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龙渊 > 210.第六1十七章 望古虚空
    事发太突然,秦涛第一反应就是跳下了塔台。

    十几米高的七级塔台连同整个空间都在惊颤着,几乎站立不稳。穹顶之上美轮美奂的星空突然变得暗淡起来,幽蓝而深邃的穹顶似乎在遭受着莫大的冲击,不知道是什么力量,也不知道从何方而来,是那种可以毁天灭地的力量!

    秦涛惊骇地看着紫薇混元珠,竟然在某种神秘的力量之下开始了旋转,而穹顶上的星阵也逐渐稳定下来,幽蓝的光开始恢复,空间稳定下来。但地面还在微微地颤抖着,如果不是全城经历了空间的变幻,还以为是在完全封闭的飞船上。

    冷汗滴落,思维似乎停滞。秦涛回头看一眼三位战友,只见李艾媛正抱着头在地上打滚,不禁眼前一黑,不顾一切地冲到了近前:“挺住!外面发生了变化影响了能量场,马上就会过去!”

    郝简人惊惧地趴在地上声嘶力竭:“该不是又天雷滚滚了吧?没嘴老徐在外面鼓捣炸药要进来那!”

    “有可能,准备随时应对!”秦涛太了解了自己的战友了,如果老徐支援抵达这里,第一时间会想办法炸开密道的入口,但他未必能找到这里,因为这个空间是第二重禁宫。

    鲜血从女人的鼻子里、嘴里和耳朵里流出来,扭曲的脸表明她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秦涛猛然抱起李艾媛尽量让他脱离地面,以减少震动影响。李艾媛完全陷入了昏迷状态,鲜血不断地从鼻孔里流出来,面如土色呼吸急促。

    “小秦,是她的能量场受到冲击所致,方才我的心差点没吐出来!”洪裕达用纱布擦着李艾媛脸上的鲜血:“快,到临界点!”

    秦涛来不及思考,抱着李艾媛便冲进了甬道,两侧高大的雕塑还在震颤着,回头的瞬间却发现紫薇混元珠正越转越快,在某个瞬间,万道金光突然喷薄而出,整个空间霎时亮如白昼!

    “涛子哥不好了,金属蛋要爆炸!”郝简人跟在后面低吼着,一个跟头摔了出去,在地上滚出了五六米才停下来,却又哇哇怪叫:“空间变化了啊,骸骨全都不见了!”

    在金光爆射的瞬间秦涛便已经注意到了这点,但脑子里全是李艾媛的惨状,哪里还考虑空间转换?方才的剧烈震动显然是空间能量场发生变化所致,强大的能量场严重地干扰了李艾媛自身的能量场,而对普通人而言也产生了作用。

    她的能量场异于常人,所以才表现得更加强烈。

    四个人全部趴在地上,突然爆射的强光瞬间致盲。

    “涛子哥,咱这是到第几层了?”

    “不知道!”

    “你动了金属蛋?”

    “没有,是自己转起来的!”

    “千万别把咱送到第九层,老子不想跟外星人圈在一块!”

    “我倒想看看长什么样!”

    “涛子哥……”郝简人大口地喘着粗气,仰面躺在地上望着美轮美奂的穹顶,鲜血流了一脸,却感觉不到疼痛:“我感觉老婆快生了啊,是个大胖小子,真的!”

    秦涛用身体护住李艾媛:“我跟你的预感不太一样,好像……刑天出世了?”

    话只说了半句便被堵住了嘴巴,冰凉而柔软的感觉。吻,有时候是奇妙的,可以震撼心灵也可以颠覆人的灵魂;吻,有时候是神圣的,可以净化心灵也可以感觉到炽烈的爱意。但突如其来的吻对于秦涛而言,有太多的不可思议——自己竟然亲了女人?

    当李艾媛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温柔的目光里充满了喜悦和幸福:“我们……这是在什么地方?”

    真不知道置身何处,秦涛慌乱之中轻轻地擦了一下女人脸上的血迹,抱得更紧。忽的看到前面不远地方散落着一支药箱子和碎玻璃,不禁大喜:“是第二层!”

    三分钟的热血沸腾换来的也许是一辈子的甜蜜回忆,在这个神秘的空间里,在万道金光迸发的时候,在美轮美奂的星空之下,秦涛最宝贵的初吻竟然被夺走了。当神志终于恢复过来的时候,李艾媛挣扎着推开秦涛,大口地喘吸着,脸上露出一抹羞涩的笑容。

    秦涛翻身起来望向塔台方向,紫薇混元珠正在匀速旋转着,万道金光熠熠生辉,照亮了整个空间。能够感到一丝丝的热量正不断地进入体内,冰冷的感觉逐渐消失,身体却疲惫至极,竟然“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这里是第二层空间,秦涛看到了甬道两侧八座氐族武士骸骨塑像已经不在了,遍地狼藉不堪,甚至还有激战的痕迹。第二层空间实则是羲皇封禁中的第七层,也是两件法器曾经安放的地方,乌族长的心愿不是要封禁法器归位吗?机缘巧合的是竟然实现了!

