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 一世轻狂,医妃狠绝色 > 第265章 玩不死你的
    第265章 玩不死你的
    “嗯……”
    邪九凤看着看着,脸色忽然变得极差,连退数步之余,一脸惊恐的抬头看着小殿下,脱口道:“这、这是?”
    她这模样让流萤以及其他女官皆是一惊,毕竟邪九凤演技也是经过千锤百炼的,糊弄她们跟忽悠小孩手里面的糖葫芦一样简单。
    “怎么了?本殿下的情缘如何了?可是不好?”
    流萤自是不知邪九凤正在做戏,命数这种事信则有、不信则无,可显然,像流萤这种对凌云夜的感情心中毫无底气的,更愿意将希望寄托在这些虚无缥缈的命数上。
    邪九凤忙不迭的摇了摇头,看上去十分慌张,而且话语之中满溢着一股心虚:“不、不不是,小殿下如此得暗尊宠爱,情缘自是会有福行加身……”
    “你当我是三岁孩子么!”
    流萤一听便知邪九凤所说是假,许是因为邪九凤这招“欲擒故纵”玩得实在是溜,以至于流萤根本没往这人是在故意套路自己这方面想,只是一个劲儿的觉得自己和凌云夜的情缘是当真出了问题。
    绿莞拧着眉,她平时也不关心下界之事,不知这个神算凤先生是否当真如他自己所言是个铁口直断的。
    不过若他当真没点本事,方才也不会被吓成那副德行,看来,这凤先生是真的看出了点什么。
    思及此,绿莞也道:“小殿下让你说,你便老老实实的将话说清楚!”
    “这……”
    邪九凤依旧是一脸为难,流萤见了急得直接从凉亭中起身:“别这这那那的!本殿下让你说你便说!”
    “遵命。”
    邪九凤嘴角几不可见的扬了扬,缓道:“小殿下的主命星乃是西方白虎七宿中的毕宿星,原本该是与暗尊情投意合才对,可在下近日夜观天象,发现毕宿星与主姻缘的红鸾星似乎有冲突,怕是……”
    邪九凤一通胡诌让流萤听得一脸懵逼,只不过从邪九凤的语气中,她倒是听出了自己的情缘怕是不顺,焦急之中,流萤跺脚道:“你、你给本殿下说点我能听得懂的!”
    “就是说,小殿下怕是有什么事情背着暗尊,或被暗尊发现。”
    邪九凤不着痕迹的瞥了眼流萤:“比如,小殿下近日可有背着暗尊去见什么人?”
    “!”
    流萤面色瞬间变得煞白一片,正当邪九凤准备进一步逼问时,却见凝玉缓步而来:“小殿下,暗尊想请这位凤先生一叙,不知小殿下可否将人让属下带走。”
    “呃?”
    流萤猛地反应过来,这卷云池是凌云夜平日喜好的地方,许是方才他在附近瞧见了什么。
    思及此,流萤立刻瞪了一眼邪九凤:“既是凌云哥哥的要求,流萤自然不会不给哥哥面子,只是某些人的心中最好有点谱,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便给本殿下乖乖闭嘴!”
    “在下明白。”
    邪九凤朝流萤抱了抱拳,心中将凌云夜骂了个狗血淋头,这人什么时候出现不好,非得再这么关键的时候出来杠上一脚!
    不过看流萤那反应,沐风定然是没瞧错,这女人、暗中定然是与天罗有着什么关联。
    ……
    凌云夜果真如流萤所料,正在卷云池不愿处的一方清雅白玉亭中,这男人握着一只夜光小瓷杯,一下一下的用自己的指尖轻轻扣着杯面儿。
    似乎是察觉到了凝玉的脚步声,这男人低垂的眼睑中阖着目光,只是淡淡扫了一眼邪九凤,跟着便不再看她,旋即,一声轻笑便传入了邪九凤的耳朵。
    只是这声音不似千百年后她熟知的那般带着点点柔情,剥去柔情蜜意,眼下的凌云夜锐利到冰冷、刺入骨中,寒颤人心。
    邪九凤不由被凌云夜如此清冷的一面震慑到了,她从不知,原来这男人千百年前,竟是这般可怕。
    此时的凌云夜依旧是风华尽显,只是没了独属于邪九凤的那份温柔,他的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残忍的寒意。
    “方才给流萤算命的,便是你。”
    凌云夜的声音不咸不淡,根本听不出情绪,凝玉似乎早就习惯了他家主子的这幅模样,垂着眼眸跟在邪九凤身后:“主子如何问,你便如何答。”
    言下之意,便是千万别多话,不然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邪九凤缓缓吐了口气,就在对上凌云夜锐利目光的那一刻,她的后背直接生出了一层冷汗。
    她平生从未怕过谁。
    可面对眼下的凌云夜,邪九凤头一次生出想拔腿开溜的心――好凶!好可怕!想回家!
    就连怼天怼地怼空气的奸商系统都躲在角落瑟瑟发抖:“我的亲娘、这就是凌云夜的完全体么!小流氓你现在知道千百年后凌云夜对你有多宠了吧、原来这人平时对人是这幅嘴脸啊!吓死爸爸了!”
    邪九凤强压下心中的恐惧,头一次乖乖开口:“回暗尊的话,正是在下。”
    凌云夜撑着下颔,忽而将自己的手掌也伸在邪九凤面前:“如此,不如你便帮本尊也瞧瞧。”
    “?”
    邪九凤脸上写满“你丫有病吧、什么热闹都想凑?”这种疑问,不过眼前这只凌云夜她可不敢惹,刚想随便看看,挑拣到好听的说,却听凌云夜不带感情的清冷嗓音再度响起。
    “算不准,直接斩了。”
    邪九凤嘴角一抽。
    嘿?
    还真当她是吓大的是怎么着?
    不知道她邪九凤吃葱吃蒜就是不吃将么!
    凌云夜眼角的那颗泪痣趁着他张绝美的面容,只是眸底的冷,像一汪深不见底的潭水,好似无论谁人都住不进去一般。
    先前他本欲往卷云池,谁想流萤却提前他一步,根本不想见流萤的凌云夜转身便走,可谁想,邪九凤的一番说辞正好飘进了他的耳中。
    竟敢说他与流萤之前是情投意合?
    怕是活腻了。
    正所谓不作不死,邪九凤也不知凌云夜到底在气什么,只觉得被“自己被凌云夜处处针对”这事让她心中升起一种诡异的不爽。
    呵呵。
    姑奶奶玩不死你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