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职场红颜 > 第10343章 痛哉
    桃花小说网 www.yxszp.com,最快更新职场红颜最新章节!

    江风乘坐的航班起飞了,蔡小菲双臂抱在胸前,眯着眼睛,目光紧紧追随着,直到飞机变得越来越小,最后消失在天空里,才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

    刚转身要走,手机响了,是县委书记尹红妹打来的,通知她下午两点到县委开会,研究部署今年的防汛工作。

    蔡小菲答应着,快步出了机场,开车往回赶。中午时分在县城下了高速,草草吃了碗面条,就赶到了尹红妹办公室。

    根据天气预报,今年的汛期提前了,并且很可能是大汛。槐河因为有了槐河水而引以为豪,但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关系,槐河每年的防汛任务都很重。

    驻守在大坝北头的防汛部队去年9月底才撤离,现在刚刚进入六月份,就又回来布防了。

    尹红妹组织召开的这个会议,正是研究和部队方面的对接工作。蔡小菲作为槐河乡党委书记,当然是第一责任人,要把防汛重担扛起来。

    尹红妹在槐河时,加固了大坝,还在下游槐河岸边修建了防洪大提,防汛工作做的相当扎实。工作虽然到位,但还是没挡住五年前那场大洪水,水库大坝决口,幸亏决口很小,被及时封堵,只不过后来时任市委书记的苏荣为了作秀,导演了一场“合龙”闹剧,差点让防汛工作功亏一篑。

    也许是人类对地球的蹂躏太过分了些,遭到了地球的报复,这些年极端天气越来越多。旱灾涝灾雪灾加上地震泥石流什么的,好像整个国家时时刻刻都在救灾,简直是国无宁日。

    30年不遇的雪灾,50年一遇的洪水,百年一遇的大地震,这一代人都赶上趟了。五年前槐河迎来了五十年一遇的大洪水,今年据说汛情不会比那一年小,有可能是百年一遇,所以市里、县里都非常重视。

    部队进驻的第二天,市委书记郑爽就带人去部队进行了慰问,并做了“抗大汛,防大灾”的讲话,要求全体官兵提高警惕。

    慰问之后郑爽到防洪大堤上视察,对身边的蔡小菲说,蔡小菲同志,你们乡里现阶段的工作,就是全力以赴做好防汛工作,其他的工作都可以往后放。如果因为工作失误出了什么问题,造成了群众生命财产损失,我拿你是问。

    蔡小菲胸脯一挺说,郑书记请放心,我就是把这条命搭上,也要做好防汛工作,保证群众的安全!

    郑爽说,有这个信心和决心是好的,但也要注意自身安全啊,谁的命都不能搭上。

    蔡小菲不好意思地笑了,郑爽拉了拉她的手说,小蔡干工作,我还是很放心的。

    郑爽一行离开后,蔡小菲马上召开全乡干部会议,把郑爽的最新指示做了传达,要求大家从今天起,划片包干,务必做到责任到人,排除一切隐患。她在会上说了一句很不吉利的话:如果我们槐河因为洪水有生命损失的话,我希望不是我们的群众。

    天气预报的果然没错,刚刚进入6月中旬,就接连下来几场大雨,沟满河平的,就连乡政府院子里也积了一大坑水,晚上还有蛤蟆在里面彻夜地叫。

    蔡小菲夜里被蛤蟆吵的不能入睡,起来对着防汛地图一遍又一遍地研究,思考着工作的薄弱环节,设想着一旦大堤再次决口,最先受灾的村庄是哪个,如何做好群众转移工作。

    连日来,各河段报告来的消息都不错,但她还是不放心,亲自开车一段一段地去看,走到河堤上用脚去踩土壤是否密实,检查有无蚁穴。

    看到下牛村,果然发现了个严重的问题。下牛村有几座红砖窑,早些年被取缔了,今年又悄悄开了火。庄稼地里不敢取土,竟然到河堤上来取土了,把河堤挖走了约三分之一,涉及近百米河堤。

    这些窑主为掩人耳目,在取土位置的周围栽上果树,拉起了铁丝网,所以很隐蔽,一直没被乡里发现。蔡小菲怒气冲冲叫来乡派出所人员,剪断铁丝网,钻进去一看,倒抽了一口凉气。一个接一个大坑里,满是浑浊的雨水,且很难说是不是已经在大堤下和槐河河道里水形成了连通。

    早些年修建的防洪大提虽然是石头水泥结构,但根基是依附在原先的土质河堤上的,现在河堤破坏的这么严重,谁敢保证大堤的安全性?把蔡小菲气的直骂娘,当即命令派出所把几个窑主抓了起来。

