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修真仙侠 > 安仙途 > 第七卷 瀑布
    ?尚武峰,峰如其名,是武魂宗外门弟子修习比试的场所,此时三娃等此次入门的外门弟子全都站在尚武峰前,聆听着前面一个黝黑大汉的训诫。
    “我姓武,武魂宗的武!你们可以叫我武道猿,也可以称我为武师傅。从今天起,你们每天下午将在尚武峰跟随我学习入门拳法,此拳名为断流,是我武魂宗传承拳法,如今虽然已不完全,但作为入门拳法绰绰有余。”
    此时天皓悄悄地跟三娃说:“三娃,我听师傅说这套拳极不好练,最讲究的是顺势,而且我还听说之前很多师兄师姐在修炼的时候都出现过伤残!”
    三娃听完不禁有些错愕,刚要说话就见武道猿一指唐天皓怒道:“小子!私底下嘀咕什么呢!既然你对断流拳这么了解那你出来给大家说说。”
    唐天皓一仰头,大大方方走出队伍,清了清嗓子说到:“断流拳法,最早出自我海潮峰一位祖师,其拳法练到极致可断江河湖海,拳法真谛为顺势,和九江府的破山腿其名。”说完唐天皓还看向宋紫嫣,微微的扬了扬下巴,嘴角带着一抹自得的微笑。
    武道猿微微点头道:“说的还算不错,回去吧。再敢嘀咕,劈了你!”随即转向众人道:“下面你们十人一组,跟随师兄学习,我会分组指导你们,提醒你们一句,顺势而为,莫要强求!”
    闫嬣走到唐天皓身边说到:“天皓,我们去那边吧,我刚才观察了一下,廖师兄教的最好。”而闫嬣自己都没有留意,她在称呼天皓时已不在是少爷,而是天皓。唐天皓扭过头朝三娃招了招手,三娃抹了一把鼻涕,看了宋紫姗一眼,便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而宋紫姗也选择默默的跟了上去。一时间,整个尚武峰就被这群小家伙嘿嘿哈哈的打拳声覆盖了。
    “廖师兄好,我们姐弟四个就跟廖师兄学习吧,还请师兄多费心了。”闫嬣走在前面向廖师兄抱拳道。廖师兄看向闫嬣四人,又扫了一下其余的六名弟子微微一笑说道:“闫师妹无需客气,你我同在一峰,理当如此。”随后又向其余六人说道:“各位师弟师妹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我,在下知无不答,一定一视同仁,我也不过比你们早入门两年,今后咱们一起修习。”这廖师兄说话可谓滴水不漏,其余六名弟子听后纷纷点头,闫嬣四人也一并抱拳称是。
    “这样,我先给大家演示一遍,我也只得断流拳皮毛,还请各位师弟师妹多多包涵。”廖师兄说完将裤子下摆掖了掖,随后眼观鼻、鼻观口、口问心,整个人进入了一种自然的状态,而在闫嬣等人眼中,此时的廖师兄似乎和刚才不一样了,但具体如何的不同却又说不出来,而端坐在尚武峰中央比武台上的武道猿却是看向这边,眼睛微微眯起。
    廖师兄就这样保持了片刻,忽的双目一睁,似乎从双眼之中射出了两道亮光,惊得三娃张大了嘴巴,却忘记了鼻子里此时仍在往下留的鼻涕。紧接着廖师兄右手从左至右缓缓抬起,左脚向左前方迈出,左手变掌立于胸前,完成了断流拳的起式。此时一直关注这里的武道猿嘴角挂笑,小声念道:“青峰挂飞瀑,廖然这小子又有进步啊,竟然能领悟这断流拳法真谛的一二,不错!不错!”还未等武道猿感慨完,这廖师兄便动了,一开始每一个动作还是一板一眼的,这一招一式三娃等人也还都可以看清,可看着看着,三娃便发现自己眼前的廖师兄已经不见了,眼前,是一条雄伟的瀑布,奔腾而下,气势如虹,三娃甚至都听见了瀑布坠地的轰轰声,犹如千军万马,震耳欲聋。而三娃也同样张着大嘴,任鼻涕倾泻而入,自己却恍如不知,喃喃的嘟囔着:“瀑布!”此时三娃身边的一个孩童没有理解三娃的感叹之词,因为在他眼中的廖师兄此时就像一团雾,他只知道廖师兄舞拳舞的虎虎生风,却看不真切,所以对三娃所说“瀑布”一词并不理解,便下意识的转向三娃想问个究竟,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竟是呆住了,只见三娃的鼻涕竟如泉水般喷薄而出,径直倾泻于口中,又从口中溢出流至地上。他也只能下意识的感叹道:“还真是瀑布!”不过此子并未感叹多久,便觉得心口一阵恶心,转过头哇哇大吐起来,周围的弟子受呕吐少年的影响,纷纷让开,正好把三娃空了出来,众人看到三娃皆先是一愣,随之感慨,感慨之词颇多,如:“三娃此子可造也!屁如惊雷涕如瀑!”等,当然,像:“我操”之类爆粗口的还是占大多数,毕竟在如此景象面前还有雅兴像前面那位一样赋诗的毕竟是少数。闫嬣用胳膊肘碰了碰紫姗道:“这三娃也真是可以,到哪里都这么惹眼,真是丢死人了!”闫嬣说完等了一会却没听见宋紫姗回话,不禁收回看向三娃的目光,转过头看向紫姗,却发现宋紫姗小脸潮红,用一双近乎崇拜的眼神看向三娃,甚至还轻轻的舔了舔嘴唇。
    闫嬣一瞬间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鸡皮疙瘩也起的全身都是,虽然闫嬣知道宋紫姗对三娃有好感,可也不至于这样啊,这简直快到了近乎盲目崇拜的地步了!难道紫姗看着这么恶心的画面就不反胃嘛!闫嬣实在受不了宋紫姗的反应,便用手使劲的捅了紫姗一下问到:“紫姗!你怎么了!”宋紫姗回过神来,看了闫嬣一眼,马上便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很是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脸红的像个大苹果,用手玩弄着上衣的衣角,那样子煞是可爱!闫嬣看见紫姗害羞的样子如此娇羞迷人,心中那股反复的呕吐感才好一点,只是一转头又看见了三娃的“瀑布”一下子再也忍不住了,转头就要吐,只是刚吐到嗓子眼却听见紫姗幽幽的说了一句:“三娃哥的鼻涕……好性感!”于是,闫嬣便惊得又将刚反到嗓子眼的呕吐物咽了回去,吧嗒吧嗒嘴,品味了下宋紫姗的话,却觉得嘴里味道不对,忽的意识到自己刚才咽了什么,接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反胃感就以雷霆之势袭来,“哇!哇”的一阵呕吐,真是连胆汁都吐出来了,而此时的罪魁祸首却对周边的变化恍然不知,依旧往嘴里流着鼻涕。廖然正在给众师弟师妹演练断流拳法,呼觉周边变化,便凝气收势,一眼变看见了三娃,心中也是一惊,又看了看几个呕吐的少年,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中暗语道:“得,我今天这拳算是白交了,明再说吧。”当即把众孩童招到身前,让他们各自去修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