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颖达!
    真正的唐朝大儒!
    做为夫子的后代,孔颖达一生都在研究儒家经典。
    这是祖辈遗留的精神财富。
    也是孔氏一族的骄傲。
    云墨带着礼物而来!
    一包茶叶,一坛酒,再加上新鲜的瓜果和肉菜!
    这些在后世不入眼的物件!
    放在当今,却让孔颖达高兴的合不拢嘴!
    茶是上好的茶叶!
    看着一片片碧绿的叶片,在水杯中舒展开来。
    一代大儒孔颖达,也无法保持自己强忍的淡定心态!
    “好茶,好茶!”
    浓郁的茶香扑鼻而来,让孔颖达陶醉的深吸一口气!
    文人墨客,最爱的除了酒水还有茶水。
    “大师既然喜欢,以后咱们学院里面,云墨给大师备好足够的茶叶。”
    云墨的话,让孔颖达欣喜的点点头。
    云墨饮一口茶水,接着开口说道。
    “这次让大师舍弃国子监祭酒一职,来玉山学院担任副院长,属实是委屈大师了!”
    孔颖达闻言微笑着摇摇头,说道。
    “云公子此言差矣,只要是授课解惑,无论在国子监还是玉山学院,老朽以为都是一样的。”
    “更何况,云公子乃是有大才之人,老朽有生之年,还希望能在云公子身边多学一些知识!”
    云墨微笑着摇摇头说道。
    “大师言重了,古往今来,夫子乃是万世敬仰之圣人,大师乃是夫子的后人,云墨今日得见,也是非常高兴和激动的!”
    云墨的话,让孔颖达神色陡然郑重起来!
    孔颖达已然得知,云墨乃非凡人!
    陛下为此特意叮嘱与他,让孔颖达尽量探听一些未知的秘闻!
    刚刚听闻云墨提及先祖乃是万世敬仰之圣人,孔颖达内心欢喜不已。
    他手抚胡须,在心里仔细斟酌一番,然后微笑着开口询问道。
    “云公子也曾研究过论语?”
    云墨闻言点点头说道。
    “但凡华夏子民,未曾读过论语的,简直是屈指可数,云墨自然也是读过的。”
    有了共同的话题,谈话的氛围瞬间便轻松了许多!
    围绕着儒家经典和论语,宾主之间,相谈甚欢!
    孔府大厅里,是不是传来爽朗的笑声。
    云墨交代定兴酒楼做好的酒菜,被马车送到了孔府门口!
    美味佳肴,逐一摆放到桌子上面。
    太子太师李纲,此时也是姗姗来迟!
    李纲不是故意来迟的!
    之所以现在才来,也是陛下授意,特意而为之的!
    面对年近花甲的李纲,云墨起身恭敬的施礼!
    虽然在后世眼中,李纲堪称是太子杀手!
    但是,李纲终究也是一位值得敬仰的大师!
    所辅助的三位太子,之所以都未能登基大统,原因也就不多说了。
    简单的一句话,说多了都是泪!
    不偏不倚,这三位太子,成就了李纲太子杀手的称号,让其也是千古留名!
    李纲到来以后,玉山学院的最高领导集团,也算是齐聚一堂了。
    一位院长,两位副院长,开始在酒桌上筹划开学典礼事宜!
    李纲此时,已经得知了玉山学院的入学名单。
    包括太子,魏王和汉王在内。
    剩下的少年郎,都是重臣之后和将门之后!
    简单来说,这期学生,没有一个善茬!
    一杯酒下肚!
    孔颖达和李纲已经是面红耳赤!
    如此高度的白酒,他们属实还不是很习惯!
    在酒桌上,三人达成了统一阵线联盟!
    孔颖达和李纲,对云墨从严治学的管理理念,非常配合和赞同!
    不配合和赞同,也没有办法啊!
    陛下已经交代的一清二楚,凡是云公子说的事情,一切按照他说的去做便可以了!
    ~~~~~~
    月亮悄悄的爬上了窗口!
    美丽的月亮挂在天空,让无数文人墨客,对月当歌,人生几何!
    由此所吟诵的诗篇,更是不计其数,很多还被广为流传!
    就像,窗前明月光之类的诗篇,一直是千古流传!
    云府宅院里,长孙皇后在房间里面,坐卧不安!
    因为该来的没有来!
    每月一次,它都会准时到来。
    这个月却竟然没有任何动静!
