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 女主光环被夺之后我重生了 > 第323章 再入幻境
    下午,来展馆看展的人相对于早上要少一些。
    鉴于纪邵北早上的表现十分优异,负责人就让他去展位上休息,不用再在前面做接待了。
    纪邵北也没有客气,将接下来的展示机会都留给了别人。
    不过,世界上哪有那么多机会可以让你展示。
    那些外宾都是早上过来的,下午来的大部分都是自己人。
    纪邵北回到展位上也是闲不下来,倒不是忙,而是太多人过来找他说话了。
    有人问他当翻译的感觉,还有人向他请教怎样学好英语,如何练习口语,做到对答如流……
    大家都怀着好奇跟崇拜的心情过来,将纪邵北围在中间。
    陆榛回来喝水,看见被拥簇着的纪邵北,心里很不爽,很气。
    他在学校处处都是先锋,但一遇上纪邵北,总是会被压一头。
    陆榛心情很糟糕,拿着水壶就准备回大厅那边,实在是不想看他风光。
    只是,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居然看见周青青也在那边,还满脸带笑地看着纪邵北,跟那些花痴的女人没什么两样。
    周青青可是他的女人!
    陆榛牙关都咬紧了,真恨不得将手里的水壶狠狠摔在地上。
    下午的交流会五点半结束。
    纪邵北跟同学一起收好东西,后面直接就回家了。
    陆榛没回学校,在展馆不远处的一个商场里等周青青。
    好一会,周青青来了,两人去了商场隔壁的一个饭馆里吃晚饭。
    “怎么这么久?”
    陆榛问她。
    周青青:“我得看着所有人都回学校了才敢过来啊。”
    她说得没错,两人现在是地下情,不能给别人发现。
    可是陆榛一想到她下午围着纪邵北,心里就不舒服,总感觉这人有什么二心。
    陆榛装着不经意地问她,“下午忙什么了?”
    周青青:“还不是那些事。”
    周青青虽然也来了交流会,但她不是代表,只能在学校的展位上晃悠。
    她这人又比较高傲,不喜欢像别人一样主动跟人介绍,无聊得很。
    就是下午跟着大家一起围观了一下工大那个风云人物。
    想到纪邵北,周青青笑着问陆榛,“你知道吗,那个纪邵北也是江城的,跟咱们一级,他还是省状元呢。你认识他吗?”
    陆榛一声呵笑,他不光认识,还是老相识。
    但他不想将这些事情说出来。
    陆榛:“你什么意思?想认识他?”
    周青青见他口气不好,笑道:“怎么,吃醋了?”
    陆榛:“我吃什么醋,人家儿子都有了。”
    周青青:“你认识他?”
    “我听他们学校的人说的。”
    “噢。”
    一听纪邵北不光结了婚,连儿子都有了,周青青面上没什么,内心还是有些小小失望。
    那个男人太优秀了,感觉比陆榛还要强,总是让人忍不住去想。
    十九岁的姑娘心理素质还没有强大到无坚不摧。
    周青青那点失落陆榛尽收眼底。
    陆榛瞬间就没胃口了。
    他说:“以后别提他,不想听到那个人的名字。”
    周青青瞄了他一眼,心想陆榛表面上看着好像是吃醋的样子,实则可能是早上被比下去了,心里不爽吧。
    早上大厅里几个代表的表现周青青早听人说了,纪邵北最风光。
    两人默默地吃完一餐饭。
    原来打算吃完饭去江边走走,这下都没心情了,各自坐了不同班次的公交车回学校。
    陆榛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过了。
    宿舍里大家都在等他,等他回来跟他们说说交流会上的情况。
    能代表学校去参加交流会,大家都很羡慕。
    只是陆榛没什么心情,随口敷衍了几句,就说很累,要洗漱准备睡觉了。
    陆榛在学校都是炙手可热的人物,大家平日里都巴结着他,所以他说累,众人也不敢打扰。
    不过学校去交流会的不止他一个人。
    大家见这边问不出个什么,就去了高年级的宿舍,找别的人唠嗑去了。
    陆榛拿着瓷盆从浴室那边回来,就听见楼上那些人夸张的感叹,那些声音传出老远,话题的中心依然纪邵北。
    宿舍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全都到楼上去了。
    看到这幅景象,陆榛突然就特别生气,手里的瓷盆摔得哐当作响,瓷都掉了一大块。
    他觉得自己跟纪邵北就像是周瑜跟诸葛亮。
    更气的是,自己目前的处境更像是周瑜。
    陆榛气,很快就上床睡觉去了。
    他以为心里装着事应该是睡不着,没想到沾床闭眼,人就入梦。
    说是梦也可以是幻境跟未来的演示。
    陆榛很熟悉这种感觉,因为有过几次了,他甚至很享受,因为这可以给他带来提示。
    对未来的预示。
    上次的幻境,陆榛看到了周青青跟自己结婚,他爸妈很满意,他自己也很开心。
    因为同学们都在羡慕他,能娶到大学校长的独生女,以后肯定前途无量。
    这次的幻境,从他与周青青的婚后生活开始。
    两人是自由恋爱,婚后日子过得还不错,周青青在大学里做助教,陆榛去了报社当编辑。
    幻境的画面闪得很快,感觉上有三四年的样子,周青青就转正做行政了,陆榛也从小编辑升职成了主编。
    可陆榛觉得这样还不够,他的野心澎涨了,刚好借着改革的大浪潮,他辞了报社的工作,自己出来开了一间杂志社。
    那个时候杂志刚刚兴起,非常吃香,陆榛借着周家的关系也赚了一笔钱。
    那两年陆榛的人生达到了巅峰,他活得开心,也对周青青十分纵容宠爱,就连她好玩不想生孩子,他也没有责怪。
    正当陆榛没日没夜忙碌,准备开分社的时候,他发现,周青青出轨了,对象还要是她的学生。
    当看着那两人在自己家里翻滚,陆榛差点气疯。
    周青青却护着她的情夫,还说:“你有今天的成就,全归功于我们周家。陆榛,你最好清楚自己在什么位置,跟我闹会得到什么后果。而且,我跟他也没感情,只是不小心玩玩而已……”
    硕大一顶绿帽,周青青还说得风轻云淡的。
    陆榛请了周家人上门,在家里闹了一场。
    结果呢,周父只是责备了一下女儿,让下次不要再犯,像和稀泥一样,将这件事情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