    滚滚的雷声不断地传来,突然而至的大暴雨倾盆而泻。徐建军凝重地站在雨中,跟一根标枪一样,久久地望着瀑布方向,大块的岩石正在急速坠下,百米高的悬崖绝壁竟然被闪电给击中?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打死也不会相信。

    又一道闪电从天而降,直接劈在了百米悬崖上,立即发生了爆炸,一团蓝色的火球陡然爆发出来,恰好是沿着绝壁天梯的位置,猛烈撞在石壁上爆炸,一声惊雷立即平地而起,地面为之震颤不已。

    雪千怡站在洞穴的入口惊惧地望着眼前的一幕:“徐连长,快进来,雨太大了!”

    徐建军漠然地摇摇头,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识到雷电把悬崖给劈了?关键是悬崖上有铁索云梯,而天坑内的气压很低,云层压得也很低。但这也是猜测,因为在十分钟之前还没有下雨的征兆呢,转眼之间就暴雨倾盆雷电交加了。

    是刑天在舞干戚吗?也许。

    “炸药埋好没?一定要定向爆破!”徐建军快步走进洞穴,里面一片昏暗,一股松油的味道扑面而来,两名战士正举着火把照亮。徐建军打量着三米多高的青铜大门,不禁眉头紧皱:虽然发现了涛子他们的蛛丝马迹,但为什么人进去了门却被关上了?难道发生了什么不测?

    “报告连长,已经装药完毕,等您下命令呢。”一名战士瓮声瓮气地汇报道。

    徐建军咬了咬牙:“准备!”

    “等一等!”雪千怡厉声喊道:“您不能破坏文物,按照文物保护法之规定这是犯罪的行为,另外秦连长如果在里面怎么办?会造成二次伤害!”

    “救人要紧还是保护文物要紧?是救人!”

    “这不是救人,而是害人!”

    徐建军急得一跺脚:“那怎么办?一切迹象表明他们进去了,门被封死了,总不能坐视不管吧?我的雪小姐!”

    雪千怡痛苦地摇摇头,他说的没错,至少有五六条人命在里面呢,如果坐视不管的话就成了古董了,但如此珍贵的文物的一旦被炸了,就完全不复存在了,谁能负得了这个责任?难道就没有更好的办法吗?

    “人命关天,炸!出事我负责!”徐建军大手一挥:“所有人都撤到安全地带,听我的命令!”

    没有人能够阻挡军令,更何况救人如救火?雪千怡也不再坚持,在救人和保护文物两难全的情况下,当然是救人要紧。所有人都撤出了洞穴,在雨中站了一排,都在等待徐连长下达命令。

    徐建军铁青着脸望着远处烟雨迷蒙,恨自己来的太晚了,没有和涛子并肩战斗,更恨那些穷凶极恶的混蛋们,二十多人竟让把队伍阻挡在锁云洞里一夜,以至于耽误了救援工作。如果涛子面对这样的情况该如何选择?

    “准备——起爆!”

    起爆!

    起爆!

    “咔嚓”一声巨响,天空又传来一声惊雷,一道闪电凭空闪过眼际,只见中心岛对面的巨树直接被雷劈中,硕大的树冠瞬间冒起一股轻烟,地面陡然一阵剧烈的震动,两条锁链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如两条黑色的游龙一般凭空出现,负责起爆的战士惊得目瞪口呆,但还是按下了起爆器。

    没有听到熟悉的爆炸声音,徐建军不禁愤怒地吼叫一声:“怎么回事?”

    “不……不知道啊连长,跟以前爆破没啥区别,是不是膝泡线断了?”

    “笨蛋!”徐建军一把抢过起爆器,按动了两下,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地面持续地震动着,从洞口冒出一阵烟尘。徐建军第一个跳下鸿沟冲了进去,雪千怡随同几名战士紧随其后冲了下来。

    徐建军站在雨里盯着前面的洞口,慢慢地后退,脸几乎变形扭曲,忽然大吼一声:“快撤——快!”

