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 暴君强宠俏毒妃 > 第316章 我回不去了,你可要好好对我
    第316章 我回不去了,你可要好好对我
    宁轻歌赶到山下,那边的九星连珠已经消失了。
    终于,断了她的最后一丝念想。
    即墨渊就躺在地上,面色黑沉,看似十分痛苦。
    “快,把人鱼之泪给我处理。”
    叶露拿出一个石碾,急切地准备好一切。
    宁轻歌拿出那一小颗人鱼之泪,幽深夜色中,还散发着蓝色的光芒,叶露一把扔进石碾,瞬间磨成发光的萤粉,两只掐住了即墨渊的两颊,迫使昏迷中的他张开口,拿起小石碾就倒进去了,怕他呛着还给他喝了点水。
    宁轻歌提着一颗心,看着他脸上的青黑色全都褪去,这才松了口气。
    “好了,没事了,那边的暗卫们也受了点伤,我先去给他们包扎伤口了。”叶露提着药箱急急忙忙地跑开了。
    即墨渊醒来的时候,身边只有宁轻歌一个人,这便足够了。
    “感觉如何?”宁轻歌把他扶了起来,刚解毒的身子还很虚弱。
    即墨渊没有回答她,而是将她浑身上下都检查了一遍,发觉没有伤口,这才安心了。
    “本王没事,你也安好。”他的记忆还停留在巨石落下的瞬间,根本不知道之后九星连珠的天象,以及那道时空裂缝。
    “即墨渊。”宁轻歌忽地说了一声。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即墨渊见她面色古怪,眉头蹙起。
    谁料,他突然被宁轻歌抱住了。
    这一刻,他的呼吸都停止了,这是头一次,宁轻歌不带任何目的地抱她,是她在主动。
    “我回不去了,你可要好好对我。”耳边传来一声轻叹。
    “你要回哪里去?你还有地方可回?”即墨渊的醋劲立刻上来了。
    “不回去了。”
    今晚的宁轻歌格外乖巧,仿佛是爱得累了,不想挣扎了,那就好好地在一起吧。
    即墨渊心里的那一片柔软被触及,反手轻轻地抱住了她,“倘若本王待你不好,你跟殷夜离走了,本王也不会追究。”
    不过,他不可能给殷夜离那个机会。
    “不走了,累了。”
    宁轻歌看了看隔世崖顶,那抹白影已经不见了,带着她最后一丝摇摆不定,随风飘散了。
    她的到来,也许并不是巧合,或者,这就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吧。
    ……
    十五日后。
    皇城之内一片腥风血雨。
    也不知道摄政王从哪里带来的大军,打着‘清君侧’的名号,直接冲进了皇宫之中,将唐氏皇族杀了个干净,夺权篡位,自立为皇,朝中尚有不服者,当街斩首。
    一切都风平浪静之后,皇城又恢复了以往的繁华,只不过街道巷子里那些长舌妇不敢议论,毕竟,皇家的政权大事不是她们能说三道四的,但是,只要有个明白的皇帝管理好国家,谁管他是不是篡位的。
    宁轻歌站在城门之外,正在给殷芙送行。
    马车旁,殷芙穿着一身少女的嫩黄,笑意吟吟,“王妃,多谢你跟摄政王请的那道旨意,遣返我回东齐,我感激不尽。”
    “殷夜离几次三番救我,就当是为了还他的人情吧。”宁轻歌淡淡说道。
    “哈哈,你说皇兄……”殷芙捂着嘴巴笑得花枝乱颤,“皇兄说了,倘若你何时腻烦了摄政王,直接去找他改嫁就是,看样子,他对你还是不死心呐。”
    “你还是让他死心吧。”宁轻歌冷淡拒绝。
    “罢了罢了,他又岂是我能说的动的。”殷芙笑着摇摇头,“只不过,经此一别,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相见,我在陵安可就你这么一个知心的朋友了,你若是得空,不妨来东齐看望我,我与舜华一定以上客之礼待之。”
    “嗯,好。”宁轻歌淡淡地应下了。
    “王妃,再会了。”
    殷芙朝她挥挥手,便坐着马车走了。
    宁轻歌目送她远去,心中一声叹息,总算是了却一件心事了。
    ……
    回到王府,萧风又立刻把她接进了宫中,说是要她参加封后大典。
    她本是烦这些琐事的,但为了即墨渊的面子,她还是换上一身红衣,跟着他一起去了。
    即墨渊也是体谅她,没有给她戴上十几斤重的凤冠,而是依她的爱好,一切从简。
    她被宫女搀扶着走到长梯之下,看到即墨渊一袭红衣在那儿等她,朝她伸手。
    她定定地看着眼前这个伟岸的男人,四目相对,他的眸中宁静,映着她一张俏脸。
    “跟本王走吧。”即墨渊轻声吩咐。
    宁轻歌抿了抿唇,将手放在他掌心,就这样,交出了余生。
    阶梯两边,有宫人声音悠扬地开唱,一声淳厚的鼓声响开,悠悠然漫开。
    即墨渊紧握着她的手,相携前行。
    走到一半,宁轻歌忽然问,“纳妃吗?”
