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修真仙侠 > 妖女哪里逃 > 第八三四章 霸鼎神身
    陈询在河间府落脚的时候,李轩正在京师的地府之内,观望着此地南面的一片血湖。
    此时在他的身侧,文忠烈公负手而立,神色凝重如铁。
    “秦皇元封渐次敞开,也打开了血海与冥河的通道,如今各大地府,都有血湖出现。都是冥河支流之水流淌于现世积存所致。这冥河可非是九泉,忘川之属。内中不但蕴含幽冥之力,更凝聚了世间一切污秽之恶。
    这冥河与血海的出现,很可能会给地府与人世带来未可知的变化。万幸的是,可能是近几年你施政有方的缘故,人世间的怨气大幅度减少,出现于京师地府的这片血湖,并不似我想象的那么可怕。。”
    文忠烈公说到这里,又特意看了李轩一眼。
    他的眼神略显复杂,有欣慰也有无奈。
    欣慰的是李轩无负他的期望,执政以来理政有方,令大晋百姓丰衣足食,进入了前所未有的盛世。
    此事仅从京师地府中关押的恶灵就可窥得端倪。
    景泰十四年的时候,京师地府中的恶灵还有二十二万之数。
    可到了维新四年,恶灵数量已经不足七万,暴跌了三分之二。
    这并非是他们磨灭得法,而是这些恶灵们得不到人间怨煞业力的补充,所以陆续消亡溃散了。
    可即便是在所谓的‘永乐盛世’,京师的恶灵数量也从没低过于十五万。
    文忠烈公预计这恶灵的数量,一年后还会进一步的暴跌。
    但凡百姓有条活路可走,有衣可穿,有食饱腹,世间的业力就不会那么浓重了。
    不过这秦皇元封的崩溃,也是源于他这弟子。
    自从金阙天章落入李轩之手,太虚域外对凡界施加的影响就少而又少。
    外域降临的天位,基本都能在第一时间清除。
    可此时凡界内部对秦皇元封伤害最大的,却是李轩本人及其部属。
    几年来,仅是李轩直属的‘天位神将’就膨胀到一百余人,数量已超越大晋开国时的一倍。
    如果加上那位近日晋升的东海龙王敖胜海,还有那位天照大神,李轩旗下光是极天境就有八人之巨,掌握极天之法的上位神将,亦有八人之多。
    ——这还没计算李轩身边众多的红颜知己。
    而这些天位对秦皇元封的撕扯力度,可谓是日甚一日。
    “我知道那位冥河老祖,传说是冥河自身诞生的意识,可以说是凡世所有恶孽的聚合。久远之前,此人就已是神天之境。其人麾下,还有着众多帝君,传闻中的魔王波旬,就是冥河老祖的亲子。”
    李轩抬手一招,从那血湖之中招出一团血水。
    当他的手指与那血水接触,那水就像是活了过来,伸展出无数的触手,意图融入到李轩的躯体内,腐蚀堕化他的真灵元神。
    不过随着李轩一声轻哼,这血水瞬时散化无踪。它的一切,都被李轩给‘斩杀’,‘诛灭’了。
    此时李轩又睁开了护道天眼,循着血湖的源头遥空远望。
    那是一条流淌于地面,常人无法目视的血色暗河,还沟通着域外太虚,连接众多天境。
    当李轩看着这河的时候,也感觉自己被一股异常森冷的视线凝视。
    李轩的浑身上下,竟在这瞬间都被一股寒封之力,寸寸冰冻。
    不过在转瞬间,李轩就又恢复如初。
    他的身后,现出一个由纯白浩气凝聚的巨大‘理’字,在缓缓的循环转动,也让李轩避开那冥河对他施加的一切影响。
    文忠烈公看着这一幕,不由眸现异泽。
    他知道在距离始皇陵之战近一年之后,李轩已经成功凝聚出了他的第一门‘极天之法’。
    此时李轩的周身,又佛力辉煌。
    这是因他循着冥河窥视的时候,在那沿岸中望见一人。
    那是一位丰姿英伟,相貌轩昂,眉清目秀的菩萨,左手持宝珠,右手执锡杖,坐于千叶青莲花上。
    他的旁边坐着一只谛听兽,虎虎生威的盯视着冥河。
    这位似感应到李轩的注目,转头笑着对李轩行了一个佛礼。
    “你是看到了地藏王?”
