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科幻恐怖 > 盗浪淘沙 > 393.第一百五3十三章 大结局
    不知不觉间,自从和四爷上次分开,已经过去了三年。

    第一年的时候,在大爷的见证下,我和明珠结婚了。

    在我结婚后的第二天,大爷把陈家在安马村的所有产业都交给了九斤叔,算是他这么多年对陈家忠心耿耿的奖励。

    狗子自从上次遇到了艳芬,心里早就把人家当成了女神。

    之前艳芬一家被明珠接到了北京,所以,在明珠和我的撮合下,狗子在我结婚后一个月,也和艳芬走到了一起。

    他结婚那天,乐得九斤叔喝了好几坛子酒,拍着大腿说狗子终于他娘的出息了,娶了这么漂亮的老婆,要让他当爷爷了。

    令我没想到的是,就在狗子结婚后的第二天,大爷不见了,就和当初的四爷一样,连封书信都没留下,突然消失了,没有任何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村子里的传言,在大爷消失的那天晚上,曾经有人见到他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

    这成了我心里的痛,我原本想好好给大爷养老的,可是现在子欲养,却亲不待。

    就这样,怀着这份莫名的悲伤和痛楚,我和明珠一起在北京生活了三年。

    这三年间,我帮着明珠料理着她家的企业,共同等待着他父亲被治好后重新归来。

    虽然在北京的DT集团里,我靠着自己的表现,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也拥有了和明珠一样的地位和身份。

    虽然我和同样忙着发展的狗子,经常忙里偷闲坐一起扯淡,就和以前一样。

    但我们却都感觉这样的生活,少了很多东西,少了很多让我们可以为之奋斗、为之生死的激情。

    我们把以前所有的经历都深深埋在了心底:司马错墓、刘毅墓、鲛祖墓、复生、巨鼋、氐人等等。

    就好像我们从来没有经历过它们,就好像那些只是一场梦,在我们如今这平淡的生活里,泛不起一丝的波澜。

    我原以为我这一生就这样安安稳稳的度过,就如同暴风雨后的海洋一般。

    忽然某天早上,明珠从门口取了一样东西,然后趴在我背上,笑道:

    “陈大董事,有你的信呢。”

    我随口道:

    “肯定是谁送的广告吧。给我瞧瞧。”

    明珠却故意把信藏在身后,把那张我永远也看不腻的笑脸凑到跟前,冲我眨了下眼睛,俏皮的笑道:

    “想看吗?人家不能白替你取信呢,奖励呢?”

    我哈哈一笑,双手捧过她的笑脸,便轻轻吻了一口。

    明珠这才莞尔笑了一声,把信塞到我手里,还不忘嗔怪道:“这么敷衍,下次不帮你跑腿了。”

    我无奈的一边笑着,一边拆开了信封,明珠则好奇的趴在我背上,把脑袋枕在我的肩头上,一起看。

    这是一封没有寄信地址的书信,刚拆开便掉出一张照片,我急忙拿起来看看:

    照片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白天拍的,画面的深处是一片漫无边际的海洋。

    几只海鸥从画面的顶端飞过,与海洋中刚刚跃出水面的鲸鱼相映成趣。

    在靠近岸边的位置,是一个两侧被高山环绕的港湾。山上绿意昂然,一派生机。

    在画面的最下方,是一处悬崖,看不出有多高。

    悬崖的边际,坐了六个人,只有背影,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一根鱼竿。

    虽然看不到他们的表情,但是从他们背影中所展现的姿态,可以看出他们都十分的开心:或是脑袋靠在一块说着悄悄话,或是高高后仰,好像在放肆的大笑。

    在看到这六个人背影的一瞬间,我和明珠愣住了,半天才对视一眼:

    “是他吗?”

    照片中,有两个背影,我极其熟悉:正是四爷和大爷!

    这两个我从小看到大的背影,我从来没有遗忘过,如今再见,我激动的几乎要跳起来!

