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统 > 番外,史莱克七怪
    在全大陆高级精英魂师大赛之后,史莱克七怪,纷纷散开,唐三和戴沐白等人,纷纷离开了武魂城,只是,大家的去向,各有不同。
    唯一回到史莱克学院的,就只有马红俊,戴沐白以及朱竹清三人。
    马红俊是没有什么去的地方,就留在学校他就感觉挺好的,而朱竹清以及戴沐白不同,他们留在学校,是因为戴沐白的双手,之前被白晨给贯穿,现在需要找人治疗才行。
    看着比以往沉默了许多的戴沐白,朱竹清柔声说道:“沐白,没关系的,你的手,一定能治好的。”
    “嗯。”虽然心情特别的差,但是他并不是那种没事就对自己的女人撒气的窝囊男人,他可是戴沐白,区区一双手而已,一定能治好!
    看着戴沐白坚定的神色,朱竹清感到很欣慰,这才是她的男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保持者这份信念。她也始终相信,戴沐白的伤,是可以治好的,就算是治不好,只要他一直保持着这份野心,她也会一直跟着戴沐白,毕竟,现在戴沐白,什么都没有了。
    夜晚,戴沐白一个人走出房门,看着漫天星空,然后用力挥舞了一下自己的拳头,但是曾经的那种力量感并没有袭来,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力感,他的拳头,再也打不出以前的那种力道,唐三也说现在没有能够治愈他伤势的草药,让他在等一段时间。
    “等一段时间吗?不知道是多久,那时候,我的年龄还来的及吗?”
    想着,戴沐白的目光有些出神,一直到第二天的早上,戴沐白都没有睡觉,回到房间,戴好手套,演示好自己的伤势之后,戴沐白就出门了,不管怎么样,他还是要到处寻找治疗的方法,不能这么简单的就放弃。
    而且对于今天,戴沐白还是非常期待的,因为今天,他预约到了天斗城最出名的一位治疗系魂师,那是一位等级高达八十一级的魂斗罗,他能够预约到,也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朱竹清和戴沐白一样激动,她也希望今天就可以治疗好戴沐白的伤势。
    很快,在门口的朱竹清,就发现戴沐白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只是看一眼,她就知道今天戴沐白和平时的他很不一样,在受伤之后,戴沐白虽然没有说过什么,但是身上一直有一种很忧郁的气质,但是今天,那种忧郁的气质全部消失了,戴沐白好像变成了以前的那个他一样,霸气,开朗。
    朱竹清连忙走上去说道:“怎么样,准备好了吗?”
    “当然,今天,我一定要把这双手治好。”戴沐白看着自己用手套遮住的双手说道。
    随后,两人坐着已经准备好的马车出发。
    坐在平稳的马车上,戴沐白表现的有些紧张,朱竹清看到戴沐白的样子。并没有过去安抚他,紧张一下也好,让他完全放松,有些不太可能。
    半天后,两人来到了天斗城中心的一个医馆之中,和其他的商铺不同,这个医馆,看起来有些冷清,现在停留在医馆面前的,是一辆非常豪华的马车。
    和其他人不同,这里的医馆每天只会接待最多五名患者,并且这些患者全都是达官贵人以及一些少年天才,总之,这间医馆只接待大人物。并且,他的收费标准也挺有意思,并不是收取金钱,而是收取一些天才地宝,这一次,戴沐白是使用了一块自己从家里带出来的绝世宝玉,才换取了这次治疗的机会。
    等两人来到门口之后,很快,就有一个长相清秀的侍者出来接待他们。
    “是戴沐白先生吗?”
    听到侍者的话,戴沐白点点头:“对,我是戴沐白,现在可以进去吗?”