    黑漆漆的洞口站着一个庞然大物,无数根触角正在空中张牙舞爪,没有脑袋,长得像章鱼一样的怪兽,黝黑发亮的眼睛竟然长在了腰上?第一次看到长得这么大怪物,所有人都惊得目瞪口呆,没有任何反应。

    徐建军拔出五四手枪连续激发,枪枪命中怪物,打量黑色的粘液喷了出来,但那家伙根本不受影响。三条触角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跟铁链子似的从天而降,直接拍到了一名战士的身上,人直接飞到了空中,然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砰!砰!”

    “哒!哒!哒!”

    徐建军快速后撤,几名战士抱着冲锋枪一阵猛烈地扫射掩护,愤怒的子弹全部倾泻在怪物身上,眼见着怪物从洞口冲了出来,巨大的触角横着扫了过来,砸在徐建军身后的岩石上,只听“轰”的一声巨响,碎石泥土漫天飞溅。

    “顶住!给我顶住!”徐建军一把抓住呆若木鸡的雪千怡冲出了鸿沟,回头又是三枪,那家伙完全无视子弹的摧残,反而愤怒地吼叫了两声,竟然直接从鸿沟底部跳了上来,完全展现在人们面前。

    足足有七八米高,浑身上下有十多条粗壮的触手,黝黑发亮的触手在空中张牙舞爪,仿佛是在向徐建军示威。雪千怡吓得不知所措,竟然一屁股坐在了泥水里,从来没看过妖魔鬼怪,更没见过这么大的“章鱼”——只能说他是章鱼,跟章鱼长得同样丑陋,面貌狰狞可怖,如果说长眼睛的地方是它的“脸”的话,那他的嘴就长在了肚脐上!

    徐建军把手枪扔在地上,一把抢过旁边战士的冲锋枪,紧张地盯着对面的怪物:“大家后撤,准备手雷炸药——快!”

    怪物显然是被激怒了,身上无数的弹孔里正不断地冒出黑色的粘液,十多米长的触手蜷缩起来不再舞动,拳头大的眼睛正在看着徐建军。

    第一次见过真正的怪物,徐建军有些头晕,忽的想起了白山事件里面的伊泽尔,心不由得猛然一沉:难道涛子他们没进入洞穴?

    这是很正常的思维方式,因为这家伙是从里面出来的,而洞口三米多高的们关闭严密。徐建军第一感觉就是秦涛他们很有可能凶多吉少,但从没想过会被这种怪物。就在电光火石之间,两只触角从两侧忽然袭击而来,徐建军来不及多想,就地翻滚着躲开,两只触手在空中砸在一起,发出一阵巨响。

    丫的,老子跟你拼了!徐建军连续扣动扳机,子弹请写在怪物身上,却丝毫没有重创他,徐建军快速向板房方向移动,但无腿的怪物移动得更快,转瞬之间就已经挡住了徐建军的路,这家伙的智商绝对不会比人低,竟然能够猜到徐建军的移动逃跑的路线?

    徐建军一阵惊悸,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也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敌人。并非是刀枪不入,但子弹似乎对他完全不起作用?着果断地拔出狗腿刀横在胸前,预热的动作还没等做呢,一条触角已经扫了过来,一阵阴风席卷而过,徐建军怒吼着迎上前去,锋刃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正好砍在触角上,一股强劲的罡风迎面袭来,狗腿刀被砸飞的瞬间,人也被砸出去十多米远。

    “徐连长!”雪千怡连滚带爬地冲到徐建军身边,不管不顾地抱住徐建军的头部,只见他吐出一口血沫子,瞪着猩红的眼珠子盯着张牙舞爪的怪物。雪千怡立即用止血纱布捂住徐建军的伤口:“徐连长,您受伤了别动!”

    “打!狠狠地打!”

    一阵爆豆似的枪声在暴雨中响起,怪物几乎被打成了筛子,但不能奈之如何。其生命力似乎无穷无尽一般,子弹对它的伤害简直是微乎其微。如果徐建军见识到秦涛对付怪物的手段估计得会气得吐血:用一枚震爆弹搞晕,然后用两颗手雷炸碎它!

    但那毕竟是在封闭的空间里,而现在则是在空旷地带,那种法子行不通。与强大的怪物相比,徐建军简直弱小得如同蝼蚁一般,攻击也显得以卵击石。

    乌云密布的天空之下怪物站在被融化了的青铜塔台基座上,愤怒地舞动着超过十米的怪爪,好似没有脑袋的刑天一般。怪物的怨气似乎超过了刑天,十几条诡异的触角不断地发出攻击,所过之处遍地鸿沟,战士们不得已分散开一边躲避一边攻击。

    “徐连长,这么打不是办法,用单兵火箭筒!”一名战士跑过来喊道。

    “快去拿!”

