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万界悠然农庄 > 第九章 真的有狐狸精
    继承了秀水农庄,将张澈抚养长大的师父亲手为他推开了通往新世界的大门,让他知晓了诸天万界的概念,然而真正让他感觉三观被刷新了的,却是青歌的出现。
    青歌就是那个也不知道是喝醉走错了路,还是故意往菜地里跑,就着萝卜下酒的家伙,是一个非常漂亮、身材也很霸道的女人,水汪汪的桃花眼媚眼如波,哪怕叮咛大醉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也还都透着诱惑。
    这也难怪,她本身就是个狐狸精,这不是在骂人,而是事实。为了佐证自己的身份,他还当面给张澈秀了一把变身,先是山谷里凭空刮起了强风,然后她整个人气势都变得不一样了,身后九条尾巴伸出来随风舞动,紧跟着一头巨大的、全身火红色身体像是燃烧着火焰的九尾狐就以一个无比霸气的姿态展现在了张澈眼前。
    张澈被吓得下意识的退后了两步,逐黎虽然是毁灭了世界的终极BOSS,不过看上去也就是体型大了点,长相凶恶点的土豆而已,带来的冲击力远远没有青歌这样直接变身强。
    尼玛这世界还真有妖怪存在?好吧,也不是这个世界的,只是亲眼看到一只妖怪一时间张澈还是有种难以置信的感觉,而且这只狐狸精看上去也不仅仅是会魅惑众生而已,本身实力好像也非常强。
    就这巨大的体型也差不多够跟金刚、哥斯拉掰掰手腕了,院子里的逐黎同样被吓了一跳,听到动静立刻就冲出来看,然后跟张澈一样看着青歌的九尾狐形态发愣。
    渭尨宇宙肯定也没有狐狸精,要是有青歌这样的存在,他还能不能完成任务就很难说了。
    展示完形态,很快青歌又变回了人形,这时候张澈越发是两眼瞪得圆滚滚的看着她,从人变成巨大的狐狸,再从狐狸变回人形,怎么看都觉得这是在是太奇妙了。
    青歌又喝了一口酒,“嗝。小哥,你的目光很有侵略性哦。”
    “咳咳。”张澈收回了盯着青歌连身短裙下大白腿的目光,一本正经道:“其实我是在好奇,为什么你变得那么庞大后再变回来,身上的衣服还都好好的呢?”
    “你说衣服啊。”青歌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低胸衣领,道:“这是有法力加持的哦,所以不存在被撑得爆裂的情况,主要是我也没有果体变身的情况,习惯了,如果小哥想看我再变一次不穿衣服的。”
    她说着一个媚眼飘过来,张澈顿时就觉得应该闭眼背一遍《道德经》。嗯,也许得背十遍才行……
    “不不不,不用了,我只是单纯的感到好奇。”张澈连连摆手。
    这时候傻眼了好一会儿的逐黎走了过来,皱着眉头就道:“我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法力具体是什么形态的能量,不过这里应该是用不了任何力量才对。”
    秀水农庄就像有一个异常强大的禁制笼罩着,不管是什么样的力量在这里都无法施展,最基本的都不行,按理来说青歌也用不了任何法术才对。
    “嗝。确实任何法术都用不了,但是幻化衣服完全没有问题。”青歌打了个酒嗝,又喝了一口酒后接着道:“大概是为了和谐的关系吧,如果我幻化不出衣服,小哥看了忍不住有个几千字的心里活动也不太好。”
    张澈听后右手握拳捶在左手掌心上,恍然大悟的道:“原来如此啊,我说电影里那些变身大块头的衣服质量怎么那么好呢。还有穿着裙子倒立裙子却不会耸拉下来的,其实根本就不是制作人没有物理常识,而是在和谐面前所有科学定律都不够看。”
    ————
    就这样,秀水农庄迎来了第二位住客。
    逐黎这位终极BOSS的爱好是看日出日落以及喝茶,而青歌最大的兴趣就是酒,从来到农庄之后,张澈就没见她那一分钟是清醒的。
    她嗜酒如命,然而也不挑酒,只要能喝醉什么酒都无所谓,而且很神奇的是别人喝醉会误事,但她身上从来不存在这种情况,张澈不管给她安排什么事都能够再醉眼蒙松的状态中完成。
    一开始张澈还有些疑虑,也不好意思安排喝醉状态的青歌去干活,可她就没有清醒的时候,而且自己也表示完全没有关系,慢慢的张澈也就习惯了。
    天气炎热,张澈和逐黎每次下地干活都会戴上草帽备一瓶冰水,口干舌燥的时候喝上一口既能补充水分而且还很爽,然而青歌从来都不需要,只要有酒就足够了。
