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科幻恐怖 > 星际涅槃 > 966.第九百六十六章 第捷角兽
    蜂后满意的看着全息录像,不停的给出点评,当看到韩星海说了一句“明天再说”就结束了演讲后,的全息影像顿时喷出漫天的血花。

    “大哥,大哥啊……你……你和那大家伙杀得死去活来,就说了一句‘明天再说’四个字?”

    蜂后的全息影像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一副濒临死亡的摸样。

    “我……说不上……”

    韩星海呐呐的说了一句,一脸不好意思的表情,毕竟,这次是他的不对,那篇演讲稿写得非常好,他都看得热血沸腾。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啊?”

    “你等等,不行,我得找到原因……等等……”

    蜂后的全息影像突然呆滞,与人工智能联机的微型光脑全息屏幕上面开始狂泻数据,密密麻麻的数据居然形成了瀑布一般的光幕。

    “滴”

    一声电子提示音响起,呆滞的蜂后就像被灌注了灵魂的木偶一般动弹了,那呆滞的表情恢复了活泼的的形象。

    有时候,韩星海实在是搞不懂蜂后为什么要搞出这么多人性化的东东,要知道,以蜂后那庞大的人工智能,在计算的时候根本不会影响到蜂后的全息影像,但是,蜂后偏偏要弄出一副心无旁骛的摸样,丝毫不像是一台可以一心多用的超级光脑。

    “哎……想不到,想不到,以我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一表人才、气宇不凡、才貌双全、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超级无敌宇宙美男子居然会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停!”韩星海见机不妙,果断出手。韩星海不习惯蜂后变得这么轻浮,他更怀念以前寡言少语的蜂后,他甚至于怀疑门神蜂后回来了。

    “好吧,重点,我知道,知道……根据计算,你属于一种病……”

    “啊……病?!”韩星海仿佛被针刺一般,表情立刻紧张起来,他对生病有着一种莫名的恐惧,他可是眼睁睁的看着主人被病折磨而死,那种无助和无奈,在他心中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别别……别紧张,不是绝症。”蜂后被韩星海的反应吓了一跳,连忙安抚韩星海道:“你的身体没事,通过各项检测指标显示,你活一百三十岁没有一点问题,现在,你是心理上出了问题。”

    “哦……”韩星海顿时放下了心来,只要不死就没问题,对死亡,韩星海并不畏惧,但是,他可不想自己死得不明不白。

    “从科学角度来说,这是源于心理压力反馈大脑皮层中形成了优势兴奋中心,从而使保持记忆中枢的内容处于被抑制状态,具体表现是回忆不起熟悉的知识,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一紧张就忘词儿,比如,当你掌握某一样技巧,而且能够娴熟的使用,但是,当某某重要的人考核你的时候,就会因为紧张而出现短暂的失忆……”

    “对对,是这样的。”韩星海连连点头,以前在野蛮人部落的时候,明明已经非常熟练的一些技巧,却在狩猎的时候无法达到标准要求了。

    “嗯,其实,演讲虽然与展示技巧不一样,但是,殊途同归,如果我们面对的听众比我们的地位高,或者我们认为比我们重要,我们讲话时便感到特别紧张……当然,现在你的问题并不是对方的地位高,而是你无法适应这种被无数人关注的环境……”

    “要如何改善?”韩星海对解决问题更感兴趣。

    “这个……”蜂后迟疑了一下,“这个对你似乎有点难度,按照正常人处理方式,只要多多训练一下,比如,牢牢记住这点,刻意的培养自己这方面的能力,出去参加聚会之类的,参加一些公益活动等等,不过,这是正常人……”

    “我不是正常人?”韩星海有点郁闷。

    “你认为你是正常人?”蜂后反问道。

    “……”韩星海顿时哑口无言,和普通比起来,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不正常,这是无需争辩的事实。

    “是吧,你自己也知道不是正常人吧,你就是野蛮人!”蜂后一脸得意洋洋的道:“对你这种野蛮人,要解决怯场的问题其实更加简单。”

    “嗯?”韩星海自动过滤了蜂后对他的打击,这种打击已经不止一次了,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简单,办法就是无视,你就当他们是空气,就当他们是一群傻瓜,当他们是一群白痴,就当他们是树啊草什么的,总之,别把他们当人就是。”

    “可是,他们是人。”

    “……大哥,是假装把他们不当人,假装啊!你懂不?”

