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科幻恐怖 > 鬼女之主 > 61,伤脑筋,10秒49
    夏日的阳光透过薄薄的窗纱闯入房间,给房间内抹上了一层耀眼的金粉。阳光将李从沉沉的睡眠中照醒,眼皮还没睁开,他便下意识的伸手朝旁边一摸,却什么也没摸到,柔软的床单空空荡荡,只剩下一股熟悉的气息在鼻端淡淡地萦绕。
    这气息,清新而淡雅,如兰似麝,恍然间,让李生出似乎许思就在他的身边,他正抱着女人入睡的错觉。
    闭着眼睛享受了一会儿懒床的余韵后,李翻身起床,床头柜上整齐地叠放着他昨晚脱在地上的衣服,显然女人起床后帮他收拾了一番。
    穿好衣服的李去到卫生间,沐浴洗漱。洗漱台上,有一把挤好了牙膏的牙刷,沐浴过后的李便拿起这把挤好了牙膏的牙刷,对着镜子,慢慢地刷牙。
    刷完了牙,他又来到厨房,走到双开门的冰箱门口。冰箱门照例贴着一张便签,上面照例写着一行娟秀的小字:
    我上班去了。冰箱里面有牛奶,橙汁,鸡蛋和三明治——不许不吃早饭,我回来后会检查滴:)
    爱你的思!
    李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从冰箱内取了牛奶,橙汁和三明治,拿在手上,一边吃,一边在许思宽大的别墅内转悠,其他的地方他没兴趣,他只重点查看了两个地方:
    衣柜和鞋柜。
    衣柜内,原有的几套崭新的,还带有价签和标牌的西装,衬衫都不在了,仅有几套女人给他买的,像睡衣睡裤之类的贴身衣服。
    至于鞋柜,原本的两双从未穿过的皮鞋也不见了,只有一双男士棉拖鞋,那是去年冬天,女人给他准备的。
    检查的结果让他相当的满意,甚至还有些自得。
    然而,他的满意和自得也就维持了不到一分钟,一分钟过后,满意和自得变成了叹息跟惆怅。
    美人情重,他何以报之?
    而且,这还只是许思!
    距离这里不到50米远的另外一幢别墅内,还有一个刘佳雯!
    而刘佳雯对他,方方面面,都不比许思差!
    某些方面,因为年龄大了两岁的关系,甚至更体贴入微,更周到细致,更能让他“予取予求”,“为所欲为”!
    可他,就在昨天,还在心头打着疏远两女的念头!
    到现在为止,他已经在刘佳雯和许思的家中留宿多次,两女也几乎不把他当外人,如果不是他执意不要,两女甚至还要给他家里面的钥匙!
    然而,与之相反的是,直到现在,她们却连他的家门都还没进过!尽管这里面有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无父无母”的原因在内,但从另外一方面看,这何尝又不是因为他的过于冷漠和不近人情,过于坚持他所谓的底线和原则?
    想着两女平日对自己点滴的付出,回忆着她们对自己的各种将就和万般温柔,默默咀嚼食物间,李慢慢地品味出了一种名叫“惭愧”的滋味!
    “唉,真是伤脑筋!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莹莹那里,暂时就维持现状吧,不要再深入下去了。就这么放弃佳雯和思思,我是有些不忍和不舍的。至少,在发现她们背叛我和放弃我之前,于情于理,我都不应该主动放弃她们的!
    “至于莹莹,等挑个时候,暗示一下她我跟佳雯和思思真正的关系,届时,她恐怕会极度的鄙视我和我们三,然后愤而离开吧?
    “不过,那样也好!脚踏两船,已经是我的极限了,也是佳雯和思思默认,妥协的结果。我是做不出来同时跟三位姑娘玩感情的,心累,而且良心极度遭罪!”
