洪七公则长叹道:“只可惜一灯兄伤势未愈,不能前来,不然以他修炼数十年先天功的根柢,當會是咱们中第一个练成筑基仙功的人了。”
    黄药师颔首道:“话虽不錯,只是世间缘分岂能尽如人意?若是重阳真人尚在人世,只怕是跟清玄真君师徒联手,他们全真教还能举教升天哩?
    七兄,咱们若是能早二十年学得这门筑基仙功,有生之年都能一窥仙境了,可是这把快入土的年纪学了怕是练不出多少名堂就要驾鹤西去喽。”
    两人感慨半晌,郭靖叹息道:“真君能传仙法已经是十分难得,只是不是后人谁能练到他老人家的那个境界了……”
    黄蓉点头道:“真君悉心传授,恐怕就是想要为世间留下些仙流种子了,依我看,当今天下便是有清玄真君、赤炼散人、长春真人、广宁真人、尹志平、陈灵云、明兒、靖哥哥、爹爹、师父、龙女侠你们十一位是当真的学得仙法,并且练得仙门道法的超凡入圣的大宗师了,不过清玄真君他老人家乃是真仙,早已脱离了武功的樊笼,雷法神通之下什么人能抵挡?
    欧阳锋和金轮法王都失了锐气,一灯大师未能前来也失了仙缘,当世就是一金仙和十超凡了。
    这个一金仙自然是清玄真君这位陆地金仙,剩下你们十位便是都能迈入仙流的十位超凡大宗师了。”
    黄蓉提议的一金仙和十超凡,在黄药师和洪七公、郭靖三人听后都大点其头。
    郭靖笑道:“蓉儿最聪明,伱这么说那是再合适不过了,咱们十人都是得自清玄真君的筑基仙法,以后虽然未必就能踏足仙道,但是终究也能超越以往的武学樊笼了,这个超凡之称算是名至实归了。”
    洪七公微笑道:“那好,华山第三次论剑未曾比武,不过是大伙跟着清玄真君听讲了修仙筑基的无上法门,兴许全真教以后就要改为仙门宗派了,几百年后也许世间武学一道也要比现在昌盛数倍了。”
    黄药师沉吟道:“七兄说的是,我等也算是赶上了。如此算来,咱们一金仙十超凡定能名留青史,我回桃花岛就要闭关研创神功了,下山后让蓉儿好好炒几个菜,咱们痛饮几杯,下次见面也不知是何时了。”
    说起美食洪七公就大为高兴,他拍了拍肚皮,笑道:“我也想着把降龙十八掌推演升华,若能练成,以后便是超越我丐帮历任帮主,震古烁今的人物了,药兄咱们比比谁闯出来的仙功厉害。”
    “好,比比就比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