    更让长孙皇后着急的是,今天已经是推迟了第三天了!
    怀里的小云生,嗷嗷待哺!
    长孙皇后却心急如焚!
    已经有了多次经验的长孙皇后,已经知道,如果它再不来,就代表着什么!
    怎么办?
    怎么办?
    长孙皇后冷静下来以后,坐在床头开始思索起来!
    “若兰姐姐,再想什么呢?”
    云雀推门而入,看到了在床头发呆的若兰姐姐,于是开口询问道!
    “云雀,姐姐有话跟你说!”
    长孙皇后站起身来,走到门前关好了房门。
    虽然整个云府大院里,不过她们几人入住。
    可是,关上门说话,感觉会安全许多。
    “云雀,答应姐姐一件事情好不好?”
    “别说是一件事情,就是十件事情,云雀也会答应姐姐的。”
    看到若兰姐姐神色郑重,云雀也没有了开玩笑的心思。
    原本云雀过来,就是想找若兰姐姐说会话的。
    毕竟以前她们同住一个房间习惯了,突然之间一人一个房间,感觉特别冷清和失落!
    “云雀,姐姐以后不能再和你待在一起了!”
    “云生以后就托付给你照料了!”
    长孙皇后眼角含泪。
    离开自己的骨肉,终究是有万般不舍得!
    云雀闻言,也是方寸大乱!
    “若兰姐姐,这是为何?公子和云雀对姐姐不好吗?”
    云雀一双美目,充满了无尽的疑惑和不解!
    “云雀,不是公子和云雀对姐姐不好,姐姐也舍不得离开你们!”
    “可是,姐姐身不由己,姐姐有自己的苦衷!”
    长孙皇后眼圈里,噙满了眼泪,嘀嗒嘀嗒的便滑落下来。
    “若兰姐姐,有什么苦衷你可以告诉公子和云雀啊,公子一定会帮助解决的。”
    长孙皇后闻言,无奈的摇头苦笑道。
    “这个苦衷和麻烦,公子是解决不了的,能解决的,也只有姐姐本人了,否则未来会更加的麻烦!”
    云雀瞬间惊呆了!
    因为眼前的若兰姐姐说这番话的时候,完全不像是以前的模样。
    竟然给云雀带来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难道真如公子所言,若兰姐姐绝非常人!
    “云雀,能为姐姐保守一个秘密吗?”
    云雀闻言使劲的点点头,开口说道。
    “嗯,姐姐放心,云雀一定会为姐姐保守秘密的。”
    长孙皇后握住云雀的手,开口说道。
    “暂时不要告诉公子,姐姐有了,是公子的骨肉!”
    呼!
    云雀闻言,倒吸一口凉气!
    若兰姐姐,竟然有了,而且竟然是公子的。
    我滴天呐!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啊!
    自己竟然毫无察觉!
    她们这保密工作,做的还真是到位啊!
    “云雀,此事体大,千万不可走漏风声,姐姐眼下也是身不由己,不私自离开云府,也是没有任何办法!”
    云雀郑重的点点头,在云雀眼中,若兰姐姐如此善良之人,既然有苦衷,那肯定是不得已的苦衷。
    既然若兰姐姐怀了公子的骨肉,那便是云家的血脉!
    此事确实够大的。
    最起码,云家庄后继有人了!
    就凭这一点,若兰姐姐这是大功一件啊!
    既然若兰姐姐怀了云家骨肉,却不得不离开云府。
    云雀懂事的握紧若兰姐姐的手,开口说道。
    “姐姐,千万要保住这云氏的血脉,云雀求求姐姐了!”
    长孙皇后闻言点点头,说道。
    “妹妹放心,无论如何,这孩子,姐姐都会护他周全的,云雀也要护住云生的周全!”
    二人手握手,坐在床沿前,说着贴心的悄悄话。
    ………
    云墨离开孔府,程咬金亲自将云墨送到了云府。
    虽然已经过了宵禁时间,可是无论是巡防的士兵还是不良人。
    对于程咬金驾驶的马车,全部当做视若无睹!
    云墨回到云府的时候,云雀离开了若兰姐姐的房间。
    出门看到云墨,甜甜的喊了一声公子。
    心里却是五味杂阵!
    刚刚和若兰姐姐促膝长谈,云雀已经知道了一些事情。
    做为和云墨最亲近的人,云雀却答应了替若兰姐姐保守秘密。
    不得不说,云雀此时心里是极度矛盾的。
    可是,既然已经答应了若兰姐姐,云雀还是决定按照若兰姐姐的意思去做。
    女孩子嘛,都是有同情心的!