    文忠烈公看着李轩这一身浩大佛力,不禁一声冷哼:“这佛门之人,简直是无耻之尤!”
    他知道京师之内的几大佛寺自从立了‘帝如来’像,佛寺的香火就骤增一倍,还胜于佛难之前。
    大乘佛门甚至已有人想要将‘帝如来’列入三世佛,取代燃灯,成为‘过去佛’,列在所有僧寺的最后一殿。
    缘由是如此一来,信徒们需要拜过诸殿菩萨之后,才能来到‘帝如来’的座前。
    沿途中的所有佛与菩萨,都可沾染好处。
    文忠烈公不知这在后世叫做流量导入,却本能的对这种行为反感之至。
    李轩明明就是儒门圣人,如今反倒是成了佛门的‘帝如来’了。
    说来道门也够无耻,最近在道观中竖立玄黄大帝像的道观越来越多。
    佛门还遮掩些许,可道门之人就直接对信徒宣扬,所谓的‘玄黄大帝’,就是当世的汾阳王,于是当地的香火额外旺盛,百姓都舍得为汾阳王捐献投钱。
    李轩则是失笑:“是见到了地藏王,这位菩萨还是值得礼敬的。这位发下的誓愿‘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不管其本意如何,只就这立意还是极佳的。
    这万余年来冥河都被这位压制,世间不知少了多少灵灾魔业。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秘藏,名不虚传。”
    他收回了护道天眼:“这位虽然还是菩萨位业,可战力不下于半步神天。冥河在其镇压之下,短时间内应该没有大碍。接下来的这几个月,我也无暇顾及冥河,只能由老师与诸位城隍多加照看,勿让恶灵妖魔接触这些血湖。”
    这血湖有促使一切魑魅魍魉,牛鬼蛇神之属异变强化的神通伟力。
    “无暇?”
    文忠烈公神色狐疑的看向李轩;“你又准备出征外域?是不是早了点?那些外域的帝君应该都盯上你了,这次的风险可不小。”
    他知道始皇陵战后的这十个月来,李轩麾下的鲲鹏战舰已经建成四艘,还有一艘正在船台上,距离完工不远,云中战舰则增加到一百四十艘之巨。
    李轩麾下的天兵天将,也在急速扩张。数量应该已膨胀到三十八万到四十万之间,整编师的番号数量则达到了四十五个。
    可即便如此,这份军力相较于太虚外域那些帝君来说,还是较为孱弱的。
    “风险是不小,不过我现在如果不出战,自己就得把自己给拖垮。”
    李轩摇着头,面色平静:“且大罗天那边,还有人等着我去给他们解围。”
    他早就将上次在太虚外域的缴获花的河干海尽,拿下大司命与金阙南宫的红利也损耗一空。
    这十个月来,李轩通过粮食贸易赚到的十余万万银元,几乎都投入到了军队的扩张,此时天庭的库房里面早就空旷到可以跑马,还欠了神器盟好几万万银元。
    何况大罗天的红巾军,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那边说是只能支撑半年,可实际上已强撑了一年有余。
    一年来,李轩通过各种方式对红巾军施加援手,比如借助佛门与妈祖在外域的力量,对南极与勾陈这些帝君遥加牵制,又或以粮食为筹码撬动其他帝君的力量。
    可随着时日的推移,红巾军在大罗天境的处境,还是日渐窘迫。
    他发现文忠烈公眉头大蹙,当即失笑:“老师放心,我这次并非仓促出兵,而是早有筹谋。且估计这次战后,老师应该不用担心秦皇元封崩跨一事了。”
    “哦?”文忠烈公眼现好奇之意:“老夫愿闻其详。”
    李轩闻言却摇着头:“此事说来复杂,且老师您多半难以置信,我就不解释了。数月之后,老师您自然能知晓究竟。”
    ※※※※
    当李轩回到他的玄黄天庭,第一眼就往那些太阳神炉的方向望了过去。
    此时那些‘巨蛋’,赫然已增加到了九座。而在它们的偏南侧,还有个南北三里,规模更加巨大的球体。
    那是容纳帝俊骸骨的‘戴森球’,为现在的天庭提供着将近七成左右的电力。
    所谓戴森球,是现代科学家提出的概念,是一种包裹太阳开采太阳能源的人造天体,利用太阳做动力源的天然核聚变反应堆。
    这戴森球其实可大可小,如果有小至拳头大小的核聚变源,这戴森球也可做到拳头大小。
    而帝俊遗骸时时刻刻都在发生天然的核聚变,是制作小型戴森球的绝佳材料。
    不过李轩注目的,却是这九座‘太阳神炉’与‘戴森球’之间,一座巨型的炼器工坊。
    当李轩望见那工坊上方冲起的五行之气,顿时眼神微喜,闪身来到了这座工坊之内。
    这里的中央处立着一个巨大的火炉。周围足足十条粗大的管道,与此地连接。
    火炉之前,乐氏夫妇与独孤碧落,则于此处各自屈膝盘坐着。
    李轩进来之后,就含着几分期冀的看着火炉:“此鼎已经炼成了?我现在能不能看?”