    干活的时候水壶里背的是酒,时不时拿出来喝上两口,沐村种了一辈子田的人估计都没见过这种操作。不过话又说回来,青歌这种容貌气质的女人居然能种田,而且还很是那么一回事,只是这点就足够让人惊诧的了。
    张澈也喜欢喝点啤酒,忙完一天的工作下午在院子里吃饭时喝点冰啤,那种感觉非常美妙,结果青歌一来,他一个星期的存货两天就被喝完了。
    为了方便看日出日落以及思考人生,逐黎是自己在山头上搭了个茅屋,而青歌没有这样的兴趣,所以直接住在了院子的房间里,这一天一大早的,张澈才起床洗漱就看到青歌已经在翻箱倒柜。
    她原本黑长直的头发此时非常的凌乱,衣服显然也没有认真打理过,明显就是一副宿醉未醒的表情,而这之前,不管她喝得再怎么醉,张澈每次看到她的时候除了醉态之外,其他都是光鲜亮丽的,从没这么邋遢过,以至于有时候都会觉得她的法术是不是有带妆睡觉那种效果。
    惊奇归惊奇,张澈也没过多理会,手里拿着牙膏牙刷打个哈欠,道:“别忘了农庄的一切都要通过工作来换的啊,拿了什么要来跟我汇报。”
    “庄主小哥,酒没了。”
    将冰箱翻了个底朝天之后,青歌无奈的确认了这一个事实。
    “就你这样的喝法我有再多的存货也饿不够啊,有你这样的两个就可以养活一家酒厂了。”张澈实在没忍住吐槽一句,“一天二十四小时就没个清醒的时候,你也不怕酒精中毒。”
    “总有些事情比酒精中毒更让人在意。”
    青歌一屁股坐在木凳上,没有酒喝让她看起来很是心烦气躁,眼神也变得完全不一样了,喝醉了的时候是两眼水汪汪的,眼波流转怎么看怎么媚,而此时双眼里却好像藏着道不尽的痛苦。
    当一个人执迷于某种事情宁死都不肯悔改的时候,背后肯定是有什么原因,张澈本来要去刷牙,停住了脚步道:“我听说有一种酒叫做醉生梦死,喝了之后可以让你忘记以前做过的任何事,如果有可能的话或许我应该给你酿一坛。”
    “如果真有这么神奇的酒,请无论如何给我一坛。”
    “很遗憾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也只能再去给你买。”张澈就道:“暂时忍忍吧,先把脸给洗了,然后我们就去拔萝卜,进城卖了之后就可以去买酒了。”
    忙活了这么久终于迎来了收获的季节,张澈尤其感觉欢欣鼓舞,就连逐黎好像都比平时更有干劲了一些,唯独青歌显得有气无力,心不在焉。
    农庄的神奇之处,除了种出来的蔬菜品质绝佳之外,相同的蔬菜都是在同一时间一起全部成熟,就像是一起执行了程序似的,而且品相也都一样,没有优良之分。
    同时所有蔬菜还都可以在地里长时间保存,只要不采摘就不会坏,因为张澈也不急着收割,将种植的蔬菜分别采摘了一些,装满三轮摩托车就准备出发第一次去卖菜了。
    “逐黎,你留下来看家吧,青歌你跟我一起去。”
    “好勒。”青歌应一声跳上了车,三轮摩托车厢本来就不大,装满了蔬菜之后青歌坐下去很不舒服,不过她无所谓,只要能够第一时间喝到酒就行,而且这一切好像都还蛮有趣的。
    她是兴致勃勃的样子,然而一路上却是让人看得目瞪口呆,别人超级跑车副驾驶坐的妞也没这么漂亮啊,身材也没这么火爆啊,神态也没这么勾人啊。
    这样一个大姐姐居然被一个骑三轮摩托的勾走了,还有天理吗?
    沐村到嶍河镇的距离不到三公里,张澈骑着三轮摩托一路狂奔,赚足了回头率。来到农贸市场的时候,摩托车一停顿时也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就像是黑夜里的萤火虫。
    很多人看到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样的两个人会不会买菜估计都悬,居然是来卖菜的?真要是卖菜的话,这个时间点才来是不是太晚了一些?
    其实张澈他们来得并不算晚,进驻农贸市场的时候刚好十一点左右,然而对于卖菜来说这早已经过黄金时间了,如果其他菜农也像他这样的话那只能喝西北风。
    菜市场虽然一天到晚都有人在卖,但对于嶍河这种乡镇地区来说十点以前才是生意最好的时候,张澈他们来到的时候,菜市场已经只剩一下职业卖菜的摊位,像他这样来卖菜的农户早已经卖完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