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修真仙侠 > 十步神仙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归禄老母
    风王结界比池铮想象中还强,尤其在实战中,发挥出了极大的作用。
    明明未使用剑术,光凭借跃岩法术以及风王结界,池铮对女子几乎以调戏的态度,十几个呼吸间,就在女子身上连着戳了十几个伤口。
    那女子好在不是个蠢货,很快意识到池铮手里似乎有一把看不见的无形之剑,一个后空翻,落到了远处,又急又怒地望着池铮:“你这是什么法术?”
    验证了风王结界的厉害,池铮也有些遗憾,看来只有把风王结界与剑术相结合,威力才能真正体现出来。
    当然,哪怕是这样,池铮方才也没下死手,否则风王结界真正厉害的手段,不止是不可视,而是遁入黑白世界。那样一来,女子刚才偶然一击触碰到青锋剑,也是办不到的,青锋剑会遁过她的指甲,遁过她的皮肤,直接出现在她的身体之内。
    这是不可防御的青锋剑。
    “不打了吗?”
    池铮手中的青锋剑再次现形,他反手倒提剑柄,淡然道:“想逃的话,大可一试。”
    “呵呵……”
    女子半捂着脸上被划出来的血痕,阴狠地道:“你以为,在这里的只有我一个吗?”
    随着她话音刚落,似乎整个夜色的天空都变得黯淡了许多,空中的月亮被蒙上了一层阴影,以池铮可视的范围,周围百丈之内,都被一个半圆形的薄膜给包围住了。
    这是什么?
    池铮略有惊讶,谨慎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似有轻风袭来,缓缓在女子旁边凝聚出了一道身影。
    那是一名长发妖娆,既有女性的柔美,又有男性的英俊,以至于池铮都分不清这到底是男是女。
    旁边的女子见了这道身影,立马半跪行礼:“见过主上。”
    那人略一抬手,示意女子起身,自己则盯着池铮:“你不是天意宗的真修,是哪方人士?”
    在池铮眼中,此人不像旁边的女子,人妖难以分辨,而就是一个妖气冲天的大妖。
    “什么时候,妖怪也敢闯入京城了?就不怕天心剑吗?”
    池铮淡然说道。
    “天心剑?”
    那人嗤笑了声,“就别拿天意宗来压我了,天意宗的那位真修已自顾不暇,倒是你……很厉害,很不错,有这样的法术却从未听过名号,道士,你待报上名来?”
    “贫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天圆子是也,妖怪,你也报上名号来。”
    池铮喝道。
    “本座归禄,可曾听过?”
    那人念叨了几句天圆子,疑惑了下。
    “归禄,你是归禄老母?”
    池铮猛地想起了当时遭遇的一个妖物,自称是归禄老母的女儿,还想抢他做新郎。
    “看来你听过我的名字,”归禄老母呵呵笑道,“既然这样,天圆子,与我作对的下场是什么,你可知晓?”
    它一脸自信,仿若池铮念出的这个名字,就是能让人恐惧的对象。
    可惜池铮就一个新人,完全没听过什么归禄老母的名号。
    “知你老母!”
    池铮袖子中的木牌飞出,默念的咒语落下一个“疾”字,立马化作金光生效。
    对面的归禄老母“咦”了一声,硬生生看见池铮的身影即可消失无踪。
    几乎下一刻,归禄老母喝道:“走开。”
    它一挥袖,把女子震飞出去,自己双手合十,无尽的火焰猝然从手心蔓延爆涌出来,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就算敌人的速度再快,也会被这无穷的火焰给堵塞住进攻的道路。
    而只要火焰中有丝毫的变化,归禄老母也能瞬间察觉到敌人的动向。
    令归禄老母意外的是,且根本从未想过的攻击方式发生了,它的肚腹陡然冒出一柄剑尖,只是霎时,就绞动了一遍,连同五脏六腑都被绞成了碎肉。
    什么?
    归禄老母又惊又怒,数以难计的火焰汇聚成火龙,在周围绕了一大圈,可那柄长剑出现后,又转瞬消失,根本没攻击到。
    那个道士……这到底是什么法术?
    既看不见身影,也攻击不到?