    “最好是再等一等。”乐夫人摇着头,没好气的说着:“器虽已成,却需时间静养沉淀,你连这点时间都等不得?此时鼎中的五行之力还没能稳固,受不得外力之激,而你如今的灵视目力岂同小可?里面有你的精血真灵在,又不用担心它会跑掉,你急什么?”
    李轩就讪讪一笑:“那么这鼎何时才能出炉?”
    这火炉之内正在祭炼的,正是他的浑天镇元鼎。
    此器一直都处于器胚状态,法准之力只能发挥一成。
    这次李轩从南极长生大帝那里敲诈勒索得来的五缕混元五行之气,都融入至其中,不但意图将之炼为真正的神宝。还欲再进一步,使浑天镇元鼎的品质再做提升,生成第二种法准‘混元’。
    混元者,元气未分,混沌为一,元气之始也。
    一旦此法生成,李轩就不用再受法力不足的困扰,可直接从浑天镇元鼎提取混元五行之气代替法力,相当于一枚接近圣天层级的外丹。
    且此物,也是他修炼武道金身的外器。
    李轩的武道是以《聚变核炉》融合诸法,霸体金身则是以自创的《浩意霸鼎诀》为根本。
    《浩意霸鼎诀》融炼龙气与浩意于其中,练就世所绝无的中子金身。
    可既然这功法有着‘霸鼎’二字,又岂能无鼎?
    在他的设想中,这座鼎就将是他的金身霸体,迈入《浩意霸鼎诀》第七个层次‘霸鼎神身’的关键器物。
    聚十二道龙气为鼎,融入凡界香火,凝练无上神身。
    原本在道门九转元功与佛门八九玄功中,这个层次名为‘七窍金身’。
    可李轩走的炼体之路,早就偏离道佛二途。
    所以李轩对此器,也就倍感期待。
    “至多三到五日。”乐怀远闭目答着:“误不了你这次出征。”
    李轩微微颔首,然后又有些忧心的侧目看向了独孤碧落。后者静静坐着,哪怕李轩到来也不理不睬,似不闻外物。
    “她你也不用担心。”乐夫人的唇角微撇:“器成之刻,就是她与浑天镇元鼎断绝联系之刻,也不会损伤她的元气。这女孩亲身感应混元五行之变化,凝聚混元之气洗练仙体,说不定再有三五个月时间,就可进入中天位。”
    独孤碧落一年前就已晋升小天位,此时借助这一机缘,很可能在短短时间内,跨过旁人需要十数年,甚至上百时间才能跨越的障碍,且在武道真意上大幅提升。
    李轩没有就此轻信乐夫人之言,仍以护道天眼凝视独孤碧落,
    他知道这位岳母,对她身边除了江含韵之外的其他女人,都不待见。
    直到他望见独孤碧落确实真灵稳固,元气深厚,这才神色一松,真正放心下来。
    昔日李轩因自身无法承担浑天镇元鼎的损耗,又欲以浑天镇元鼎镇压独孤碧落千疮百孔的真灵与肉身,故而以独孤碧落为此鼎器奴。
    可随着他现在修为日增,准备收回此鼎作为《浩意霸鼎诀》的根基,就需斩断独孤碧落与此鼎的联系。
    可此举极端凶险,稍一不慎,独孤碧落就有陨落之危。
    可如今这位已经不想死啦,李轩也舍不得自家这个贴身大秘就此身殒。
    不过就目前独孤碧落的身体状况来看,情形还是很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