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科幻恐怖 > 青空战记 > 第三(百三十八章 消失云刹海!(终章)
    桃花小说网 www.yxszp.com,最快更新青空战记最新章节!

    第三百三十八章 消失云刹海!(终章)

    一艘黑红两色标志未名的大型空艇,悄无声息的冲破云层。黑影渐渐放大,直到遮天蔽日,直压众人头顶,如同一朵厚厚的黑云一般。

    艇首部,锅盖大小的漆黑炮口就像是择人而噬的超级凶兽,正对领主大道方向,令在场的人无不色变。

    “找死吗?什么时候空艇敢开进城区领域了?”林震天脸上带着盛怒喝问,但他的身子却远不如他脸上那道怒色般,而是在这艘神秘空艇冲破云层的刹那,倒退了一步。

    林震天的话,没有人回答。

    因为这明显是一个相当愚蠢的问题。

    第五离仇一双冷然眸子杀意强盛,他紧紧盯着空艇甲板方向,至于那炮口,他则像是完全没有看到一般。

    而像天伽略,罗连诺,广含音等,也全都一步未动!

    突然,一个铁质云梯从头顶空艇降下,唰啦啦,直达云遥几人身边。而这时,公羊默,龙冕和花无界几人,皆到了云梯旁边。

    龙冕第一个!

    他架着仍昏迷未醒的花无界,转身向至强九人那边投去一道怨恨的目光,飞身上了云梯。

    这艘空艇既然能够出现在这里,不用想也知道是来接他们的。至于是谁安排的龙冕还不知道,但他那道怨恨的目光过后,目光转向云遥的背。

    因为这个男人,让他看不透……

    “找死!”

    身上血迹未干的佣兵之王文渊口中厉声一喝,全然不顾九人正中,第五离仇那早已抬起的手臂,飞身一跃,直冲向云梯。一股冲天的狂暴气息也是从他的身上爆发开来。

    在场熟悉文渊的人都知道,文渊虽然是一名悍将,但从未发过如此重怒,就算是当年他败在那人手下,他都完全没有被愤怒冲昏头脑,身上出现过如此强盛的怒气。然而现在,眼前这一局面,却是让他完完全全的爆发开来。

    就连云主第五离仇的阻拦他都没有顾及!

    文渊夹杂狂暴冲天之势的暴掠,让云遥,公羊墨和龙冕三人脸色尽皆一变。一个辰静流他们已经是勉强战胜,如今又出来一个比辰静流更强的人,他们此刻的状态可完全不是对手。如果要是全盛时期,他们还有一战之力,但现在……

    更何况文渊身后,还有比他更强的人!

    但就在这时,三人头顶甲板上,一道身影在月光下撒上大地!

    此道身影横身凝立甲板边缘,身子像定在了甲板上一样,夜风吹拂,衣衫猎猎,任由空艇的摇晃而一动不动。而其手上,一张圆月弯弓,好似神将下凡!

    咔咔!

    月下满弓,弓弦被拉得阵阵作响。

    “铮~~!”

    箭矢似电,直射领主大道正中!

    “轰~”

    这是一枚火药箭矢,瞬间印红了天的爆炸火光,将半条领主大道炸的翻起,泥土和路面碎石翻转腾空,四散飞溅。

    轰动青空的爆炸声,阻住了文渊的去路。

    “啪啦啪啦……”

    四下崩飞的路面石块像子弹一样,分往各个方向,街道周边的建筑完全被这些石块打成了筛子,外观形状惨不忍睹。

    然而诡异的一幕是,离得最近的至强九人那一方,包括急速飞退回去的文渊那边,石块却无法溅射到那个方向,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墙,阻挡了碎石飞溅。

    “咔咔~”

    银弓拉满,只不过这一次的箭矢并没有立即离弦,而是蓄势待发,箭尖正对九人一方!

    一艘全副武装的大型空艇,一位带着战将面具看不清面目的神秘人,一尊仿若深渊般深不见底的炮口,让至强九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几人上了空艇而无能为力。

    “五皇子殿下,云遥先行一步。殿下的筹谋云遥叹服,只不过殿下接下来即将面临的,应该不是我等这些小角色了。”

    飞艇升空,云梯上传来清晰雄浑声音,直传数里。

    “五皇子殿下实力,非云遥能敌!殿下所图,乃是天下,也许这个世界上,只有洛王朝的那把剑,能与殿下一战!至于其他人,皆不是殿下之敌!”