    “可以,我家主人早就已经在等您了。”
    “麻烦带路。”
    “好。请您跟我来。”
    说着,戴沐白跟在侍者后面,朝着房间内部走去,这个医馆的内部非常大,看起来和外面完全不同,从里面看,就是一个小花园,可以感受到,如果一直待在这里,将会是一件非常舒适的事情。
    不过此时的戴沐白完全没有心思去查看周围的这些环境了,他现在,只希望可以治疗好自己的双手。
    很快,两人来到了花园的中心,老远,戴沐白就看到了一个风韵犹存的妇人,看到对方后,戴沐白瞬间明白,这就是这次治疗他的医生,八十一级魂斗罗,寒紫嫣,对方的武魂是治愈宝石,一种顶级治疗系武魂,拥有非常强大的治愈手段。
    实际上,戴沐白本来是想要找叶泠泠治疗的,但是叶泠泠现在早就已经不在天斗皇室,不知道去哪儿了,所以戴沐白只能退求其次,找其他人来治疗。
    看到戴沐白之后,寒紫嫣眼前一亮:“哎呀!你就是戴沐白吗?还真是个帅气的小家伙,你现在还没二十岁吧。这么年轻就取得了如此成就,还真是了得。”
    听到寒紫嫣的话,戴沐白邪魅一笑,从容的回答道:“早就听闻寒紫嫣大师风华绝代,今日一看,果然如此。”
    “哈哈,你还真会夸人。不过你的小女朋友就在后面,她听到不会生气吗?”
    听到寒紫嫣的话,戴沐白摇了摇头,道:“不会的,我们彼此都相信对方。”说完,他看了朱竹清一眼。
    随后,就看到了朱竹清黑着一张脸,瞬间,戴沐白脸色一变,不会吧,这就生气了。
    看到戴沐白惊恐的脸色,朱竹清突然捂嘴轻笑,他就是逗戴沐白玩的。没想到对方这么容易上当。
    看到朱竹清的表情,戴沐白有些错愕,他这是,被朱竹清刷了?
    “哈哈哈。你们俩还真有意思,别玩了,让我看看你的伤口,我看看能不能治疗。”
    听到对方的话,戴沐白也是收起玩闹的心思,慢慢的将自己的手套脱下,然后给对方看自己的伤口。
    本来还满脸轻松的寒紫嫣,在看到戴沐白的双手之中,突然间沉默了。
    “你这是怎么弄的。”
    听到寒紫嫣的话,戴沐白老实的将自己以前的经历和寒紫嫣说了出来。
    听到戴沐白的话,寒紫嫣叹了口气,道:“你的手,我治不了。”
    听到寒紫嫣的话,戴沐白有些不能接受,他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焦急:“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治不了?”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手上的,这不是伤,你的伤口,现在已经死掉了,对你施展魂技的那个人,他的魂力有非常强大的破坏性,要是早些来,我或许还能治,但是现在,已经完全晚了,别说是我了,就算是九心海棠的继承者,也治不了你的双手。”
    听到这个回答,戴沐白突然沉默了,一旁的朱竹清也没事,她是最清楚在离这里之前,戴沐白有多兴奋的那个人。现再突然听到自己的手完全没有办法治愈了,这该是多么绝望的一件事。
    “这是你们的玉,那回去吧,或许这个大陆上,还有能够治疗你的存在,可能只是我的见识太少了。”
    听到寒紫嫣的话,戴沐白苦笑一声,随后将自己的玉拿回去,就离开了这里。
    看着戴沐白失魂落魄的背影,朱竹清连忙追了上去。
    “沐白,你没事吧。”
    听到朱竹清的话,戴沐白缓缓转过身来,随后摇了摇头,我还好,竹清,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听到这句话,朱竹清想说什么,但是又开不了口,只能按照戴沐白说的,让他自己安静一会儿,晚上,回到史莱克学院之后,戴沐白一个人走了出去,朱竹清本来想追上来,但是被戴沐白制止了。
    “我今天就想要一个人静静,可以吗?竹清。”
    “好吧。”
    听到戴沐白的话,朱竹清选择妥协,戴沐白是一个足够强大的人,应该是能够挺过去的。
    第二天,朱竹清看着窗外,双目通红,戴沐白已经整整一个晚上没有回来了,她现在非常担心,现在戴沐白的双手用不了,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不过这只是最坏的打算,她决定在等等,又过去半个小时,戴沐白还是没有回来,这次,朱竹清有些着急了。最终还是决定稍微出去看看,要是戴沐白真的出了什么事,可就不太好了。
    想着,朱竹清连忙跑出去,正好遇到回学院的马红俊,看到朱竹清,马红俊就笑眯眯的说道:“怎么样,竹清,听说你昨天和戴老大一起去治疗他的手了,现在戴老大的手恢复了吗?”
