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农门贵女:世子宠妻太无敌 > 3第338章 【338】就想好事,没门
    桃花小说网 www.yxszp.com,最快更新农门贵女:世子宠妻太无敌最新章节!

    当然,她并没有成功,木棍才刚刚扬起,就被温陌一手拦下。

    眼见着这老妇人力道重大,这一棍子若真的是打在乔薇儿身上,就算不死也要重伤,温陌的眸中弥漫起滔天的巨浪。

    只见男人手掌一握,正要出手,乔薇儿阻拦了他的动作:“和一个老妇人没什么好计较的,走吧,要报仇找她的后辈去。”

    “你敢,狐狸精,你这个害人精,把我们一家害到这地步还不放手,你别走!你给我回来!回来!!”

    枫林里回荡着老妇人愤怒的话语,然而那一红一白的身影却慢慢消失。

    吏部侍郎府,李大公子正端正坐在书房里,一侍卫猫腰而进。

    “公子,你让小的打听的消息有眉目了。”

    李大公子闻言放下手中的书卷,挑眉看向此人:“快说。”

    “我打听到陌王爷回朝,是准备大洗朝堂,但据说原本并没有查到礼部侍郎府上,而礼部侍郎府之所以这么突遭横祸,是后院的家眷出了问题。”

    “哦?何解?”李大公子满脸的不解。

    侍卫又道:“更具体的我倒是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这件事是和当日夫人得罪的一位姓乔的才子的妹妹有关。”

    “怎么会和姓乔的才子妹妹有关?这…”“夫人不是那日吃了亏吗,这礼部侍郎府的老夫人一向强硬惯了,怎么咽得下这口气,诗词大会结束之后,这老夫人就跑到这姓乔的才子家里一顿显摆,扬言只要他们三日

    不出京城,就毁了他们一家,这顿屈辱,那乔姑娘又怎么咽得下这口气,自然是报复回去了,而且下手更狠,直接端了整个礼部侍郎府。”

    “这乔姑娘咽不下这口气是自然的,可她一个小小女子哪有这么大的能耐,能动得了礼部侍郎家?”“公子,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侍卫上前,露出一脸神秘的笑容,小声道:“谁又能想到,这乔姑娘竟然是咱们陌王爷心尖尖上的人,这枕头风一吹,咱们陌王爷也是一怒为

    红颜啊。”

    李大公子听了这个消息,当即惊的直站起身:“什么,竟然有这等事!陌王爷竟然喜欢那位小姑娘?消息可属实?”

    “千真万确,而且在小的看来,陌王爷也并没想隐藏两个人的关系,不然,小的也打听不来这事。”

    李大公子一脸凝重,手握成拳在桌上敲了好几下,旋即忽然想到什么,冷笑一声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说完,重新坐下,又看向身边人道:“那这位乔姑娘气性还挺大,人家不过威胁了她几句,她倒好,随随便便吹了几句枕头风,就端了人家整个家族,这种女人以后最好敬

    而远之。”“其实…这就是小的刚才和你说具体原因不知道的点,据小的调查,这乔姑娘一家倒并不是什么小气之人,这一次之所以动了这么大的肝火,只怕里面另有隐情,这个隐情

    ,小的一时之间却调查不出来。不过,公子,小的觉得倒不是怨这位姑娘,如果礼部侍郎不做的这么过分,陌王爷又不是那等不讲理之人,更不是被几句枕头风一吹就昏了头的人,说来说去,还是这礼

    部侍郎一家德不配位呀。”

    “嗯!”李大公子轻点头:“此话有理,看来,那位乔姑娘倒是可以结交一下,还有,老爷什么时候回来?”

    “回公子,老爷已经回来了。”

    “我现在就去找他,李氏这尊大佛,我们李家可容不下了,如果父亲这次还偏袒她,礼部侍郎府就是前车之鉴。”说罢,李大公子就要离去。

    侍卫却是上前提醒道:“公子,这李氏一个妇人,倒是成不了什么气候,最重要的是二公子…”

    “哼,我知道怎么做。”

    李大公子很快赶到礼部侍郎面前,礼部侍郎还戴着官帽,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的嫡长子:“这是怎么了?一脸怒气冲冲?”

    “来不及多说了,您还是赶紧休了李氏,越快越好,免得殃及吏部侍郎府。”

    闻言,吏部侍郎的脸顿时变了:“胡闹!这是你为人子该说出的话吗?”

    李大公子闻言不慌不忙上前:“你且听我说。”

    说罢,便起身在吏部侍郎耳边将来龙去脉说了一遍,说完之后才道:“若是咱们家再不休了李氏,下一步,礼部侍郎府就是我们的前车之鉴。”“这…没那么严重吧,那礼部侍郎之所以落那样的下场,是因为他自己活该,的的确确做了坏事,我身正清白,如王爷这等是非分明之人,绝不可能听信一个小小女子之言

    !”