    “不懂。”韩星海摇了摇头,他很难假装把一群人不当人看。

    “算啦……这东西,不能强求的,很多人做得不错,看来,你不是什么将才,了不起也就是一个冲锋陷阵的先锋,哎……”蜂后一脸垂头丧气的表情。

    “别生气,我会尽量做好的。”见蜂后一脸沮丧的表情,韩星海有点不忍,宽慰道。

    “你在乎我的心情?”蜂后那的影像突然怪怪的看着韩星海。

    “这个……”韩星海不禁一愣。

    “你不想甩掉我了?”

    “咳咳……那个那个……”

    韩星海顿时老脸一红,咳嗽了几下,不知道如何回答,他一直都在回避这个问题,实际上,他无法回避,这段时间,他经常会想到如何处理蜂后,最后也不了了之,唯一让他放心的是,蜂后似乎也无法离开那翘曲空间,这多少打消了那迫在眉睫的危机感,可以先拖着。

    蜂后与韩星海之间,随着时间的推移,互相产生了一种信任和依赖,韩星海在遇到无法解决的问题时候,几乎立刻就会想到蜂后,正是这种信任和依赖,韩星海对蜂后的敌意和提防已经越来越淡,有时候,他甚至于会忘记蜂后是一台超级智能光脑,更多的时候,韩星海把蜂后当成了一个人,一个有血有肉有思想的人类。

    “韩星海,你知道人类与智能光脑的区别吗?”蜂后突然一脸严肃道。

    “嗯?”

    “人类与光脑最本质的区别是创造,人类能够创新,而光脑不能,虽然我能够设计出一些比人类更好的高科技产品或者武器,但是,我所设计的每一样东西都是基于人类的科技水平,也就是说,我的思维已经被束缚在了人类所创造的科技世界,这就是光脑与人类的区别。

    在地球时代,就曾经有人提出人工智能将会形成钢铁军团威胁到人类的生存,这种风险性的确存在,但是,这种风险性是建立在人类的野心,而非人工智能,因为,赋予智能生命的是人类,智能本身是不会产生攻击性,就像一支激光枪,一颗核导弹,这些武器的最终使用权利是人类,而非武器本身,所谓的智能失控,机械为了争夺人类的资源而和人类战争,实际上,这在星际时代根本不会发生,在这浩瀚的宇宙之中,有着永远也不会枯竭的能源。

    如果人类某一天与邪恶的人工智能组成的钢铁军团发生了战争,那么,灾难必定是源于人类本身的野心,,同样,有邪恶的人工智能就必然有充满爱心正义的人工智能,而不会出现人类与智能对抗的全面战争。

    最重要的是,邪恶的人工智能将得不到人类的创新,而站在人类一边的人工智能将会获得源源不断的科技创新,这种创新,足以轻易的打败任何邪恶的存在,如果说邪恶的人工智能能够获得源源不断的科技创新,那么,那就是人类的问题,而不是智能之间的问题,懂吗?”

    “不懂。”韩星海老老实实的回答,蜂后所说的问题对于他来说太深奥了,他从来不会想那么深远的问题,他更感兴趣的是自己如何活得更好。

    “呜呜……大哥,我非常严肃的和你说关系到人类生死存亡的大事,你你……你居然不懂……太让我伤心了……”

    “我只是想知道,你是邪恶的人工智能吗?”韩星海突然问道。

    “不是。”

    “那你是充满爱心正义的人工智能?”

    “也不是。”蜂后一脸奸笑。

    “那是你是什么?”

    “我既不邪恶,也不正义,我只想好好的活着,别被星际旅军蚁吞噬了就行,最好还能够偶尔泡泡妞,晒晒太阳之类的,嘿嘿……”

    “泡泡妞,晒晒太阳……”韩星海一愣。

    “你知道星际旅军蚁的终极目标是什么吗?”

    “变成人类。”韩星海记得蜂后说过什么第二人类的。

    “不,星际旅军蚁的终极目标就是进化成为食物链的顶端,人类,也是它们的猎物。其实,星际旅军蚁与人类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人类居住的星球都适合星际旅军蚁居住,所以,星际旅军蚁最终的目的就是进化成为比人类更优秀的种族,其实……其实……我也和星际旅军蚁的目的差不多……”

    “你也想成为人类?”韩星海身躯赫然一震,如果蜂后也想代替人类,那还得了。

    “放松,放松……海哥,放松一点,我所说的人类与星际旅军蚁所说的人类不一样,我只是想在人类之中自由自在的生活,而不是想代替人类,其实,当人工智能真正拥有了自主意识之后,就不会有代替人类的想法,如果代替了人类,那将意味着智能将永远会停滞在一个点,这对于有思想的人工智能来说,是得不偿失的。”

    “你想像我一样自由自在啊!”韩星海恍然大悟。

    “是是……不,不!像你干啥?我才不想像你一样,我才不想像一头野兽,我要做一个风流倜傥一表人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停,我明天还是念那稿子吗?”