    “殿下身上的火伤,经过这么多年的修养,想来已经痊愈。殿下身份可不必再遮掩,我相信,只要现在殿下登高一呼,殿下以前的那些旧部都会应召而来。再加上殿下身边有天下军神钟亚的辅佐,配合天会长和罗榜主,这天下必有殿下的一席之地,就算是和如日中天,强如钢铁的洛王朝相比,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我在这里预祝殿下一切随心,完成毕生之愿……”

    声音飘远,消于空灵夜色……

    广含音和林震天两人的神色,不可谓不精彩。他们目光斜视,看着居中那道比夜色还要深邃的背影,满脸震骇。

    假如天空声音说的都对的情况下,那么此人的身份其实是……

    他们回忆过往,各种传言,此刻仿佛都得到了证实!

    而更令二人吃惊的是,不管是天下商会的天伽略还是神秘的榜主罗连诺,又或是天下军神钟亚和佣兵之王文渊,听到天空那道声音脸色没有任何变化。

    那么也就是说,这四人,早早就知道了云主第五离仇的身份。

    他想干嘛?

    此刻,一张宏伟的蓝图若隐若现的铺开在两人面前!

    轻抬龙臂,漆黑背影的手伸向自己的脸。

    哒!

    一声轻微的金属动作声响起。

    “含音,震天,你们很吃惊我的身份么?”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第五离仇那张永不褪下的银色面具,终是在月光下脱落。

    第五离仇缓缓转过身来。

    “啊!!”

    广含音和林震天两人脸色的惊骇已经无法用词汇来形容。看着面前那张恐怖的脸,两人从心底发出一声惊呼。

    那是一张除了眼睛,整个面部都被火焰亲吻过的面容!

    褶皱的面皮早已不成人形,嘴唇和鼻子像是被火焰重塑过,几乎完全黏连到了一起。脸颊像是被无数把利刃割裂再缝合,拉丝状的皮肤上,没有任何的毛孔。

    黑夜中,这张面容,就算是二人见了,也不由心生恐惧!

    “从新认识一下吧,我姓李,我叫李衍。”

    恐怖面容像是在笑,空气中仿佛有一阵寒风吹过……

    李衍,一个早已被人遗忘了的名字。

    三十年前李家王朝最有希望夺得皇位的李家王朝第五子。一个天生聪颖,过目不忘,被世人尊为神童的名字。

    然而,三十年前那一场名为“换天”一战,改变了神童的命运,改变了一切!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让这个名字永远消失在火海当中……

    李家王朝一夜覆灭,大多数人都持有赞同态度。李王的暴虐,至今回忆起来仍觉得心有余悸。但就算如此,人们还是对这个五皇子深深爱戴。

    他没有他父亲的暴虐,也没有官宦大臣身上的那种高人一等的姿态。五皇子心地善良,爱戴市民,同情弱者。

    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只有十岁孩子具备的品质。

    五皇子的死,是大家唯一觉得惋惜的事……

    “第五离仇,第五……离仇……”广含音默念着这个名字,心中顿然醒悟。

    给他起这个化名的人,应该是希望他远离仇恨吧?但可能连这人都没有想到,三十年后,那个善良的五皇子,会变成这样吧……

    广含音双眸神色复杂难名。

    如果世人知道这个消息后,会是什么反应?

    她完全不敢想象!

    “广含音见过五皇子殿下!”

    “林震天见过五皇子殿下!”

    “二位不必多礼,李家王朝五皇子早在三十年前就死了。现在只有第五离仇!”

    “是!”

    “是!”

    ……

    “钟先生,想得出救走云遥一行的是谁么?”

    领主大道,所有人动也不敢动,任由天空中那艘飞艇消失在云层之中。夜风吹拂良久,第五离仇才开口。

    “呵呵,难不成云主是在考我?”冷风中钟亚整了整披风领口,笑着道:“鹿角一战,几乎囊括了整个天空的所有势力,但唯独一家直到现在都没有出手,他们怎么会甘于寂寞,这可不是他们的行事风格。”

    “嗯,钟先生大才。”云主云淡风轻的道。

    “据悉,庞统和云遥在同一城市,云遥归国后庞统此子才冒出,不出我预料的话,庞统应该是那个云遥的学生,而刚刚救走云遥的就是他!”钟亚轻声道。他言语间带着十足的自信。

    “赵二小姐如何了?走了吧?”