    “事到如今,看来你还不明白,乔姑娘是绝对不会放过这李氏,李氏又代表的是我们吏部侍郎家的门面,如果她被整了什么,你以为我们吏部侍郎府光彩?”

    “这…应该不至于吧。”李大公子冷笑:“我只是说出我的建议,至于最终如何,您是一家之主,当然是由你来决定,但是我丑话说在前头,不出三日,这李氏如果还是留在吏部侍郎府,势必会影

    响我们整个吏部侍郎府的名声。”

    李大公子说完,便愤愤而去。

    吏部侍郎看着自己的嫡长子远去的模样,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身正清白,难不成还保不住一个妇人,看来长子还是历练太少,不如文儿有见识。

    所以,吏部侍郎并没有将李大公子的劝谏放在心上,并且本就偏的心,更加偏向李氏生得儿子。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就是因为这一时的心软,竟然让他整个人成了京城最大的笑话。

    第二日,吏部侍郎府的夫人在嫁入吏部侍郎之前,和一窝山贼共处的消息传遍整个京城,并且事后,还让自己的堂姐妹替自己担了这名声。

    这个丑闻一出,吏部侍郎府彻底成了笑话。

    吏部侍郎何曾受过这等屈辱,一开始他还不相信,以为是王爷为了报复他的夫人的手段。

    直到后来,当年的事件还原,所有的证据也都指向李氏之后,一股深深的屈辱感才袭上吏部侍郎的心头。

    这一下,他不仅在很快的时间内休了李氏,更是连他一向偏爱的儿子也受了牵连,只觉得这孩子很可能的压根不是他的种。

    母子二人一同被赶出了吏部侍郎府,更是成为了整个京城的笑话,成了人人喊打的存在。

    陌王府,听竹院。

    左青上前汇报了吏部侍郎的处理结果,随后问道:“吏部侍郎这次是不是被波及了?遇见这种事情,也太倒霉了?”温陌放下手中的茶,微微一抿唇:“本王给过他机会。”他特意疏忽李大公子身边的人,让他得了消息,他要是把这件事情私下解决,让薇儿满意了,他也不会把这件事情

    弄得满城皆知。”

    “也是,这吏部侍郎到底是没有将乔姑娘放在心上,如果得罪的人是昌明郡主,他就不会这么无所畏惧了。”

    温陌微微一笑没出声,执笔写了封信,交给左青,让他传递给乔薇儿。

    信上主要内容询问乔薇儿可满意,如果满意,可以给他一个答案了。

    乔薇儿看到后,唇角翘起:“满意倒是满意,但是现在还不能给答案,等我大姐出嫁后再说。”

    有了乔凤儿这个挡箭牌,乔薇儿松了一口气,喜欢也是喜欢的,但是现在…总觉得还不是时机。

    京城里出了这样两件事,手里有关系的官员,大概都知道了乔薇儿的存在。

    莫说其他人对乔薇儿的反应,只说小皇帝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当即惊的拍案而起,随后又抚掌大笑,再然后…小皇帝发了一道旨意,再次宣乔薇儿入宫。

    只可惜,半途被温陌截下。

    旨意被截下也就算了,小皇帝本人还被罚了。

    温陌只觉得他现在自己都不得薇儿待见,若是小皇帝在里面横插一脚霍乱,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修成正果。

    乔家一家的日子总算稳定下来,连当今圣上都不敢惹,更何况一般的达官贵族。

    钟氏现在出门,多的是贵妇人与她碰巧遇上,然后一路同行聊天。

    一开始,钟氏还有些不习惯,但她也是官宦出身,适应了一阵之后,面对这些巧合,也能淡然处之。

    这一日钟氏走在街头,三三两两的佣人跟在身后。

    如今乔家因为温陌的缘故,得到各方重视,所以,乔家人出行,乔薇儿都很重视,明面上派两三个仆人跟着,暗地里也派了不少高手保护着。

    她这些年辛苦赚来的家当,就是为了家人能过上好日子,如果因为一些特殊原因,让家人的安全受到了威胁,那么她前期做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

    钟氏手里抱着一些昂贵的布料,仆人们上前接走,身边还并肩站着另外一位贵夫人,二人正在谈笑。

    人群外,早已落魄的李氏眼神狠狠的盯着钟氏的一举一动。

    越看,心越不平。

    这个小贱人凭什么命那么好,生来就是钟家的大小姐,得了那么多年的宠爱也就算了。

    明明都已经是一个声明尽毁不堪一击的农村妇人,却因为生了一双好儿女,过得如今贵妇人一样的生活。

    尤其身边那人,那可是侯门夫人,真正的望族,就算是以前的她,也是结交不来的,而这个小贱人,轻而易举的得到这一切。

    她不服,实在是不服啊!