    被绞成碎肉的五脏六腑蠕动着恢复原状,这虽然要不了归禄老母的性命,也令它感到了一些久违的疼痛。
    来不及多想,下一刻,剑锋直接贯穿了它的脖子,若非归禄老母迅速疾动,脱离了那剑锋,只怕脑袋都已然搬家了。
    “那天圆子……”
    归禄老母怪叫声,缠绕周围的火龙既阻挡不了对方,也察觉不到对方的动静,它不敢再大意停留在原地,身影快速在空中飘动,几乎不敢有丝毫的停留。
    双方的斗战速度眨眼之间,那边的女子目瞪口呆地看着发生的一切,在她的眼里,归禄老母的强大不容置疑,可没想到几个呼吸间,居然也如她一样被连着伤了好几次。
    但归禄老母的斗战经验也极为丰富,一惊之下,居然真的无巧不成书打中了池铮的软肋,她在空中高速移动,当然令池铮追不上。
    可池铮也不着急,缄默地等待。
    归禄老母怒喝道:“好个天圆子,真是法术惊人,阁下既然有这等法术,也难怪敢坏我好事,就不知你还是否有其它的手段……”
    “有破绽!”
    池铮眼睛一亮,那归禄老母大喝间身影有所停滞,且移动的规律也被他发现,几乎不假思索,“气圆斩”脱手飞射而起。
    气圆斩一经脱手,疾逾惊雷闪电,比跃岩法术还要快上好几倍,闪耀的黄金光芒刺眼夺目,就在视线中才留下烙印,就已经抵达了身前。
    归禄老母把握不住池铮的具体位置,对这等速度快到极限,偏偏又没有征兆的攻击毫无办法,一击命中,瞬时从头顶到胯下,从中切成了两半。
    池铮在黑白世界笔直突进,接着气圆斩的后面,一下蹿至归禄老母的身前,身影一现,努嘴一吹,吐焰蕴藏的高温火焰从头到尾席卷归禄老母的身体,连半个眨眼的功夫不到,就彻彻底底抹消了归禄老母的身体。
    归禄老母被铲除,那笼罩方圆百丈的半透明薄膜,也化为无影。
    站在屋檐的上的女子看呆了,等反应过来想逃跑时,青锋剑已横在了她的脖子上。
    她可没有归禄老母断头重生的本领,嘴巴蠕动了下,兴许是归禄老母在面前被杀了的状况太过令她惊恐,没有敢反抗。
    ……
    无尽深域的地底空间,有凡人难以想象的山峰与熔岩,几如地狱一般恐怖。
    可在这凡人难以生存的地方,有一处地方,下方是桔红的熔浆,上方有七道石柱凸出熔浆,众星拱月似的围绕了中间的一道石柱。
    每一根石柱之上,都盘腿坐着了一道身影。
    “我的化身死了一个……”
    其中一道身影忽地开口。
    “呵,归禄,不会是计划失败了?让天意宗的真修给斩杀了?”
    旁边的一道身影嘲笑道。
    “不是天心剑,”归禄冷声道,“是一个自称天圆子的真修,非天意宗的人。”
    “这就奇了,既然用的不是天心剑,你那化身极强,也有象丹境实力,寻常大妖都不是你化身的对手,居然被个真修给杀了?那真修什么境界?天圆子?不会是天意宗几个老不死的化名下山了吧?”
    “看不出来,”归禄犹豫了片刻,“绝非天意宗的那几位……那几位腐朽的气质可掩藏不住,何况,就算是那几位,在不动天心剑的情形下,也绝做不到在十几个呼吸间就斩杀了我的化身。”
    “十几个呼吸间?”
    其余没说话的身影也一阵讶异,不禁都把目光投向了归禄。
    “应该不是天意宗的那几个老不死,他们寿元将已耗尽,若是与归禄动手,要不了几天就会尸解。”
    “那是何人?你的化身死了,那留在那儿的棋子呢?”
    有身影低声道:“好不容易找到个合适的人,就这么落在真修手里了?归禄,你该当何罪?”
    归禄淡然道:“这不是我能确定的意外,与我无关。”
    “与你无关?这不就是你大意的缘故吗?”
    “好了。”
    便在此时,中间柱子的那道身影开口了,它一开口,周围的身影都不再说话。
    “此事不怨归禄,能在十几个呼吸间杀了它的化身,换做是你们的真身去,也讨不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