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回2003 > 【249】你永远可以相信NT
    “卧槽!”
    “哇……”
    现场多是经常看比赛的观众,对NT这位ADC的一贯风格打法多少都有了解,见他居然直接闪现上前去一打二,令许多人大感惊愕振奋。
    而即便是此前对这个游戏昵称叫做“teng”的选手有任何了解,在这样一个世界瞩目的四强赛上,且又是1:2落后被逼在悬崖边上的情况下,一个ADC闪现上前冲对方双C的脸,难倒还不足够令人吃惊震动吗?
    “厄斐琉斯闪现躲开了辛德拉推球,红白刀一打二……哇!”
    “这输出太高了吧!”
    “杀掉了霞,不过自己也残血了……”
    “辛德拉没技能的啊!”
    “全杀了……DoubleKill!”
    “我天,Teng!”
    三位解说激动之下,几乎都在忍不住抢话,程昱更是在看到厄斐琉斯闪现向前打出双杀之后,趁着热血激昂的心情想到了一首诗来: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
    话说这年头不会念两句诗似乎都不好意思去解说比赛,这首《剑客》最后那句并不怎么样应景,但整首诗的气势与意境,再结合赵腾云出身于古词战队青训,随后两年接连辗转419、TL、WG、星光四个战队,最终被打包赠送给NT的坎坷经历,则又十分妥帖适合。
    毕竟在作为“赠送品”来到NT的时候,不论是外界还是赵腾云本人,谁会相信短短一年之后,他居然能够站上全球总决赛的四强赛舞台,并且打出了这样一波力挽狂澜的“名场面”呢?
    “小锋也杀掉了洛,NT这波二打三居然打赢了,团灭了STR!”
    “那这条小龙稳了。”
    “厄斐琉斯和男枪的残局收割都太强了啊!”
    “其实我觉得还是小腾这波是在太敢打了,也太自信了,他是闪现躲开了辛德拉推球,然后上前一打二的……”
    “当然小锋这波拉扯很漂亮,他在旁边牵制住了霞和辛德拉的注意力,给小腾创造了这波机会。”
    “这一波NT打的都很好,在团战处理,尤其是残局处理上更胜一筹。”
    ……
    很明显受林塘的名字影响,NT目前几个队员的比赛名字都是“eng”辈的,ADC赵腾云“Teng”,打野“seng”,辅助刘恭思“Leng”,中单王洛“meng”。
    当然按照中文名称,就成了“小腾”“小僧”“小冷”“小猛”。
    “nice!nice!”
    “猛啊!”
    “喊我干吗?”
    “谁喊你了,你也配叫‘猛’?”
    “我腾哥才是真猛,猛哥!”
    “哈哈哈!”
    ……
    NT队内语音里面也是笑声一片,赵腾云性格相对比较沉默,不过打出了这样一番操作,加上氛围感染,也显得心情很好。
    几人嘻嘻哈哈一番,刷掉小龙,然后继续找机会打团。
    他们继续按照之前的打法,依旧是围绕着林塘来打,不过更准确的说法是林塘去吸引火力。
    男枪本身就比较肉,又有璐璐在旁边看着,林塘屡屡很“跳”的各种贴脸输出,看得LPL这边观众又是悬心又是刺激,然后又有一种莫名的爽感。
    STR这边连续被骚扰几次,大概实在忍不了了,强行开了男枪两波,结果被厄菲琉斯接连收割,直接打了个6-0的数据。
    解下来又去针对厄菲琉斯,然后又被男枪给打了起来,接连遭遇三波团战溃败之后,STR这边终于再难维持局势。
    三十四分钟,NT在大龙团将STR一波团灭,然后一波结束比赛。
    比分再次被扳平,进入第五局!
    短暂休息之后,熟悉的“战歌”旋律之中,双方队员再次返回舞台。
    NT再次回到蓝色方,STR处于扳选劣势,扳位明显不够,每一个扳位都是时间快到的时候才最终做出决定。
    “NT这边扳掉了辛德拉、盲僧、琪亚娜,STR扳掉了男枪、贾克斯……第三手,扳掉了卡牌,没问题。”
    “那小锋这边放出来挺多英雄的,杰斯,凯南,包括卢锡安也都在外面。”
    “不知道NT会不会一抢……卢锡安?!”
    随着NT这边第一选亮出了熟悉的英雄头像,三个解说忍不住惊呼,现场也随即响起一阵说不清楚是哗然还是欢呼的声浪,亦或者兼有。
    “锁了!”
    “哇,好自信啊!”
    “我觉得没问题,卢锡安这个版本是能打的,而且就像是那句名言说的,这是要看ID的啊!”