    谁让公子欺负若兰姐姐呢!
    云墨在孔府和孔颖达,李纲,两位大师相见甚欢!
    虽然饮了几杯酒,心里还是非常清醒的。
    看到云雀回到自己的房间。
    云墨佯装去看往云生。
    心里却是想看云生他娘,而且还有别的目的。
    没有任何意外!
    一刻钟以后!
    随着云墨的一声嘶吼,躁动不安的云墨,终于算是老实了下来。
    二人依偎在一起!
    她有许多话儿,要告诉他,向他倾诉!
    云墨安静的听着,不时地点头答应下来。
    再经过一次探索人生真谛以后,云墨终于有些招架不住了。
    毕竟这是一件非常耗费体力和精力的事情!
    云墨老老实实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很快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旁边的房间里,却是另一番景象。
    长孙皇后坐在桌子面前,挥笔泼墨。
    伴随她那娟秀的字迹,洒落在纸张上面的,还有点点泪痕!
    临走之前!
    长孙皇后抱着睡的香甜的云生,亲了又亲!
    心中终有万般不舍!
    可是,眼下不得不离他而去!
    …………
    “公子,不好了,若兰姐姐她走了!”
    云雀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云墨一个机灵,从床上猛然坐了起来!
    “走了,她去哪儿了?”
    云墨慌忙起床。
    隔壁传来云生的哭闹声。
    让云墨的心情更加沉重起来!
    “公子,这是若兰姐姐留下的信!”
    云雀将桌子上的信,递给了云墨。
    云墨看完若兰留下的手书,心情之失落,是自己穿越大唐之后的第一次!
    看着嗷嗷待哺的云生,云墨将孩子抱了起来。
    “云雀,去找一位奶娘,价格出的高一些,一定要选心地善良,人品好,姿色也不错的。”
    “若兰既然身不由己,有不得已的苦衷,云生咱们要好好扶养他长大!”
    听到云墨的话,云雀使劲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看着云雀快步离开的背影,云墨突然感觉到有点不对劲!
    依照这个丫头的脾性。
    若兰离开,她应该会伤心的痛哭流涕才对!
    毕竟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她俩已经情同姐妹!
    可是,为何?
    云墨只是看到了云雀脸上的焦急之色,却未曾看出明显的悲伤之色。
    今日乃是中秋佳节。
    也是阖家团圆之日!
    没想到,若兰竟然会在今日离开云府。
    云墨再次看过一遍书信,仔细的收好以后,无奈的摇摇头。
    毕竟,落尾之处,若兰言辞凿凿!
    他们还有再见之日!
    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半个时辰以后,云雀带来了一位奶娘。
    云墨仔细一看,感到非常满意。
    这奶娘不但相貌出众,而且奶水充沛。
    云生吃饱喝足,还有许多盈余。
    小家伙可不管是谁的奶!
    逮住就是一顿猛吃!
    看到这个样子,云墨也就放心了。
    小孩子吗!
    只要有奶就是娘!
    不然何来奶娘一说!
    能吃饱喝足,才是第一位的!
    ………
    太极宫,立政殿里!
    今日花团锦簇,莺歌燕舞!
    一年一度的中秋佳节,做为后宫之主。
    长孙皇后自然要安排好诸多事宜!
    李世民对于观音婢的突然返回,心里是非常欣喜的。
    若不是今日事情实在是太多,李世民真想跟观音婢一起,好好探讨一番!
    晚宴过后!
    李承乾,李泰和李恪,全部留在了立政殿。
    当然少不了长乐公主。
    “承乾,青雀,恪儿,长乐,明日你们都要进入玉山学院了。”
    “父皇和母后,对你们没有别的要求,只是希望你们四人,能够好好在学院读书,都能够学到真正的本领!”
    长孙皇后侃侃而谈,脸上挂满了母性的光辉。
    李世民坐在旁边不时地点头附和,俨然一个家庭会议的氛围。
    “父皇,母后。儿臣谨遵父皇和母后教诲!”
    太子李承乾,魏王李泰和汉王李恪,以及长乐公主非常恭敬的施礼说道。
    此时此刻,长安城内,多家府邸,在上演同样的一幕。
    十五的月亮,皎洁而明亮!
    云墨却站在云府的大院内,抬头仰望月亮之上!
    “若兰,你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