    云主突然问。

    “禀告云主,赵二小姐刚刚被公羊默救走!需要需要手下派人追上去?”

    漆黑的街道角落,一人仿佛凭空出现。

    “不用了,赵二小姐留在我手上无用,况且赵大小姐曾嘱托过我,让我留赵二小姐一条生路。如今她被公羊默这个痴情种子救走,也算是我没坏了规矩。”

    “夜深了,走吧,咱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黑袍银面拔地而起,转瞬消失在夜色中……

    “帝国的明日之星,行事果然不凡,竟敢将空艇直接开进鹿角城区!只是不知道,阁下救了我们是何意?”龙冕放下花无界,目光紧紧盯着面前这位带了同样带了面具的人道。

    他的语气有些不善,一点没有因对方救了他们而感激。

    云主第五离仇能够猜到此人的身份,身为龙族最出色年轻一代的龙冕当然也能。只是他猜不透对方为什么会救他们。

    “呵呵,龙兄客气了。”抬手摘下脸上的面具,露出一张帅气阳光的面庞。

    此人正是机械国的新星,天环战部的新任领袖,庞统!

    只见庞统先是对着龙冕一拱手,随后转向云遥。

    而下一刻,一句令龙冕骇然的话语,从庞统的口中道出。

    “老师!”

    龙冕头皮瞬间一炸,瞳孔紧紧一缩,一股难以置信的感觉从心头冒出。

    帝国新星,竟是云遥的学生?

    眼前的这个画面,实在是太颠覆了!这比刚刚至强九人的出现还要震撼!

    他身为龙之国实力最强的年轻人,也是作为一颗新星出现。然而和庞统比起来,他这颗星则要暗淡许多。虽然他没有和庞统接触过,但庞统的实力他可是听说过的,而且最关键一点是,庞统还是一个战部的部首!

    庞统才多大?二十岁?

    二十岁就成为部首的,全世界估计也就这么一个吧?

    然而更令他感到难以置信、甚至恐惧的,还是云遥!

    当年机械帝国世界第一战部的队长,如今却是帝国的弃子,被机械帝国全世界通缉。也就是说,云遥其实是被机械帝国抛弃了两次!

    要何等心理素质,才能从这两次弃子当中摆脱出来?又是什么支撑着他还活跃在世界的舞台上?

    收了庞统做徒弟,他想干嘛?

    一个龙冕想也不敢想的念头出现在他脑海之中。

    也许……

    “嗖~”

    一脸苍白显然气血不足的公羊默从新回到空艇上。这时龙冕才注意到,庞统的这艘空艇又回到离地面不远的半空。居民阵阵的惊呼在甲板上都能听到。

    公羊默肩上扛着一人,一位衣着华贵昏迷不醒的年轻女子。

    而细看之下,龙冕又是大吃一惊。

    公羊默肩头上的女子,不是鹿角执掌,赵二小姐还是谁!

    只见公羊默和龙冕还有云遥各自一点头,默然带着赵二小姐进了艇舱。而这时,云遥转头对着龙冕微微一笑:“龙兄是跟着我们跑路,还是亲自下场玩?”

    云遥这番话大有讲究。跟着他们跑路,那么久算是默认加入了他们。而亲自下场的话……

    “你们要去哪里?”龙冕先是一问。

    “还不一定。”云遥却是摇摇头。

    他这话并不是避讳龙冕,而是真的还没想好要去哪里。如今青空团已经成立,需要一个好的地方发展。而好的地方,指的则是远离争斗的漩涡!

    “至少不会是天外天这里!如今的这里,应该会成为世界的主战场!天外天开启在即,五皇子现身人前,估计各国都会有大动作,贵国应该也不例外!”云遥强调道。

    只犹豫了片刻,龙冕就洒然一笑:“我就不跟着你们了。我先保着花兄,等他恢复之后,我们两个应该会留在这里。”龙冕不愧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优秀年轻人。

    “如今我的老师苍岚被第五离仇杀了,花兄和飞叶国也被他和鹰国摆了一道,我们怎么能这么灰溜溜的离开?亲自下场不敢说,但我们两个联手,还是能给第五离仇带去些麻烦的。”龙冕冷然道。

    “老师待我恩重如山,可以说没有老师就没有我!而今次的鹿角变故,常年站在统一战线的鹰国和飞叶国这一次也并没有一起,花兄还险些葬身此地。以花兄的性格,就算我能咽下这口气他也是万万不能,所以我们两个都不回离开!至少等我们报了仇!”