    “而且别忘了小锋的卢锡安是有冠军皮肤的。”
    ……
    解说们调侃声中,双方阵容很快陆续确定下来。
    NT这边是上单卢锡安、打野皇子、中单妖姬,下路厄菲琉斯和日女;
    STR则是打野赵信、中单瑞兹、下路霞洛,,上单留到最后一手,最终拿出了招牌鳄鱼来打卢锡安。
    很显然,STR这把并不打算让上路来C,依旧是把重心放在中野。
    进入游戏,不出预料,刚刚到了线上,卢锡安就把鳄鱼压在了塔下。
    与此同时,因为压线太深,打野肯定要照看上路,这也是所有战队打NT都很清楚的一件事情。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NT不乏“反其道而行之”的举动,对手的应对之中,同样也有“将计就计”“守株待兔”等截然不同的方式。
    说到底,这种心理博弈里面,第三层跟第一层在行为上没有区别。
    对于打野来说,就是保上路或者不保上路,二选一而已。
    至于选哪个,与其猜测对方的想法,不如按照自己这边的需要更符合实际。
    这就像是历史上各种真实的权谋,往往比小说、电视、人的臆想都要简单很多很多。
    有效就行。
    回到比赛,NT毫无疑问是不可能放弃上路的,那就只能保上路。
    STR选出鳄鱼就是用来抗压的,自然不会来到上路赌什么你NT在第几层。
    实际上,STR这边打野从上路起手刷野之后,连看都没往上路看一眼,就往中下靠过去了。
    双方打野几乎同时动手,一个在上路,一个下路。
    上路两人越塔强杀了鳄鱼。
    下路洛闪现控制,打出了ADC的治疗,并且留下了日女的人头。
    这样算起来,无疑是STR更赚一些。
    但在比赛里面不是这样“老实”“简单”去计算的——作为单人线,上路的滚雪球属性要比下路强大太多。
    尤其是到了如今四强赛的强度,这词被越塔之后,经验、经济双重压制,鳄鱼已经基本处于崩线的边缘了。
    加上英雄属性问题,卢锡安的的发力期远远比霞更早。
    也就意味着随后的资源争夺上面,NT毫无疑问占据着更主动的位置。
    随后的发展也并未出乎预料。
    游戏时间逼近六分钟,林塘再次将一大波兵线压到对方塔下,鳄鱼血量健康,不可能放着一大波兵线不吃。
    林塘卡着防御塔射程,直接把鳄鱼点掉了三分之一血量还多,接近半血。
    知道卢锡安快要升到六级的鳄鱼选择塔下回程。
    一波兵线过来,卢锡安安安稳稳地在塔前点兵。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鳄鱼要损失兵线,解说们也在讨论这件事情的时候,就见卢锡安点掉了一个近战小兵,升到六级的瞬间,直接一个滑步冲进塔前。
    “砰砰砰”
    耀眼的圣光银弹如同光雨般飞过,鳄鱼血量立即损失一大截,随后快速往防御塔靠近墙壁的内侧躲避过去。
    “不过也是没办法,毕竟小锋升到六级,是有机会单杀……”
    解说这边话说了一半,看到这一幕立即改口:“小锋冲上去了,直接扫大……”
    “这是要杀吗?”
    “没兵了啊!”
    “哇……这伤害太高了吧!”
    鳄鱼被防御塔加上墙壁限制走位,林塘很熟练地卡住了角度,大招几乎打满,将鳄鱼直接打残,随后一个【透体圣光】打出去。
    没有大招、等级装备全面落后的鳄鱼自知必死,选择前冲,想要换掉卢锡安,但伤害完全不够。
    林塘在被动之后又补上一枪,轻描淡写收下人头,连闪现都没交,施施然地走出防御塔范围,仅剩下不到一百的血量继续收兵,然后进入草丛回程。
    “那……这上路彻底炸了啊。”
    解说们的话语带着明显笑意,对于经历过NT三冠一亚时代的人来说,这场面实在太熟悉了。
    比赛打到第五局,已经是晚上了,各个平台的直播间里面人数一直呈现着上涨趋势,在第三局后所有回落,又在NT扳回比分之后迅速上涨。
    此时各个平台直播间里面都处于人数爆满的情况,好在各家都早有准备,倒不至于出现卡顿等严重影响观看体验的状况。
    同样见惯了这样场景的许多观众也兴奋地在弹幕上表达着自己的激动心情:
    “游戏结束”
    “卢仙才是永远的神啊!”
    “卧槽这也太猛了”
    “友情提醒电脑面前的小朋友不要学习,卢锡安不是这么玩的”
    “你永远可以相信锋天帝”
    “卧槽锋天帝真的是活出第三世了吗?”
    “牛逼牛逼”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