    李氏望着两人谈笑的画面,慢慢的捏紧了拳头。

    忽然,她的余光看见旁边堆了一堆木柴,木材劈的方方正正,看起来有些厚度。

    如果这个木材劈到小贱人的脸上,想必那鲜血直流的画面一定很好看。

    这个念头一出,李氏的心里就像长满了杂草,完全控制不住。反正她已经是烂泥的人,凭什么这个小贱人还能如此风光地活着,她那个狐狸精女儿毁了她,又毁了她的儿子,让她的儿子现在如此不孝,做出那么多大逆不道的事情,

    这一切她又怎么能甘心放下。

    抱着疯狂的念头,李氏悄悄的拿起了一根木材,慢慢的向钟氏等人逼近逼近再逼近。

    直到李氏觉得这个距离一定势在必得之势时,当即疯狂的举起手中的木材,同时不忘向着钟氏高喊:“啊!你个老娼妇,害了我一家,该得到报应了!”

    这动静吓的整条街道的人一惊,随后,众人便看见一位疯婆子径直向着两位贵夫人而去。

    人们正惊惶间,高空上飞来两道身影,三下两除二,轻轻松松将李氏拿下。

    这些正是乔薇儿派来保护钟氏的人,所以拿下李氏之后,第一时间关切钟氏的状况。

    钟氏的确吓得脸一白,倒是她旁边的侯夫人显得镇定许多。

    眼见着此事牵连到钟氏,她又正好愁着没有机会与这位未来的新贵交好,侯夫人眼睛一转,主意上了心头。

    如今侯府内忧外患,据说侯爷又做了什么错事,她原本只希望能和未来的王妃打好关系,借着这层关系,能让王爷高看他们侯府一眼。

    只可惜,未来王妃几乎是足不出户,她就算是有心攀交,也力不从心,所以只能从未来王妃的母亲开始,好歹未来王妃还是非常孝敬这位母亲的。

    眼见着机会来了,侯夫人咳了咳嗓子,随后威严道:“好大的胆子,我等命妇也是一个疯婆子能冲撞的?赶紧送进官府,严厉惩戒!”

    这话由她来说最好,就算如今的达官贵人再高看钟氏,可说到底,她只是一介白身,不比侯夫人高贵。

    果不其然,这话一落,乔薇儿的人当即就有了理由,直接将此人带到了官府,并且以冲撞侯夫人为名。

    这罪名一按,官府就算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坐视不理。

    当日便给李氏按照律法定了罪,连带着她的家人也被连坐,从原本的庶民入了奴籍。尤其李氏之子,更是被她连累的直接送进了勾栏院,当了里面的龟公。

    得知自己的儿子竟然成了勾栏院的小厮后,李氏在牢中放声大哭,直到此时,才终究有了一丝悔意。

    而经李氏如此一闹,其余礼部侍郎府残留下的女眷再也不敢招惹乔家一门。

    一月后,乔亦与一众学者参与殿试,不出所料夺得头名,成为本届状元。

    游街之时,因为俊朗年轻,竟然引得丞相府的小姐一见钟情,从此非君不嫁。

    在乔亦游街的第2日,一大早,乔家的门外就忽然热闹了起来。

    细声疑问,才得知,竟然都是一群向乔凤儿提亲之人。

    大门一开,顿时踊跃而至,那迫不及待的模样,看的乔家人目瞪口呆。

    乔薇儿看着大姐喜不自胜的娇羞模样,也跟着微微一笑。

    她看了,今日来府里提亲之人,都是达官显贵之子,无论大家看中哪一位,以后生活都是不愁的。

    她只以为乔凤儿这是托了乔亦的福,毕竟昨日他才考上状元。

    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才出了门没走几步,便看见门前一百米的方向一湾溪水悠悠流淌。

    溪水旁,站着一身白衣的男子,正对她含笑注目。

    乔薇儿忽然有所预感,上前去轻声询问:“是你做的?”

    温陌笑着点头,又问道:“现在可否给我答案了?”

    乔薇儿皱眉。

    温陌看到她这副表情,心瞬间提起,连忙道:“薇儿,你答应过我的,莫不是要耍赖?”

    乔薇儿看着一向淡定的男人如此紧张,忍不住展眉一笑:“哪有这么容易啊,什么都没做,就答应你了?”

    温陌的表情顿时恢复一脸认真:“那还需要做什么?只要你说。”

    乔薇儿笑而不语,脚步却是慢慢上前,直到来到男子正前方,微微抬脚,红唇翘起,然后在男人没反应之前触碰了上去。

    朦胧中,只听见少女坏笑的声音:“便宜还没占,就想好事,没门。”

    溪水前,一对男女相拥,美好的岁月还很长,有情人终成眷属。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