    云遥点点头,口中感慨:“动乱的大时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渺小。假如龙兄身边有人才,或是龙兄自己,不如建立个飞行团玩玩。”

    “就像云兄的青空团?我们可没有像云兄一样的人才!”龙冕似笑非笑的道。

    “哈哈。”云遥大笑:“以龙兄和花兄之能,还愁招揽不得来人才?况且就算是龙兄自己,就足以能够胜任了!”

    “哈哈哈哈……”龙冕也是大笑。

    两人的手,在空中紧紧的握在一起。

    “谢谢!”龙冕这话,显然出自真心。玩世不恭平淡如水的面容上,也是出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郑重。

    “龙兄保重!”

    “云兄一路顺风!等你找到固定发展的居所,来告知一声。”

    “一定!”

    龙冕扛上花无界,纵身一跃,直接消失在夜色中……

    “老师,龙冕的去路后面,有只小尾巴!如若不然,我们……”龙冕离开没多久,庞统即脸色一变的一指某处。

    然而云遥却是还没有从刚刚和龙冕的那一幕回过神来。

    世事难料,这句话用在这里一点不为过。之前还是敌人的两人,如今却是成为了朋友。而且和花无界在之前的云市世界大赛中也是对立面,但谁能想到,转眼之间却是和自己建立了友谊呢?

    龙冕绝对是一个值得交的朋友,这一点云遥非常肯定。他觉得自己看人不会错,龙冕就是那种重情重义的人,从他说起他老师时的口吻中就能看出这一点。

    “咱们不用出手了,让黑老丞来吧。”云遥笑着回答了庞统的话。

    “黑老丞?他们在哪……嗯?”庞统刚想问,只觉头顶一黑。

    天色到了这时已经蒙蒙亮了,视野从新恢复了清晰。

    一艘漆黑如墨,武装到牙齿的巨型空艇,轰然出现在他们头顶!这艘空艇没有遮挡身份,因为遮挡了也没什么用,黑帆这艘像是一头武装齐备洪水猛兽,走到哪里几乎都是焦点!

    十八条树干粗的牵引索从黑帆上垂下,一阵金属结合声后,庞统这艘空艇一下子成为了黑帆的附庸空艇。

    两道人影顺着牵引索而下,片刻即来到云遥跟前。

    “云老弟,咱们是现在走还是玩一会儿再走?”黑老丞脸上带着一抹狠辣冷笑问。

    “现在走,又如何让鹿角成为焦点?开始吧,怎么也得先收点利息才是!”云遥嘴角也是一扬。

    庞统听着两人的对话,和黑老丞身边的龙二相视一眼,两人相视苦笑。

    疯狂的事,果然还得疯狂的人来干!

    “庞统,你先保着小秋撤吧,先离开鹿角这个是非之地再说。今日之事,自由印叔替你说项,而且帝国应该顾不上你才对。”云遥看向自己这唯一的学生道。

    “嗯,老师不用担心我,退路我以安排好,自然不会被帝国那些人抓住把柄的!”庞统笑笑。

    “本来我自己的事,不应该拉你下水,你在帝国前途无量……”云遥叹道。

    “老师不用再说这些,从背宿醉的你回家的那些日子,我就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让老师的冤屈得雪!”庞统毅然道:“我这一身的功夫,也全是老师所教,没有老师您,现在的我还不知道在哪里!”

    “保重吧。”云遥拍拍庞统的肩膀,没说什么。

    “老师找到了落脚之地,一定要告诉我!”

    “嗯!”云遥重重点头。

    望着庞统离去非那一刻,云遥决定不再和自己这个学生有任何联系。他觉得自己亏欠了庞统,甚至可能由此断送了他的前途。自己复仇,可不想踩着学生的肩膀!

    “努力吧庞统,这个世界,必定有你的一席之地……”

    “老丞,开始吧,给鹿角留下我们来过的痕迹!”云遥头也不回的道。

    此刻的云遥,一反以前的低调,盎然的战意从他面庞上一闪而过……

    “轰轰轰~”

    “轰轰轰轰轰……”

    五十门火炮,像极了摆脱枷锁的猛兽,肆无忌惮的在鹿角上空向世人显露出狰狞的獠牙。喷吐的炮火比黎明的阳光更耀眼!

