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弃妃嫁到,皇上别嚣张 > 第一百八十六章 火海
    桃花小说网 www.yxszp.com,最快更新弃妃嫁到,皇上别嚣张最新章节!

    “朕命令你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救活她。”褚云夏冷声道。突然他觉得不对劲,连儿在冷宫里好好的怎么会受伤呢?而且怎么拼死跑了出来呢?难道是阿紫出事了?“李太医留下,剩下的人全都跟朕到冷宫去。快!”说完,他就抓起其中一个太医立刻施展轻功往冷宫而去。

    只是才没飞多远,就看见前方火光冲天,褚云夏惊得差点稳不住身形,从树梢上摔跌下来。

    褚云夏勉强定住了心神,更加加快了步子。

    走得更近了,已经可以清晰地看见前方的一大片火海。火光果真是从冷宫冒出来的,再无任何饶幸。

    本来冷宫这里就很偏僻,一般没有人会到这里来的,怪不得起了火,到现在都还没有任何的叫喊声。

    阿紫,他的阿紫还在冷宫里,阿紫你一定不能有事!褚云夏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冷宫内。

    这时大火已从房间里蔓延到了院子外,整个冷宫早已是一片火海了。

    也许是火势太大的缘故,有不少的宫女和太监纷纷手里拿着装有水的捅来灭火了。

    褚云夏丢下手里抓着的太医冲过去,揪住其中一个宫女就问:“里面还有没有人?人在哪?”

    宫女放声大哭:“回,回皇上的话,奴婢也不知道,奴婢才是刚刚来救火的。”

    宫女的话还没有说完,褚云夏已经旋风般冲向燃着熊熊大火的冷宫。

    众人一看是皇上,而冷宫里的火势那般的凶猛,忙拦住了他。但是他们哪能拦得住武功高强的褚云夏,褚云夏用力一推,拦着他的人纷纷倒下,他自个儿一头冲进了火海。

    然而火势已经太过凶猛,让人不能靠前一步,褚云夏才没到门边,身上的衣服已经着火起来,他忙对着身后的人大喊道:“快,拿湿布来!”

    褚云夏的话一落,当即有人上前取了湿布给他,只是在他接住湿布的时候,被人从身后打了一下,整个人倒了下去。

    “皇上,你醒了?”

    褚云夏微微的睁开了眼睛,这时冷宫的火早已熄灭,众人都在看着他,而说话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他的贴身侍卫冷言。

    “阿紫,有没有找到她,有没有?”褚云夏猛然的起身,摸了摸有些疼的肩膀,好象刚刚被人打晕了过去,是谁?不过现在他没有心情来追查这个事情,现在重要的是他的阿紫怎么样了。

    众人都不敢吭声,整个冷宫一片的寂静。

    “朕在问你们话!”褚云夏怒吼道。

    突然,一个侍卫高声叫道:“在这儿,找到了。”侍卫指着废墟里的一具烧焦的尸体,只是指着的手在微微的颤抖着。

    “全都给朕闪开!”褚云夏厉声呵斥道。

    所有的人都停了下来,惊恐的和好奇的望着褚云夏,整个冷宫安静到了极点。之前众人都只是听说皇上还是王爷时有多爱这个被打入冷宫的娘娘,只是没想皇上却休了她并把她打入冷宫,怎么现在却又如此的伤心和激动呢?

    褚云夏直直地望着遗体的方向,缓缓地朝焦黑尸体走了过去。

    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谁大气都不敢出。看皇上那激动和伤心的样子,谁敢这个时候惹怒皇上呢!

    眼看褚云夏就要走到尸体旁了,冷言终于大着胆子拦着他:“皇上,这实在是晦气!皇上不可!”

    晦气?不可?褚云夏冷眼看了冷言一眼,那眼神警告冷言,若是再不闪开,他就不会再顾忌情面,他会要了他的命,冷言在他的眼神里不仅仅看到了怒意,还看到的是绝望和悲凉,冷言闪微微的闪到了一旁。

    看着眼前的焦黑的看不出面容的尸体,褚云夏的心一点点的凉了下去,她真的就这样离他而去了,就如今天他间她最后一面时说的话,死也要死在这里。镯子呢?紫玉镯子呢?他丢在了门外,那是属于她的,他疯了一般的在废墟中四处找寻着。

    “皇上,你在找什么?”冷言忍不住问了句。

    “找一只断了的玉镯,紫玉的,就在这废墟里。”褚云夏低着头一边寻找着一边说道。

    冷言一听,立刻派人寻找了起来。

    只是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翻遍了整个废墟,仍然没有找到紫玉镯子。

    听到这个消息的褚云夏眼里露出了一丝的希望,一丝他的阿紫并没有死的希望,他再一次仔细的盯着尸体看,看到脖子处并没有什么东西时,他的嘴角微微的上扬了起来。阿紫的脖子上戴着明觉寺开过光的平安符,少有人知道,明觉寺主持开过光的平安符里面装着一颗水晶,一颗保平安的水晶,这也就是明觉寺的平安符和别处的不同之处,而现在地上躺着的这具尸体的脖子处什么东西都没有,脖子周围也没有水晶的散落,那么只能证明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他的阿紫。

    褚云夏起身,冷声道:“准备棺椁,装殓娘娘。”

    众人一听,顿时懵住了,刚刚皇上说的是什么?娘娘?