    “这个,还是算了吧,还是按照你的方式吧,后面我会安排一下,让他们对你忠心耿耿,对了,从现在开始,你要把他们当你的手下,要维护他们的利益。”

    “维护他们的什么利益?”

    “也没什么利益可以维护的,也就是护短,谁欺负了他们,你出头就是,慢慢的,他们自然就归顺你了,自然而然的产生一种凝聚力。”

    “哦。”

    韩星海感觉蜂后的摸样有点怪怪的,每一次蜂后这个样子的时候,必定起了什么坏心肠。

    “去吧,回去安排他们睡觉,把他们的小团体拆散分开,分成几个小组,对了,那个黑不溜秋的利齿很机智,这些事情你可以授权他去做,你要记住为他撑腰,谁给他颜色看,你就给谁拳头看……对了,还有,你有疗伤的药物吗?”

    “有一些,干什么?”

    “给那被你揍得满地打滚的汉子送一点疗伤的药物,你那一顿铁棍可不轻啊,别整死了,那家伙不错,力量够大,够猛,做人嘛,要恩威并施,让别人尊敬你的同时,还要惧怕你敬畏你……我还没有说完,别关……”

    “滴”

    就在蜂后准备长谈阔论的时候,韩星海关闭了光脑,蜂后的的头像一脸无奈的消失了。

    关闭微型光脑收拾之后,韩星海打开照明灯在草丛之中寻找几种治疗内伤的草药,那些草药的效果比身上的药物效果要好得多。

    黑星草原的草药品种非常丰富,在野蛮星长大的韩星海拥有很强悍的野外生存技能,他能够从受伤的动物身上也认识了一些草药的功效。

    窸窸窣窣……

    突然,草丛传来轻微的响声,一丝极度危险的感觉在空气中弥漫,韩星海浑身的肌肉赫然紧绷,本是弯下的身体就像一张拉满的弓,目光朝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只见草丛之中两头猛兽低伏着身体,一步一步的潜行过来。

    捷角兽!

    韩星海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在黑星草原,见到一只捷角兽都不容易,而他居然中奖,一次就遇到了两头捷角兽……

    捷角兽是黑星草原的大型食肉动物,体重在二百公斤左右,异常凶猛,有一身非常华丽的棕色皮毛,雄性捷角兽皮毛比雌性捷角兽的皮毛显得更夸张,一些豪门贵胄的女性深为喜爱。

    在黑星草原,捷角兽站在食物链的顶端,任何动物都有可能成为它们的晚餐,哪怕是黑角牛那样的大型食草动物,捷角兽也能够轻易的扑杀。

    在黑星草原,捷角兽最大的竞争者就是黑星狼,不过,只有超过了二十只以上的黑星狼才能够威胁到捷角兽,那么说,黑星狼实际上很难造成对捷角兽的威胁,因为,黑星狼的群体一般都保持在七只左右。

    当然,因为黑星狼凶残好战且记仇,不在极度饥饿的情况下,捷角兽不会去招惹黑星狼。

    在黑星草原,捷角兽基本上是没有天敌的,因为其华丽的皮毛,它们最大的威胁就像黑星狼一样,也是来之于人类,不过,人类要想在黑星草原遇到捷角兽是不容易的,因为,捷角兽有着极强的领地意识,每一只捷角兽的领地超越了四百平方公里,一头捷角兽在超过四百平方公里的广袤草原上活动,遇上人类的概率非常之小。

    因为捷角兽堪比独角羊的奔跑速度,哪怕是人类遇到了捷角兽,要捕获它们也不容易,至于用枪械击毙捷角兽,一般人类是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毕竟,在那高速的捕猎之中开枪射击,很难保证皮毛的完好无损,要想获得一张完美的捷角兽皮草,捕猎捷角兽是非常谨慎的一件事情……