    报告给县里,县里组织了十几台卡车、推土机等大型机械运土来修补河堤,白天黑夜地干,怎奈雨一直沥沥淅淅地下着,再加上确实和槐河水形成了连通,土坑里的水怎么也抽不干,修复的效果并不好。

    这段大堤成了蔡小菲的一块心病。她预感到,今年如果防洪大堤决口的话,那么必是这段。好在以后几天天气连续放晴,蔡小菲的心里才稍稍安慰一些。

    进入7月份后,又是几场大雨,槐河水位居高不下。当听到天气预报未来几天还有大暴雨之后,蔡小菲请示了尹红妹,决定提前转移群众。

    然而群众的转移工作,比她想象的要难很多。根据地势,需要转移的村子涉及下牛、石嘴、玉皇庙等五个,老老少少两千多人。

    往北走上不到五公里,就是地势较高的山地。救灾帐篷连夜就搭起来了,但村干部的动员工作却收效甚微,群众不相信大堤会决口。

    蔡小菲亲自到村里去做工作,连续跑了几天,村民才开始把家里的粮食电器什么的装上车,拖家带口地往北边山地转移。

    但仍有一小部分村民不愿意转移,特别是一些老年人,固执的很,说祖祖辈辈就生活在这片地上,从来没遭遇过洪灾,哪像政府说的那么严重。

    说话间又是两场暴雨下来,蔡小菲只好请部队帮忙,挨家挨户督促转移。固执的老人们被战士们强行背到背上撤离了家园,终于在一场更大的暴雨来临之前,这五个村子的群众全部转移完毕。

    蔡小菲的嗓子早就喊哑了,连日淋雨,回到乡里就发起高烧来。

    会议室成了临时指挥部,乡干部都集中在那里,睡觉是地铺,随时待命。

    有人给蔡小菲熬了姜汤来喝,姜汤还没喝到嘴里,电闪雷鸣,一场大暴雨扯天扯地下了起来。

    暴雨就是命令,蔡小菲喝了几口姜汤,穿上雨衣,带着乡干部们冒雨来到了灯火通明的大坝上。暴雨中,战士们聚集在坝上严阵以待,运送沙袋的卡车轰隆隆地驶过,一派战斗前的紧张气氛。

    忙碌着,蔡小菲贴胸的手机震动了,她拿出手机,费劲地捂在耳朵上,雨水立即灌进了她的袖口。电话是负责群众转移工作的乡派出所邓所长打来的,口气十分焦急,说刚刚得到消息,下牛村部分群众偷偷回村里抢救财产了。

    蔡小菲骂了句脏话,命令道,邓所长你马上带人去村里,就是把他们打晕也要把这些人拉回来!说罢,匆匆跑到自己车旁,开车就往下牛村赶。

    暴雨阻挡了视线,雨刷开到最大,前面的路仍是茫茫一片。蔡小菲全凭路熟,半个小时后,赶到了下牛。

    进到村里,果然看到了两辆警车停在路边,堵住两辆拖拉机。邓所长带着几名公安干警正在骂骂咧咧地审问几个老实巴交的村民:老实说,还有谁回来了!不说实话崩死你个二球货!

    原来几个村民以为乡里是瞎咋呼,虽然转移了,家里的粮食并没有带走。眼看洪水越来越大,慌了,偷偷开了拖拉机回村拉粮食。

    蔡小菲走上去,气的直想扇他们几耳光,但还是忍住了,让邓所长赶紧带村民撤。邓所长上车前问蔡小菲,蔡书记你去哪,雨太大了,要不一起走吧?

    蔡小菲说,我还得回乡里,大坝上的情况也很紧急。

    邓所长看着眼前这个坚强的女人,说了句你注意安全,上车走了。蔡小菲目送着他们的车灯隐没在黑暗中,才转身上车。

    也就是在回来的路上,蔡小菲最担心的那段河堤垮了。当时她的车正在通过一个漫水桥,汹涌的洪水直接把他的车吞没了。

    据事后调查,因为转移工作做的到位,除了蔡小菲,并无一名群众伤亡。正应了她在会上说过的那句话:如果因为洪水有生命损失,我不希望是我们的群众。

    蔡小菲,一个热情似火的女人,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献给了她深爱的群众和这片土地。

    蔡小菲的车第三天下午被才打捞出来,地点在槐河下游十几公里接近县城的一个回水湾里。

    当时洪水已经退去,据说参与搜救的解放军官兵发现几只白鹤在水湾中心位置盘旋哀鸣,遂驾冲锋舟靠近,白鹤竟然不逃,有一只还落在船上不停地鸣叫,似乎在告诉他们什么。于是派潜水员下去,果然发现了一辆黑色的现代轿车。

    车打捞出水时,蔡小菲还端坐在驾驶室里,双目紧闭,神态安详,宛如生前。

    以至于围观的群众有人大叫道:快看,蔡书记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