    即墨渊忽地一笑,偏头看着她,仿佛他只要说一句‘是’,宁轻歌就会甩开他的手并且给他一刀。
    “在你之前,不是没有人问过这个问题。”
    “你怎么说的?”宁轻歌挑眉。
    “想知道?”即墨渊反问。
    宁轻歌伸手摸了摸手臂,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你的匕首再这里。”即墨渊的手上忽然多出一把匕首,正是她先前绑在手臂上的那把。
    “你是打算自己解决吗?”宁轻歌嘴不饶人。
    “然后那人死了。”
    即墨渊轻飘飘的一句,说得宁轻歌很是无语。
    然后,他就扔开了匕首,打横将她抱起,还找借口:“阶梯太长,本王怕你走得累了,没有精力洞房。”
    宁轻歌眉心一皱,洞房?不是早就洞房好了吗?
    “今日封后大典,就当是我们第二次成婚。”
    ……好吧,败给了一个不要脸的新皇。
    最后站到百官面前,即墨渊才把她放下来。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百官纷纷跪下朝拜。
    宁轻歌压力倍增,看着跪下朝拜的百官,她头一次觉得这锦绣江山也有她的一半。
    然而即墨渊比她淡定多了,这一切都是他应得的,不需要有负担。
    ……
    进行了繁琐的礼仪之后,天色已晚。
    宁轻歌本想好好休息,却硬被即墨渊拖着去沐浴,照例的是鸳鸯浴,然后……
    完事之后,宁轻歌累得没有力气,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之前,听到即墨渊在他耳边留了一句“想要个孩子”。
    ……
    两月之后。
    宁轻歌果然是怀孕了。
    天下太平,即墨渊放下公务,全都扔给一众大臣,找了一处依山傍水的清净地方,陪她休养生息。
    夕阳之下,宁轻歌坐在藤椅上,看着远处流连的晚霞,不免轻叹,“也不知这样的日子还有多久。”
    忙忙碌碌大半生,都是在争权夺政,她也会累。
    即墨渊轻轻握住她的手,早已做好了打算,“等你肚中的孩子长大成人,我就把皇位传承给他,我们就归隐田园。”
    “如果是个女孩呢?”
    “那就让她做女皇。”
    ……很强势的逻辑。
    “你舍得你的江山,你的黎明百姓,你的朝中政权?”宁轻歌挑眉问道。
    “舍得。”即墨渊脱口而出,“我唯独舍不得的,就是你了。”
    万里锦绢不及她拈花一笑,锦绣山河不及她雪中回眸,她是他这一生遇到最割舍不掉的人。
    宁轻歌有些恍惚,许是夕阳太过耀眼,许是耳畔风声大作,她竟然觉得有些不真切。
    直到即墨渊抱住了她,“外面风大,进屋吧。”
    宁轻歌思绪回潮,轻应了一声,“嗯。”
    看着他在夕阳下映红的俊脸,宁轻歌勾了勾唇:不及你,不及你……
    我将盛世繁华换粗茶淡饭陪伴你,同甘共苦共度今生只念来生仍是你。
    (全书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