    站在窗边,望着窗外高挂的红日,沐浴着仲夏温煦的朝阳,李在心头下定了一个决心。
    ——————————
    离开许思的别墅后,李开车来到莱斯大学的学生宿舍,接了在宿舍内打扮一新,等待良久的章莹。
    跟上次T恤加牛仔裤,典型的学生装不一样,章莹今天穿了一条橘黄的POLO衫和白色的休闲裤。上次她和李去靶场,看到射手们大多都是这样的装扮,于是,趁着李回波士顿出差的间隙,她便坐车去市中心逛了一次街,专门买了一套。
    她本以为李会夸赞她的衣服,至少也会多打量一下她的衣着。
    然而,让她略微失望的是,直到她上了车,李都没有就她身上焕然一新的衣服评价过一句。
    “难道是他不喜欢我随大流?”坐在副驾驶的章莹瞅了眼认真开车的男孩,咬着嘴唇,心道。
    跟上次一样,李带章莹先去了IPSC在休斯顿分会的训练场。
    跟所有的运动一样,“三天不读口生,三天不摸手生”,要想让自己的射击水准维持在一个高位,那就需要平时不间断地练习。
    而李在异界,为了避免暴露,被异界土著发现他最大的底牌,他是没办法,也找不到合适的地点去练习枪法的。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回到现实世界后,去枪会或者靶场多打几盒子弹,多增加些手感。
    “莹莹,你在一旁先看一会儿,等我打几轮后,我们再去上次的靶场,让你练习,好吧?”李从章莹的手里接过腰带,拴在腰间,又接过对方依次递过来的改装枪和上满子弹的弹匣,插入腰间的枪套和弹夹套。
    “你去练习吧,LEE,别管我。”女孩甜甜一笑,让他只管去。
    ——————————
    “SHIT!LEE,你能不能慢一点,我都不能跟上你的速度了!”当李打完最后一发子弹,将枪清膛并插入腰间的枪套后,范建才气喘吁吁地拖着肥胖的身体,跟了上来。
    “射击手,请卸下弹匣并接受检查——靠,你能不能等我先念完口令然后再插枪啊?”范建瞟了眼李腰间已经插入枪套的手枪,“忿忿不平”地道。
    “靶场清场,警戒解除!”范建继续照本宣科,念着监场的口令,但跟着,一双细小的眼睛就瞪圆了。
    “少废话!快报时间!”李来到范建的跟前,敲了一下对方的头,不客气地道。
    这家伙是个美籍华裔,是李当初参加IPSC培训时认识的“枪友”。在得知李有一半的华国血统且中文流利后,便自然而然地跟他熟络起来,后来在枪会练枪时也就相互给对方监场计时,并提醒对方射击时的违规之处,算是互惠互利。范建是他的中文名,不过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他并不喜欢这个很容易让人误解的名字,他更喜欢他父母给他起的洋名“汤姆”。
    “10秒……10秒49!HOLYSHIT!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这成绩,如果参加去年的锦标赛,至少是个季军!OH,MYGOD,你还让不让人活啊?”范建一声仰天长啸,做出一副受伤的样子。
    10秒49?
    李一愣,显然对今天的成绩感到有些意外。
    10秒49这个成绩,即使在他的巅峰期,也很少能够打得出来的。
    “看来,人只有在压力的情况下才会爆发啊!”他很快为自己成绩的飞速提升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理由。
    不过,他虽然对这次的成绩还算满意,但口中却道:
    “别死那么早!等我一轮中能够打出三四个DOUBLE-TAP的时候,你再死不迟!”
    范建这家伙说的话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犯贱”,时常把“FUCK”,“SHIT”,“靠”,“操”,“日”之类的词语挂在嘴边,而且还是中英文夹杂,所以LEE在他面前说话也不是很客气,算是以牙还牙。
    “已经十六个A区了你还不满意,你还想要三四个DOUBLE-TAP?操!你还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不过,嘻嘻,LEE,你如果能够把你的射击速度降低个一两秒,打两三个DOUBLE-TAP出来,倒也不是不可能!”
    “慢个一两秒我已经死了好几次了。我现在练的就是速度!等速度练好了再练精度!好了,这个场景今天到此为止,咱们换下一个场景再打几轮。”LEE对范建道,转身开始朝下一个场景走去。
    “日!就是一个射击游戏,搞得自己仿佛真的面临枪林弹雨,生死存亡似的!”范建扁了扁嘴,小声的嘀咕,“诶诶诶,等等我,LEE,你走那么快干嘛?又不是去投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