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修真仙侠 > 枫林决 > 第三十五回 白发功成
    ?“婷妹,你真是太贴心了!”
    “韦大哥,你慢点吃,不够我再去盛。”
    比起墨羽那时而歪打正着做出一顿美食的风格,墨婷的厨艺则是始终保持正常发挥,一贯的好吃。
    三思狼吞虎咽之下,发现墨婷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面带微笑,一动不动地注视着自己,那目光就像是在看情郎一样。一股莫名的害羞之意涌上心头,三思不由得把脸别向一旁。
    墨婷见三思的嘴停了下来,忙问:“怎么了,不合胃口吗?”
    “没有没有,很香。”三思急忙又吃了起来。
    墨婷嘴角微微一撇,“韦大哥,我听说你之前又受伤了,我什么忙也帮不上,只能帮你做点吃的,你可一定要多吃一些。”
    “放心吧,我身体结实着呢!”三思温柔地笑了笑,“帮不了忙这种话以后不许再说了,若说我闯荡江湖以来,遇到的所有人中,对我最贴心的,最无微不至的人,一定就是你了。”
    墨婷脸上一红,却难忍尴尬,幸亏在粉色衣衫遮掩下,脸上的红晕会让人自然而然的认为是脂粉。“可是……我不如琴姑娘会武功,更不如湘云姑娘漂亮、聪明,我除了给你做饭,帮你缝洗衣服,真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墨婷说着说着,把头低了下去。
    三思听完愣了一愣,他经常发现自己的衣服在不知不觉中被人清洗、缝补,一直以来都以为是厉府的下人做的,却不曾想竟是墨婷。当下,感激之意油然而生,“婷妹,你说什么傻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说不定你的厨艺就比琴姑娘和湘云强呢。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你为我做了这么多,我实在是不知道如何感激才好。”这时,三思突然发现,自己所认识的三个姑娘里,他称呼琴萱为琴姑娘,对沈湘云则直呼其名,唯独对墨婷以婷妹相称。想不到在不知不觉中,墨婷竟然成了自己最为亲近的人,而琴萱却恰恰是最疏远而陌生的。
    “真的吗?”墨婷听完三思的话,心里异常温暖,“我……不求感激……”她似是有话想说,却说不出口。
    三思叹了口气,“婷妹,你如果真是我的妹妹,那该多好。”
    墨婷仿佛触电一般,手指微微一抖,见三思已经吃完饭,便端起餐盘,“我…我还得给哥哥送饭,先走了,韦大哥你好好休息。”
    “咦,婷妹怎么了?突然怪怪的。”三思望着墨婷离去的背影,不由得叹道:“墨羽啊墨羽,你当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有这么好一个妹妹,却不知珍惜,带着她出来东奔西跑地受苦受累,唉。”
    翌日清晨,三思验收了墨羽这几天练武的成果,感觉还不错,便教了新的武功。之后,三思便开始自己在房中闭门苦修最终形态的寒风剑法,每日皆不出门,只让下人送来水和食物。
    墨婷踌躇了几日,终于忍不住向墨羽道出了自己对三思的爱慕之情。当然,这一点墨羽早就看出来了。于是,为了帮助自己的妹妹倒追自己的师父,墨羽开始为墨婷连番出主意。
    几日之后,墨婷取代了下人,亲自为三思端饭倒水。不过三思看到墨婷每次双手在寒风中冻得通红,实在不愿让墨婷整日为自己劳心,便劝止了墨婷,又换回了原先的下人。
    又过了几日,墨婷突然来找三思,说自己也想学武,让三思像教墨羽一样来教自己。三思当然不会同意,但是架不住墨婷的软磨硬泡,最终墨婷以自保为由说服了三思,说得也确实在理,一个姑娘家在外,万一三思和墨羽不在身边,总得会点防身技巧。所以,三思花了两天时间教给墨婷一些最基本的擒拿和反擒拿之类的格斗术,之后就让墨羽带着她练习基本功,自己则不再教了,每天只是布置个任务便回房继续闭关。而墨婷总是完成不了当天的学习任务,反而见不到三思了。眼看这一招也不行,墨婷当然放弃了练武的念头,继续让墨羽为她出新主意。
    这期间,沈柳二人返京一趟,将近来的事情传达给沈鹤,又打听了一下前线的战况,得知韩世忠又接连收复了几座城池,便开心地回来转达给三思和厉江流等人,众人自是皆大欢喜。
    另外,三思寄给家中的信也有了回复。信中,贺梅同样称三思为韦少侠,告诉他消息已经收到,山庄会提前做好准备云云,也让韦少侠多加小心,显然是看懂了韦三石这个化名的意义。
    一晃一月过去,墨羽连着帮墨婷想了十几种方法,都以失败告终。黔驴技穷的墨羽只好让墨婷用一个最直接的方法——告白。墨婷实在是说不出口,又犹豫了好几天,墨羽每天都追着给她打气。终于有一日,墨婷鼓足勇气,她支退了下人,端着饭菜敲开了三思的房门。
    “墨婷,千万别怕,把刚才练好的话一口气说出来!”墨婷心中小鹿乱撞,反复给自己打气。
    这时,房门缓缓地打开,墨婷的心已经悬到了嗓子里。
    “咦,婷妹,不是说了不让你端饭菜了吗?”