    听到马红俊的话,朱竹清焦急的说道:“治疗失败了!沐白的情绪好像有些崩溃,昨天说一个人出去安静一下,但是现在已经一晚上没有回来了。我现在打算去找他。”
    “什么!我也去!”
    说着,两人就分头开始寻找戴沐白的踪迹。
    很快,一天时间就过去了,已经整整一天了,还没有找到戴沐白的踪影,现在朱竹清急得不行,然而,就在下一刻,朱竹清路过一个小巷子的时候,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躺在那儿。
    看到这一幕,朱竹清连忙冲了上去,伴随着她的接近,一股浓郁的酒臭味以及血腥味传了过来,很明显,昨天戴沐白是跑去喝酒了,很有可能是因为喝醉之后闹事,所以被人打伤扔在这儿了。
    想着,她将戴沐白抱了回去,然而,将戴沐白放到浴室,打算帮他清洗一下的时候,突然发现,戴沐白的双手,比起之前,更加扭曲了,之前,戴沐白手上的伤,就已经非常严重了,现在,更是所有的手指都被折断了,已经彻底没有了恢复的可能。
    她不敢想象,要是等到戴沐白清醒过来,他会多么绝望。
    三天后,戴沐白才迷迷糊糊的清醒过来,才刚刚苏醒,他就感受到了全身上下传来的剧烈疼痛感,同时,口中渴得要命。伸手去拿旁边的杯子,突然发现自己全身上下缠满绷带。
    戴沐白有些绝望,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自己的身上,会出现这些东西。
    在门外的朱竹清刚好听到了动静,连忙走了进来,看到戴沐白傻傻的盯着自己的身体,连忙跑过来抱住他。
    “没事的!沐白,没事的,已经结束了。”
    听到朱竹清的话,戴沐白没有说话,只是呆呆的被对方抱住。
    “你的伤势还有救,不要放弃希望。”
    不过和以往不同,这次,戴沐白并没有回答对方,他的双眼之中,也满是空洞。
    后面的日子,戴沐白的伤势慢慢的好了起来,直到伤势完全治疗好的那天,他被朱竹清扶着,慢慢的下床,随后来到了镜子面前,看了眼自己现在的样子,停留在了这里。
    发现戴沐白的样子,朱竹清有些心疼,现在的戴沐白,已经完全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了,现在镜子中的戴沐白,满脸胡渣,身体看起来十分消瘦,仿佛是已经病入膏肓的病人一样,同时,戴沐白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没有之前那么有力量了。
    但是他并没有大哭大闹,只是平静的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
    发现戴沐白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朱竹清松了口气,她之前以为,对方会大吵大闹,现在看来,戴沐白还是很坚强。
    不过很快,朱竹清就发现不是这样。
    在清醒过来之后,戴沐白并没有像以前一样经常锻炼了,而是经常躺在床上,一躺就是一整天,经常吃喝拉撒就在房间里解决,完全不出门,仿佛一个废人一样。
    然后一出门就是出去酗酒,每次都是喝的醉醺醺的回来。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整整五年了,戴沐白越来越颓废,现在的他,看起来和之前的他有很大的不同,完全就是一个只知道酗酒的废物,同时,对朱竹清的态度也很差。
    心灰意冷之下,最终,朱竹清选择离开了戴沐白,她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待在这里的理由了。
    戴沐白,已经不是那个曾经的戴沐白,以前的海誓山盟,也只是少时不懂事的妄语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