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科幻恐怖 > 国九局特勤组记事 > 第二百九十八八章
    桃花小说网 www.yxszp.com,最快更新国九局特勤组记事最新章节!

    第二百九十八章

    大家都是明白人,丝毫不用废话,萧晚晴拉开腕上光幕,飞快地扫视了一下数据统计,沉声对葛局长说:“上次从最开始发现到最终攻击,前后三天,这也是我们的极限了,必须在三天之内解决问题。”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葛局长知道她说的是实话,脸皮抽搐了一下,弹指让军师降下隔音屏障,只有两人能交谈的私密空间里,还是忍不住地问:“我怎么总觉得,你是预先知道这一天的来临的?”

    虽然江路嘉叛变了,一旦星空之门开启,拯救人类的重责只有萧晚晴一个人能够担起来,他一直在隐隐担心,但也一直怀着侥幸心理,万一星空之门不会到来呢?毕竟星际联盟也没有铁口直断什么时间一定会出现这么一个大纰漏,如果再拖几年,也许科技发达,他们就能研究出不畏对方干扰信号的无人机,根本不用伤亡就解决掉。

    但是现实狠狠地教训了他,萧晚晴在禁闭室里只待了不到一周时间,事关人类生死存亡的星空之门就在高空缓缓地掀开了一条缝。

    犹如恶魔之眼的睁开,里面是血海一片。

    想起上一次星空之门半开时候的情景,透过电子望远镜看去,浩瀚的黑色虚空中,无穷无尽排列开的外星飞船,一眼望不到边,如果被它们降临到地球上……

    想到这里,葛局长心里颤抖了一下,看着萧晚晴的目光更加深邃。

    萧晚晴却毫不在意,一边用手指滑动着看光幕一边平静地说:“是啊,我当然知道。”

    她就像在讨论‘下个月食堂要改革菜单’一样随意的口吻解释道:“西北基地关着一个辰海星人叫云汐,在上次叛乱过程中他和聂钦勾结,企图蒙混我,被我识破之后饶了他一命,他的种族天赋是可以感受到水流的存在和走势……但是他也同样可以感受到宇宙潮汐的变化,西北基地那个地方,地广人稀,天高云阔,很少有人造干扰物的存在,他的精神力可以延伸得很远很远,直至地球大气层之外。”

    她转过头来,看着葛局长,抿了一下嘴唇,声音里难得地带上了歉意:“所以我知道,很快,星空之门就要开启了。”

    到了这个时候,葛局长已经没力气跟她生气了,纯粹平淡地陈述道:“所以你利用江路嘉的身世搞了一出,想把他撇到这个任务之外。”

    “对。”萧晚晴理所当然地点点头,黑眸注视着葛局长,表情毫无波澜地说,“局长,你别无选择,现在你能委以重任的只有我一个人了。”

    “值得吗?”

    萧晚晴微微地歪了一下头,甚至唇角还勾了一下:“我自认没有看错人,江路嘉不会是和杨明义同流合污的叛徒,他一定会摆脱禁锢,回到九局的,到了那时候,我希望局长能再给他一次机会。”

    葛局长冷哼道:“你不知道其中的秘密,我现在告诉你吧,江路嘉的身世的确可疑,他是……”

    “不管他是谁。”萧晚晴头一次粗鲁地打断了局长大人的话,冷静地说,“他在普通家庭长大,一路顺风顺水地读书,高考,读大学,直到进入国九局之前,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老百姓,正常人类,虽然有点逗比吧,但,他是一个合格的特勤组特工,走到这一步,不是靠他的身世,或者脑子里那张网,而纯粹是他自己的努力,韧性,毅力,天生乐观,永不气馁……他有这样的特质,可以在这条路上走很远很远,如果特勤组失去他,是我们的损失。”

    她低垂的视线抬了起来,直直地看着葛局长:“局长,答应我,他如果回来,请接纳他,这是我最后的请求。”

    葛局长简直想冷笑了:“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还犯了圣母病?好,我承认他的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尤其上次平叛中,判断准确,行动果断,运气还挺好……但是,和你比起来,任何人都会选择牺牲他,保全你!你是特勤组的组长!你在这个位置上坐了十二年了!你才是国九局不可损失的瑰宝,如果有什么人可以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那也是你!”

    浓密的睫毛轻轻合上,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悲伤,萧晚晴轻声说:“不,局长,你错了……大家都以为,是毅哥哥的牺牲激励了我,使得我一夜之间脱胎换骨,迅速地成长起来,变成大家所需要的无所畏惧,战无不胜的特勤组组长……可是,我自己清楚,在我心里,始终还是那个萧晚晴,那个胆小,懦弱,贪生怕死的萧晚晴……”

    “闭嘴!”葛局长呵止她,“那都已经过去了,没有人怪你!从来没有人把勇毅的牺牲怪罪到你头上,包括我和谢曜在内!”