    这时,一张信纸也从信封里滑了出来,我颤抖着打开,里面是四爷写给我的:

    无妄,原谅我三年前不辞而别,实在是那次情况太过危险,原谅四爷不想你再冒险。

    在告诉你们所有真相前的两个月,鲤龙突然得知,在东海深处的一座小岛上,似乎有人发现了氐人国第一任国君蚕丛的踪影。

    在那个小岛之上,有当年流落海外的古羌人遗迹,在这片遗迹中,有无数的雕像和藏品。

    那些雕像的眼睛和蚕丛一样,均为纵目。

    鲤龙怀疑那个岛上似乎也和氐人有联系,同时也希望若是蚕丛真的在那里,能把他接回到氐人国。

    所以,我三哥陈天纵提前去进行寻找了,而我则留在氐人国等着向你揭露真相。

    在送你们回去后,我收到了三哥的消息,他说他找到了小岛,但是岛上的遗迹防护极其严密,而且他还发现了一些很令人不可思议的线索,似乎能揭示氐人的起源。

    他说单凭他一人之力无法破除,便让我去支援。

    临行前,我担心出意外,就把那座小岛的方位写在信中,托你转给了大爷。

    无妄,还记得我曾经提到过,当年你母亲去世后,我二哥也消失了吗?

    外界全都说他死了,其实他一直还活着!但是为了不再让氐人重复数千年前的悲剧,他对外宣称假死,实则是甘愿被囚在陈家的“阴阳墓”中!

    陈家的宅子,地面以上为阳宅,地面以下为阴宅,便是所谓的“阴阳墓”。

    二哥在那不见阳光的阴阳墓生活了这么多年,他可以看到你每一天的成长,可以知道你做在家里做得事,却无法当面向你讲述一切。

    对了,你还记得在家中的“孝文室”和“忠武室”里,有人通过纸条和你联系吗?

    那就是我二哥!他通过阴阳墓之间的地道,暗中相助你。

    这次大爷知道我和你三爷此行会有危险,于是在家中亲眼看着你和狗子完婚,了结了他的心愿后,带着阴阳墓中的二哥,根据我信中的地址,找到了我和你三爷。

    如今,一切的秘密都要被揭开了!

    你和明珠也要努力,希望我们回去的那天,可以亲手抱抱你们的孩子。

    陈四悔亲笔。

    看完了信,我潸然泪下,这三年多的念想终于有了着落,看着照片中六个人的背影,我能感受到他们如今生活的自在和逍遥。

    把数千年的纷争都抛在了脑后,把所有的恩怨都撒向了大海,再也不用背负着千年的枷锁,再也不用担心着彼此的安危,或许这就是他们一生最好的归宿了吧。

    这时,明珠突然好奇的问道:“照片中这六个人肯定有四爷他们弟兄四位。另外两人,你猜是谁呢?”

    我回头冲她笑道:“你少算了一个人呢。”

    我指着照片左下角,那里有一抹影子,看样子是某个画外人站在那里,上半身被阳光映在了地上。

    明珠瞪着眼睛仔细看了半天,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忽然她十分惊奇的说道:

    “你也错了,其实还有一个人你也没注意到。”

    我忙问道:“是谁?”

    她伸出玉指在我额头轻轻一戳:“你呀,比我还笨呢。你想,他们的照片是谁拍的?”

    我顿时陷入了沉思:他们都是谁?

    明珠在一旁喃喃自语道:“我猜背对着我们的,肯定有一个是海爷,还有一个是哑铃铛。另外两个人,实在是猜不出来了……”

    可我看着照片,突然想到一个很惊人的念头:

    既然我二爷陈星海当初为了保护氐人不再受难,而选择假死进入阴阳墓,那么我的父亲沈雨伯会不会……

    想到这里,我猛得打了个激灵,明珠似乎也在这时想到这一点,和我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眼,表情同样的不可思议!

    “明珠,我想……”

    “无妄,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陪着你!”

    话音落地,狗子就打来了电话,不等我问他,他就在电话里扯着嗓子嚷道:

    “无妄,我收到四爷的信了!我他妈就知道他不会有事的!”

    “而且我发现照片里还有其他人,至少有三个我不认识的!”

    “你赶紧找个借口骗骗你家明珠,咱俩一起去找他们!快,快!”

    这时,明珠抢过电话,冲电话里的狗子嚷道:

    “小狗子,你还敢教唆我家无妄骗人?你等着,一会见面了收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