    正在此时,只见怪物突然停止了攻击,十多条黝黑发亮的触角竟然高高的刺向天空,宛如天神魔鬼一般!徐建军不禁惊得目瞪口呆,他娘的要发起总攻了吗?两名战士抬着火箭筒从雨幕中钻了出来,徐建军猛然一跃而起抢过火箭筒怒吼:“所有人后撤!快!”

    “徐连长,我要跟你一起并肩战斗!”

    “服从命令——全部后撤!”徐建军一声怒吼:“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想当英雄有的是机会!”

    雪千怡随同战士们跃入鸿沟之内,徐建军站在距离怪物只有十米远的地方,肩上扛着单兵火箭筒,怒吼着,火箭弹如幽灵一般爆射而出,一团白雾将徐建军笼罩其中。而就在这一瞬间,天雷滚滚,一道闪电从天而降,恰好击中了站在青铜基座上的怪物,两团蓝色的火球猛然爆炸,而后是第三声轰隆的爆炸,怪物被炸成了碎片。而剧烈的冲击波迎面袭来,把徐建军掀到了空中。

    徐建军重重地摔到了地上,滚落到鸿沟之中。

    密闭的空间之中发出一阵剧烈的震动,李艾媛在秦涛的怀中痛苦地声音着,神秘的能量场似乎发生了变化,对于自身能量场超过普通人的李艾媛而言无疑是最痛苦的。所有人都在经受着这种痛苦,但秦涛的抵抗力极强,仰望着不断晃动的穹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涛子哥!”郝简人趴在地上骇然怒吼着,以减少能量场变化所产生的干扰力,耳中却传来一阵机关触发的声音,模糊地看到广场里的塔台正在以可见的速度下沉,惊得郝简人目瞪口呆。

    当最后一抹金光消失在秦涛眼际的时候,空间终于恢复了平静。广场对面恍然出现了一座恢弘的大殿,秦涛如释重负一般躺在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望着幽蓝深邃的穹顶,北斗星阵虚幻缥缈起来。

    “秦涛……我们是在第几层?”躺在秦涛胸口的李艾媛终于幽幽地醒来,短短的数秒之内如同在地狱里走了一遭一般。

    “是初入的那个地方,圣殿有出现了。”秦涛狼狈不堪地匍匐在地上有气无力地应答着。

    洪裕达此刻清醒过来:“小秦,方才我好像听到机关被触动了,空间实现了转换,而且……而且……塔台消失了!”

    正在此时,幽幽的空间内忽然传来一阵声嘶力竭地吼声,竟然是老徐?秦涛和李艾媛兴奋地抱在一起,一种难以形容的幸福感不禁让两人热泪盈眶。没有经历过生死就不会理解生活在现实当中是何等的幸福。当从如梦魇一般的虚幻空间侥幸逃脱出来的时候,所有人才知道这种幸福并非遥不可及。

    郝简人畅快淋漓地哈哈大笑。

    徐建军率领着战士们冲进来:“涛子?!”

    雨后初晴,灿烂的阳光穿透锁云岭上的浓雾,在百米飞瀑的上空出现了一道壮观的虹,飘飘洒洒的水雾漫天飞舞,将满眼的翠绿笼罩其中。

    “好像做了一场梦一样?”秦涛看一眼挺拔的徐建军,发现他正在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不禁开怀大笑:“难道你不相信?最后我们将两件法器归位,羲皇封禁九重禁宫里变化万千,令人震撼啊!”

    徐建军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我信。”

    秦涛躺在地上望着天空:“这个世界上也许有神,也许没有神,或许是因为我们的科学技术还并不发达,无法解释发生的这一切,但是我相信终有一天我们会用科学解释今天所发生的这一切。浩瀚星空,无尽的银河,无际的宇宙,我们绝对不是唯一的存在。

    时间须臾,游遍千古,当重新回到现实世界之后才发现这里的阳光最灿烂,空气最新鲜,景色也最美。秦涛深深地看一眼李艾媛,她的目光似乎闪烁着躲避着自己,不禁苦笑一下,转身扫视着后面的战士:“同志们,更重要的任务压在我们的肩上,大家有没有信心完成?”

    “有!”

    “国虽大,好战必忘;天下虽安,忘战必危!”秦涛郑重地敬礼。

    郝简人摸着脑袋狐疑地看一眼秦涛:“秦连长,还有啥任务啊?我可梦见老婆快生了啊!”

    异族以独特的方式潜入人体,他们早已对人类发动了攻击,只是在等待小冰河期的到来。如果不及时迎战,一场惨烈的大战终究将会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