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读者朋友们,麻烦这章先别看,正准备大修。)
    想用偷录视频踩烂我?还诋毁我没文化?一年多的朝夕相处,换来的竟然是人心的恶毒?
    林林心里有火,眼里有泪!
    内视系统界面,上写:【利用毕生所学,粉碎吴嘉偷录计划。】
    利用毕生所学……好!
    林林立即在商城里激活【知识修正】,顿觉头脑微微发热,仿佛有一团絮状的氤氲笼罩在脑海中。
    系统提示:
    【知识修正】:已开启。
    【积分消耗】:开始计数。
    林林突然眼含泪花,一把抓住吴嘉的手:“要是没有您这两句掏心窝子的话,您永远不会听到我对公司的爱,还有对公司未来热忱的期望啊。”
    吴嘉的手被攥得有些疼,他没想到自己竟会把林林感动成这个样子,也没想到林林的泪花说来就来。
    “林林,别激动。你对公司有什么期望,慢慢说,别着急。”
    “好!”林林清清嗓子,“我希望公司在以后会更加严苛地审核剧本,这样公司才能有更好的良性发展。
    比如《如此餐厅》剧本里,诋毁男星林东志公然骚扰女顾客,虽然林东志因为生活作风问题登上了热搜,被全网吐槽,但公然骚扰女顾客一事为编剧杜撰,纯属子虚乌有。
    根据《华夏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八条之规定,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学识运用进度:31/1000(法律)】
    办公室内的空气瞬间凝结,悄然无声。
    林林背起手,挺胸抬头,继续道:“公司即将开拍的首部网络大电影《原罪》,剧本台词大量照搬作家孙露的作品《风谷传闻》,大量桥段剽窃《阿甘日记》《少妇拉拉》等多部外国电影。
    根据《华夏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规定,侵犯著作权罪,将会有以下两种判刑:
    1、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2、违法所得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很幸运的是,因为《原罪》尚未开拍,并无获利,所以作为资方并不构成犯罪!”
    林林说到这,再次握住吴嘉的手:“恭喜吴总,贺喜吴总。”
    吴嘉的眉毛攒在了一起,面色瞬间冰冷起来。
    【学识运用进度:65/1000】
    办公室内依旧安静得可怕,但所有人的目光都布满惊奇甚至是惊喜。
    没有人敢言语,大家只有彼此之间的眼神交流,但每个人的心里话已经借着彼此的眼神和复杂的表情跃然而出:
    “他怎么还懂法了?”
    “懂法不可怕,怎么还能说得如此具体?”
    “待我查查手机,妈的,好像跟刑法一个字都不差。”
    ……
    林林迈着方步环顾四周,继续道:“公司接的新广告,广告语‘我想让你成为舌尖上的女人’违背《广告法》,以及《****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广告播放管理工作的通知》。
    ……
    《待嫁新郎》短剧剧本涉及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三条之规定……造成严重后果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
    ……”
    林林一口气,连贯说出10部短剧中存在的18处涉嫌违法违规的地方。
    没有一部不违规,没有一处不精准,精准到无一字之偏差!
    法务部老王做出了“卧槽”的口型,差点儿出声。他惊诧地望着林林,突然间觉得自己的业务好像生疏了很多。
    众人面面相觑,终于有人忍不住偷偷讨论了。
    “这哥们儿啥时候学的法律啊?”
    “这一桩一件说得如此自信流畅,不容得我不信啊!”
    “条理如此之清晰,诠释法律如此之准确,这货要不是专业学法的,根本不可能!”
    “他哪是学法律的啊,他大学学的采矿专业,差点儿去挖煤。”
    ……
    众人惊于林林的表现,林林惊于【知识修正】的强大。
    其实这一世的法律体系跟前世是有出入的,但当林林脱口而出《刑法》第二百九十八条之诽谤罪后,他惊奇地发现系统早已在潜意识里自动给他纠正了。这个纠正过程是后知后觉的。
    因为诽谤罪在前世是《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而这一世是第二百九十八条!
    诸多细节出入还有一些,在林林脱口而出之前,系统在潜意识里已帮他纠正,当他回想之时,才发现其中的奥妙。
    短短几分钟内,细数公司18宗罪,【知识运用进度:594/1000】。
    而吴嘉的脸色早已铁青,眼神甚至变得有些阴鸷。
    经纪人周凯挺身而出:“林林,不要小题大做,咱们这种播放级别,是不会引起社会太大关注的,也没人会细究。陪伴无数人成长起来的室内情景喜剧《友情公寓》都抄袭成啥样了,不照样啥事儿没有么?不要危言耸听!”
    “哪怕播放量只有个位数的地方,也不是滋生违法乱纪的地方。”
    “你……”周凯气急败坏地指着林林,“枉费公司对你的大力栽培,不知好歹!”
    林林呼出一口气:“那还真得谢谢公司对我的栽培,差点儿让我变成了犯罪分子。”
    “你……我……无可救药。”周凯默默往后一退。
    吴嘉阴沉着脸:“林林,你研究我以及公司,很久了吧?”
    “研究你,一个‘犯罪头目’,不值得。”林林嘴角挂着不屑。
    吴嘉咬牙切齿,他是个精明的商人,懂得及时止损,见势不对,他冷哼一声甩袖要走,结果却见一个其貌不扬的男人挺身而出,指着林林便道:
    “林林你真让人失望,没想到你不但不感激公司的培养,反而大放厥词。你以为你在我们嘉惠传媒是一哥,另谋高就后还能成为200万粉丝的网红么?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离开公司你啥也不是!”
    王笑山唾沫星子横飞,声色俱厉。
    林林定定地看着他,他万万没想到,昨天晚上还求自己要资源,支持自己远走高飞的王笑山,此时竟然换了一副面孔。
    这个办公室最没有资格跳出来说话的,就是他王笑山这个新签约的艺人,绝大多数人保持沉默的时候,而他却偏偏跳出来了。
    林林心中熊熊怒火在燃烧,但思路清晰:
    “首先,橘和枳原本就是两个根本不同的物种,在生物学特征中,橘与枳同属芸香科,虽枝、叶、果实形态相似,但枳比橘耐寒,可逾淮河而生。而橘喜温,逾淮河过了1月0℃等温线就会被冬天的霜雪冻死。所以,不是橘到淮北变成了枳,而是淮北只有枳而无橘。”
    【知识运用进度:651/1000(生物学)】
    众人一片茫然:
    “人家骂他,但他的侧重点怎么跑生物上去了?”
    “关注点怎么这么奇怪。”
    “搞什么搞?这是干啥子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