    “咣当——”墨婷手中的餐盘掉在了地上,碗盘碎了一地,饭菜四溅。
    “婷妹,你怎么了!?”三思大惊。
    墨婷瞪大了双眼呆在原地,食指缓缓地指向了三思的头发。“韦大哥……你……”
    三思不解,连忙从脑后拽了一缕发丝绕至眼前,竟然是一缕白发。三思当下一惊,连忙冲入房中对着铜镜一看,这一看只把三思吓得魂不附体。只见自己的青丝一根不剩,变成了满头雪白,还夹杂着数缕红发,简直像是一个怪物。
    此时,厉江流不在府中。墨婷连忙呼喊墨羽,墨羽又唤来了湘云和寒星,诸人见状皆是大惊。
    “湘云,我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走火入魔了!?”三思浑身颤抖,激动地问着。
    “你冷静点!”柳寒星道。
    湘云缓缓把右手从三思腕上移开,眉头紧锁,“奇怪,脉象平稳,内力充盈无比,运转有序,完全没有走火入魔的迹象。”
    “那我师父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墨羽显得和三思一样焦急。
    湘云思索道:“师父曾经说过,有四种情况下会导致一夜白头。一是心情遭遇巨大创伤,二是中毒,三是走火入魔,四则是得道功成。”
    墨羽沉吟道:“如此看来,前三种都不可能……”
    三思问:“何为得道功成?”
    “相传有些求仙问道之人在得道成仙时往往会因顿悟天地之道,而与天地身心相融,精神与躯体一同参与阴阳轮转,最明显便体现在须发当中,由黑到白。”湘云缓缓解释道:“这种情况亦会发生在某些深奥的武学之道中,当修炼进行到最后关头,大功告成之时,便可能会发生这种现象。”
    三思恍然大悟,“我昨晚确实练功至紧要关头,周身内力始终无法突破气海……这么说,我是练成了?”
    这时,屋外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发生何事?下人们说你们找我有急事。”厉江流冲入房内,看到三思的一头白发,瞬间满目欣喜,向他走了过来。
    “厉大侠,我师父……”
    墨羽刚要开口,惊人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厉江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右手呈爪,直锁三思咽喉,包括三思在内,所有人皆是一惊。
    电光火石之间,厉江流感到一股巨大的内劲自三思项间涌出,竟然一下子便将自己的右手弹开。厉江流终于大喜道:“你成功了!”
    众人松了口气,原来只是厉江流在测试三思的内功。三思上次已经被厉江流用同样的方法测试了一遍,但当时还差得很远,没想到短短一个多月,自己的内力便已强到如此地步。
    厉江流道:“你用现在新学的心法,施展一遍寒枫九剑。”
    韩三思点了点头,与众人一起来到练武场。
    “铮——”霜红携带着强劲的内力呼啸而出。只见三思这一套寒枫九剑施展开来,周身两丈之内剑气纵横:
    寒影红光北风寥,枫欢落木楚山萧。
    剑气疾锋重抖擞,三江五岳俱倾摇。
    柳寒星注视着韩三思的剑法,眼神透着异样的光芒:“这才是真正独步天下的寒枫九剑,和韩盟主与厉苍鹰所使的完全一样。”
    当剑锋归鞘的那一刻,墨羽忍不住挥拳呐喊:“帅啊,师父!”
    韩三思难以置信地望着自己的双手,兴奋喜悦之情溢于脸上,“我感觉,这剑法施展起来……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恭喜你,你现在已经称得上是一流高手了。”厉江流鼓掌三声以示鼓励,随后又道:“如今你内功已成,至于外功就要不断从实战中积累了。看来这避邪回元珠当真拥有奇效,你的修炼时间比你爹……呃,我大哥足足快了一倍!”厉江流意识到墨氏兄妹尚不知三思底细,差点说漏。这墨氏兄妹根本不识得什么韩家剑法,所以在他们面前施展倒是无碍。
    “可是,我这一头白发……”三思眼神中充满了焦虑和不安。
    厉江流却道无妨,当下向大家解释了其中原委。原来这只是修炼最终形态寒枫九剑所产生的正常现象,当年韩风亦是如此,过不了多久头发自会还原。可奇怪的是,当时韩风是满头白发不假,却没有如三思这般多了几缕红发,但想来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不过在头发没有还原之前,三思是铁定不能见人了,于是墨婷专门为他买了一件连帽的长袍,让三思出门时把帽子带上,避免造成非议。
    眼看武林大会还有不足一月的时间,厉江流让大家收拾行装,向武夷山进发。
    收拾行装的这几日,墨婷一直闷闷不乐。想来也是,好不容易鼓足勇气想要表白,却泡了汤。
    墨羽看着妹妹失落的样子,只好耐心安慰道:“别急,以后还会有机会的。”
    这时,琴远之与那蒙面人又立在屋檐之上商讨着。
    “师父,要不要徒儿通知天游宫,告诉他们韩三思已经怀疑上了他们?”
    “不需要,我倒想看看天游宫这次的武林大会究竟能发展成什么样子。”
    琴远之眼睛微微一眯,“要弃卒了吗?当初打入天游宫内部,可是花了不少力气。”
    “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你化名上官澜接近韩三思,想要干什么。”
    琴远之一脸阴笑,“师父放心,不会干涉大计的。我见水还是有些清,便顺手添了点墨汁。人生本就如戏,我只是想让韩三思明白:好戏,才刚刚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