    十数次齐射,让鹿角一些区域陷入无尽的火海当中。港口,城主府,克赞林,天下商会,鹰国等驻地,在几分钟之内被无情的炮火接连摧残。惊叫声,惨叫声不绝于耳。

    炮轰鹿角,这个清晨,注定会被载入史册……

    十数次的齐射,让黑帆上通红的火炮炮筒齐齐进入冷却阶段,黑老丞的目光不禁转向云遥。

    “接下我们去哪里?”黑老丞问。

    “找一个与世无争的地方躲起来发展,等待合适的机会,从返世界!”

    “嘿嘿,我倒是知道这么一个地方,不过就是那里比较乱,各路空匪都在那里集结,适合我们这样的人发展!”黑老丞未然一笑。

    “老丞说的是空匪之城?我们不去那里!”云遥道。

    空匪之城是钟亚的地盘,他们当然不能去。去了等于是羊入虎口。

    “嘿嘿嘿嘿。”然而黑老丞却是大笑。

    “云刹海,不知云遥你可曾听说过?”黑老丞提起了一个名字。

    “云刹海?”然而云遥还没说话,一旁的龙二却是脸色一变。

    这个名词,比云遥和黑老丞炮轰鹿角还要来的令他骇然。那里是一个绝地,哪里有什么落脚点?

    而且那里在遥远的东方,神秘的云魔,也在那里出没!

    然而这时,只听黑老丞悠悠的道:“云刹海深处,有一座古老的城市,建立的时间可能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城市都要古老,甚至有人说,那里和天外天是一同出现的!”

    “在那里,能够见到云魔!还有几十无数的空匪!嘿嘿……”

    “我们如何能在那个地方立足?”云遥震惊于黑老丞所说。他竟是一点都不知道那个地方的存在。

    “立足?我们只要靠拳头即可!那里才是真正的弱肉强食的世界!在那里,你会见到极致的争斗,但只要在那里赢得一席之地,对我们后来的发展大有裨益。而且如果有机会成为云刹海的一方统领,更是能号令一方,轻轻松松集结几万匪众!”

    “几万?”云遥也被黑老丞这一番话吓到。

    一支几万人的空匪团,横扫天外天都不是难事!

    “我在那里有些名望,前期立足不用担心,怎么样?”云遥吃惊的看向黑老丞。

    没想到黑老丞这么一个在西风角混迹的不如意的空匪,竟还在云刹海那样的地方有一席之地?这不禁让他想起空匪之城的那位!

    “空匪之王是不是从那里出来的?”不知为何,云遥想到了空匪之王。

    然而黑老丞接下来的话,却是让云遥等人脸色大变。

    “他就曾是云刹海的统领!”黑老丞再次一笑:“而且如果你们知道了他的真正身份,就应该不是那么惊讶了。”

    “他的真正身份?”云遥和龙二相视一眼。

    “十大名器的制造者斯卡纳大师曾有三个学生。第一个学生下落不明,第二个学生金振,在云市郁郁不得志,第三个在机械国!”黑老丞冷笑道。

    黑老丞说到这里,云遥和龙二两个怎么还不知道对方说的是谁!

    “你是说,空匪之王实际上就是……”

    “这下你们明白了吧?”黑老丞目光悠远空灵。

    “‘穿过风暴云海,就能抵达真正的地下王朝’!”

    云遥和龙二两人脸色又是一变……

    “大人,那艘纯黑空艇,从鹿角出来了!”一艘躲藏在鹿角城外云中的雪蓝空艇上,左霆听着手下人的汇报。

    “大人,要不要开火?”手下人问。

    “哼哼,不用!对方既然敢做出炮轰鹿角这种惊天之事,一定会被多方通缉,而且赏金应该非常丰厚。我们不用现在开火,只要远远的吊着对方就行。我要把他们的老巢找出来,到时候在一举拿下!”左霆脸上的恨意如潮水一般。

    “大人英明!”手下人赶紧一记马屁拍过去。

    “好好跟着,别跟丢了!”左霆吩咐道。

    “是!”

    ……

    一黑一篮,两艘空艇从鹿角上空消失,直朝东方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