    看到众人吃惊的样子,褚云夏又冷冷的说一句,“记住,是娘娘。”说完,甩下衣袖,转身就离开了。

    “连儿……连儿……云夏……云夏……”苏尹紫猛然从噩梦中惊醒了过来。

    当苏尹紫睁开眼睛看到自己躺在一个人的怀抱里时,惊呼道:“陌,陌离!”

    “醒了?”陌离温柔的问道。

    苏尹紫看到自己所处的情况再加之颠簸,她完全肯定自己是在马车上了,她忙揭开车窗帘子看向了外面,触眼处是婆娑的树影,天边已微微透出晨光。

    “我出宫了?”苏尹紫不相信的问道。“我还活着,没死?”

    陌离笑了笑,满眼温情的道:“有我,你不会死。”

    苏尹紫微微点了点头,随即神情紧张了起来,“连儿呢?她怎么样了?她中了一刀,伤口很深的,你快救救她。”

    陌离摸了摸苏尹紫的头,回道:“你说的连儿我并没有发现她,冷宫里只有你一个人躺在地上。”

    苏尹紫手微微的颤抖了一下,突然她觉得自己的手里握着什么东西,她忙低下头看了一下,顿时愣住了。

    看到苏尹紫的表情,陌离淡淡的解释道:“我到时,见你一人已躺在地上没了气息,忙给你服下药丸,等你恢复了气息之后准备要带你离开,你嘴里却喃喃喊着紫玉镯子,四处寻找了下,在院外发现了这断成四节的镯子,就放在了你的手里,你这才安稳了下来。”

    苏尹紫紧紧的握着镯子,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送我回去,好吗?”

    陌离不吭声,抓起苏尹紫的手,半天才道:“宫里的人已经认为你死了,现在你是自由的了,重要的是你中了毒。”

    “什么?死了?”苏尹紫惊诧的看着陌离,似乎不相信,可是她却从陌离的眼神里看不到半点的虚假。

    “救你出来之后,我放了一把火。”顿了顿,陌离又道:“暗影从宫外弄的一具女尸正好替代了你。褚云夏那般狠心的对待你,你还是放不下他?还是不愿意离开他吗?”

    苏尹紫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摇了摇头,并想说什么,终还是说不出口。明明她之前就说让他放她走的,如今自己是真的出了那个牢笼,为何心里却空空的呢?他若是知道她死了,他会伤心吗?

    “我们去哪?”苏尹紫问道。

    “我想你应该很想三娘了吧?”陌离轻轻的说。

    听到三娘,脑海里马上出现了一个具有魅惑的美丽女子,苏尹紫的嘴角微微的上扬了起来。

    马车朝着平洲方向驶去。

    幽暗潮湿的天牢内,空气中漂浮着一股鲜血味,还有些难闻的臭味。

    有一个身上满是上伤痕的人正呆呆的坐在凉湿的地上,他连死都不让,他到底要怎么对付自己?

    关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每一个刻都是一种折磨。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快速向满身是伤的人关押的方向走来。他微微的露出了笑容,看来那个人还是来了,他终于可以解脱了。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接近,他感觉到有很多的人。

    侍卫们打开牢门一句话也没说,直接走进去将他押了出来,然后便带着他快步的向审讯的地方走去。

    穿过层层的关卡,看来他是被关在了最深的牢里。左转右转,终于来到了审讯的地方。

    一个身穿黄色衣袍的男子背对着他,但是身上那股子霸气和贵气使得他的心里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见到朕都不行礼的吗?”黄袍男子厉声问道,说着就转身看向了他。“褚云傲!”

    “哼,要杀,要刮悉随尊便!”顿了顿,褚云傲又道:“要我堂堂太子给你这个夺兄皇位的奸诈之人行礼,你简直就是做梦。”

    “若不是看在阿紫的份上,朕早就让你死了。”褚云夏瞪着眼前的这个人,心里的怒火又冒了上来,若不是这个人的话,他和她怎么会闹到这个地步,他怎么会气得把她打入冷宫,而她怎么会在冷宫出事,她怎么会被陌离给带走。他不傻,知道她没死,就猜到了是陌离带走的她,这个皇宫进出自如,还带着一个不会武功的人离开,除了陌离之外还能有谁。

    听到褚云夏提到了阿紫,褚云傲想到了那日阿紫捅了他一剑之后,他就昏死了过去,而阿紫怎么样了,他却不知道了。想到此,他忙紧张的问道:“你把阿紫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