    “是啊,但我过不去我自己。”萧晚晴脸色凝重地用拳头叩了一下自己的心脏部位,“我对过去的恐惧,使得我甚至不敢再度向宇宙迈出一步,觉得那里充满了不可知的危险,可是宇宙中不但有危险,也有无穷无尽的机会,人类不能错过这样的时机……那三年的记忆掌控着我,让我失去了勇气,只能龟缩在地球上,日复一日地抗拒着打开的那扇门,而随着人类科技的进步,达到文明等级一的时候,就势必要开启后星际时代了,一条新的道路即将铺在人类面前,每个人都要走上去,不管前方是什么在等着我们,这是人类的宿命。”

    她抬起眼睛,郑重地说:“我做不到,但是江路嘉可以。”

    对于组长的突然回归,特勤组其他组员并没有说什么,毕竟之前她也铁口直断地说过不用十五天,安瑞和就招呼了一句:“回来了?”,拿着欧派过来准备交接工作。

    他的行为却被萧晚晴阻止了,萧晚晴大步走回自己的位置,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紧急任务,要出差,苦鱼,火苗儿,你们跟我来。”

    “是,组长。”苦鱼立刻也开始做准备,火苗儿懒洋洋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瞅了一眼她,不紧不慢地说,“好,反正也没几次了。”

    安瑞和闻言立刻严肃地回头:“火苗儿特工,请注意你的言辞,什么工作态度!?”

    “哎呀,我是说今年的时装秀啦,要去出任务就赶不上了。”火苗儿随口敷衍了他一句,扭着高跟鞋去看苦鱼收拾东西,“我反正没什么要带的,随时可以出发!”

    安瑞和皱眉,总觉得火苗儿似乎话里有话,但还没等他认真琢磨,萧晚晴已经把他的注意力拉了回来,飞快地在光幕上操作了几下,把欧派又递还给他,“我不在的时候,你继续负责组内一切工作事宜。”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安瑞和奇怪地问,“不用特别嘱咐一句吧?”

    萧晚晴看他一眼,没说话,安瑞和揣摩了一下,低声问:“难道是要我防着点谁?”说完还警惕地环顾了一下四周。

    “并没有。”

    萧晚晴简直无奈了,对自家副组长的脑补能力深深佩服,她把自己桌上的东西都收拾好了,能装的装进收纳袋,不能装的直接拎起来准备带回宿舍,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江博士是有苦衷的,如果他还能回来,我希望……你们合作愉快。”

    这一点安瑞和是同意的,立刻保证:“放心吧,组长,我身为副组长,平衡组内关系也是我的工作范围,而且我个人对江路嘉博士的所谓叛逃行为也一直持有怀疑态度,再说了,要三个人才能构成基层小组开展组织生活,本来说好的他一毕业就把关系转过来,这下可好,关系倒是转过来了,人跑了!”

    萧晚晴这次没有打断他,耐心地等他说完,伸出一只手:“再见,安副组长,谢谢。”

    “哦。”

    安瑞和莫名其妙地伸出手和她握了握,自觉这一刻气氛异常庄严,简直有一种迷之生离死别的味道在里面。

    “组长,你这次是什么任务?”他试探地问。

    萧晚晴很爽快地回答:“保密。”

    然后她就像来时一样,一阵风地卷走了,临走时还高声对军师下令:“军师,我不在的时候,提高安副组长权限半级。”

    安瑞和愣愣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疑惑不解地扭头问还在忙碌的王枫:“组长今天什么意思?”

    王枫背对着他在电脑上敲敲打打,阴阳怪气地说:“我哪知道啊,你不是要防着我吗?我在特勤组四年了,呕心沥血,领导就是这样对我的?痛心哪!”

    “我什么时候说要防着你了?”

    “现在组内一共就剩下我们俩,你刚才说那话什么意思!?”

    “我去!还真是啊,怎么又只剩下我们俩了?”

    江路嘉又度过了一个寂寞的白天,出乎意料的,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三花猫慕容花团居然来拜访了饿,还带了一些三文鱼做礼物。

    这几天,父子俩正吃外卖吃得心浮气躁,于是江路嘉主动请缨,前去厨房来个香煎三文鱼。

    三花猫摇着尾巴站在灶台边上监工,杨明义假大方地坐在客厅里。

    “慕容大师,你不是要去那个什么……总之是什么地方吗,怎么又不去了?”江路嘉拐弯抹角的套话道。

    慕容花团两只眸子瞪得溜圆,盯着在平底锅里滋滋作响,逐渐变成金黄色的鱼块,漫不经心地说:“哦,我想了一下,应该也不至于特别危急,不值当再让那个地球人操心几天,就不离家出走了。”

    “你主人很喜欢你嘛,这个鱼不便宜吧?”江路嘉用老百姓过日子的消费观评价道。

    三花猫喷了一下鼻子:“瞎!这是他留着自己吃的,被我偷出来了,就当是你们上次救我的回礼吧喵。”

    “哟哟,那还要感谢你了。”

    三花猫看着他,主动把头低了下来,往前凑了凑,一副‘摸摸嘛,不软不要钱’的样子,江路嘉在家里摸自己儿子摸习惯了,一时也顾不得面前这位乃是对病毒素有研究的科学家,手一痒就上去呼噜了一把。

    可是呼噜了两下,他就怔住了,手指头似乎在猫耳朵那里摸到了一个什么东西,薄薄的小片。

    三花猫不耐烦地把毛茸茸的头从他手里挣脱出来,那一枚小小的薄片却就势贴在了他的掌心。

    瞪着金黄色的圆眼睛,三花猫继续看着锅里的三文鱼,愉快又自得地说:“不过呢,那货是对我挺好的。”

    所以,地球人啊,还是不要被毁灭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