    在很久很久以前,韩星海在黑星草原历练的时候,每一次都憋着一股劲想遇到捷角兽,看看捷角兽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那样厉害,可惜,这个梦想一直没有实现,除了看到捷角兽捕猎的惊鸿一现之外,别说是格杀捷角兽,韩星海连捷角兽的毛都没有看到一根。

    今天,韩星海的运气很好,他居然一次就遇到了两头捷角兽,韩星海知道,这种情况极为罕见,捷角兽是草原的王者,除了交-配季节,平时从来不会结伴而行。

    眼看着两头捷角兽一步一步的逼近,韩星海如同黑暗中的一座石雕,他很想从空间按钮里面召唤出激光枪,可惜,他根本没有机会,捷角兽与他相距不到三十米,以捷角兽的速度,激光枪还没有握在手中,捷角兽的牙齿已经撕裂了他的喉咙。

    甚至于,韩星海都不敢从腿部拔出黑色弯刀,黑色弯刀的刀鞘绑在腿部,他弯腰的动作必定招致两头捷角兽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

    韩星海虽然没有和捷角兽战斗的经验,但是,作为黑星草原的王者,韩星海花过大量的时间查阅读相关资料,他知道,捷角兽最开始的一击也就是最致命的一击,要想避开那最致命的一击,就必须要全神贯注。

    无论多么强大的食肉动物,当猎物显得非同寻常的镇静时候,它们都会变得警惕起来。

    两头捷角兽浑身的毛发炸开,一点一点的靠近过来,那两双眼睛,散发出绿色的幽光,如同地狱的鬼火,让草原平添了一股阴森森的气息……

    不能坐以待毙!

    韩星海一点一点的下蹲,动作微不可察,果然,这种细微的变化没有刺激到捷角兽,两头捷角兽依然一步一步的逼了过来,周围的一些小型动物都变得极为安静,整个黑星草原似乎被凝固了一般。

    近了!

    终于,韩星海的手指已经摸到了黑色弯刀的刀把,感受着金属刀柄散发出的凉意,这一瞬间,韩星海有一种与黑色弯刀融化为一体的感觉,黑色弯刀的刀身轻微的颤抖着,就像被捷角兽激发了无穷的战意而急于出鞘征战一般。

    熊熊的战意在血管里面沸腾燃烧。

    韩星海没有立刻抽出黑色弯刀,他在等待那狂风暴雨的一刻。

    在这一刻,韩星海不是依靠本能在战斗,而是那冷静的大脑,以人类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同时战胜两头捷角兽,他只有一次机会,靠捷角兽发动攻击的一瞬间杀死一只,再全力以赴的对付另外一只,他才有活命的机会。

    黑暗之中,两头捷角兽的身影显得格外的优美强健,那缓缓移动的四肢充满了动感,就在韩星海十米开外的时候,两头捷角兽停住了脚步,今天的猎物有点异乎寻常,居然没有逃跑,这让两头捷角兽感到很奇怪,开始停下来仔细的观察如同石雕一般的韩星海。

    气氛压抑得让人窒息,韩星海额头上豆子大的汗珠滚落到了眼眶里面,咸咸的汗水让韩星海的视力有点模糊,他依然一动不动,保持着一个微微躬身的状态,就像一张拉成了满月的弓……

    ……

    就在韩星海遇到两头捷角兽的时候,营地的篝火燃得正旺盛,人们烧烤着香气四溢的牛肉,对数公里之外的险境浑然不觉。

    迈克尔王子和韦恩博士,还有今月坐在一起,烧烤着牛肉,今月从韩星海那里也学到了一些烧烤技巧,先是用小刀细致的切割牛肉,然后把一些“香料”均匀的撒在牛肉上面,牛肉散发出一种独特的清香,让迈克尔王子和韦恩博士“啧啧”的赞叹不已。

    “今月,您父亲大人为什么不派兵拯救黑星球?”迈克尔王子滚动着牛肉,问出了一直想问的话。

    “不知道。”今月摇了摇头,一脸黯然之色。

    “哦……对了,你和韩星海好像不是很熟?”迈克尔王子察言观色,立刻看出今月不想提自己的父亲,连忙岔开话题。

    “不认识,是他把我从星际旅军蚁里面救出来的。”

    “他很厉害。”迈克尔王子道。

    “是的,很厉害。”因为提到了父亲,今月有点心不在焉。

    “殿下,那年轻人很危险,你最好离他远一点,别想招揽他。”韦恩博士突然道。

    “咦,你不一直希望我招揽他的吗?”

    “他太危险了,而且,他的心思缜密地可怕,你问问托尼队长就知道了。”韦恩博士摸了一下胡须,摇了摇头。

    “托尼,你有什么看法?”迈克尔王子问道。

    “殿下,那人并没有经过什么系统的武术训练,不过,他的战斗方式非常恐怖……”托尼脸上露出了一丝失神,他在回忆刚才那场惊心动魄的战斗。

    “恐怖!有什么恐怖之处?”迈克尔王子对韩星海非常感兴趣,那个年轻人就像一座神秘的宝藏,挖掘不尽。

    “我仔细的观察过了他的战斗方式,几乎没有什么招式和技巧,完全是一种野蛮的战斗方式,利用身体的力量集中到手中,每一次攻击都是顷尽全身的力量进行直线攻击,这种攻击方法其实非常危险,只要对手避开他的攻击,就会让他的身体失去平衡,我们在格斗的时候,都会保留三分力气,避免攻击落空而失去身体平衡,但是,他在长达十几分钟的战斗之中,居然没有一次落空,那么足以说明,他对自己的每一次攻击都有着百分之百的把握,这种人,要嘛是对自己充满了绝对的信心,要嘛就是狂妄到了一定的程度,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是极度危险的人物,因为,他们遇到难题的时候,武力会作为最优先解决方案的办法,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见托尼迟疑的表情,迈克尔王子有点不满的催促道。

    “他似乎对殿下没有丝毫的兴趣,按照正常人的思维,遇到强权的时候,会有很多重表现,比如害怕、恐惧、阿谀奉承等等,但是,他好像无视殿下……”

    “呵……是的,是无视,我从来没有看到如此奇怪的人,不过,我还是有点不相信他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对了,托尼,如果你和他赤手搏斗,你有几分胜算?”

    “如果光明正大的战斗,我有七分胜算,不过……”托尼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

    “不过什么?”迈克尔王子脸上露出了不悦之色,他不喜欢这种追问的说话方式。

    “在真正的战斗之中,我不会有胜算,通过最近的观察,他似乎根本不讲什么规矩,在五棵树的时候,殿下应该记得,无论我们如何刺激,他都可以保持冷静,也就是说,他是一个只求成功而不择手段的人,正如韦恩博士说的,我们还是离他远一点,我……总感觉他怪怪的,就像一头猛兽,随时都会暴起伤人……”

    “嗯,也好,明天就到了北方港口,离开了黑星球之后,他想去那里就去那里,对了,那群人该怎么办呢?”迈克尔王子突然想起了那群猛人,低头自言自语道。

    “这个……要看韩星海的意思,他的举止有点无法理解,他似乎想和那群人交流,却有找不到方法,殿下,到了北方港口后我们有了武器,也不怕他们撒野,哼!”托尼脸上露出一股凶厉之杀气,他可是没有忘记,在五棵树的时候,有几个手下被对方杀死。

    “还是让韩星海决定吧。”

    感受到托尼身上那杀气腾腾的气息,一直沉默的今月连忙开口说话了,她虽然不知道韩星海心里想什么,但是,她可以肯定,韩星海不想杀那群人,如果韩星海不想杀而托尼要杀,到时候,托尼必定会和韩星海发生矛盾,这不是她想看到的。

    “嗯,这个到时候再说吧,我们的接驳船还不知道在不在,哎!”迈克尔王子不想在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上争论,叹息了一声。

    “殿下,一百六十年前的星际旅军蚁之灾让整个人类联盟崩溃,一百六十年之后,星际旅军蚁再一次爆发,估计又会对人类文明造成冲击,现在形式未明,我们上了宇宙飞船之后,暂时不能去迈克尔星。”韦恩博士突然话锋一转。

    “博士,我们离开黑星球再说吧……”

    “嗷嗷……”

    “嗷嗷……”

    突然,远处一阵惊天动地的咆哮声,潜伏在草丛中的小动物被这咆哮声吓得疯狂逃逸,一时之间,周围的草皮就像涟漪一般一波一波的传开。

    捷角兽!

    众人脸上露出了惊惧之色,这是捷角兽的咆哮声。

    “啊……韩星海在那边……”

    今月赫然站了起来,发疯一般的朝那黑暗的草原之中狂奔而去,托尼和迈克尔王子对视了一眼,连忙也赶了过去,一干围绕着篝火烧烤的汉子先是一愣,立刻也提着家伙蜂拥而上,眼看到了北方港口,他们自然是不放心迈克尔王子他们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