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朝为田舍郎(田舍郎顾青) > 第五百五三十五章 欺世盗名
    世上不存在算无遗策,智多近妖的神人,是人就会犯错,任何人都不例外。

    顾青也是凡人,他也会犯错。

    这一次顾青便犯下了一个错。他以为安禄山叛军不敢南下,所以南方各地就是安全的,于是皇甫思思和万春兴冲冲要在襄州附近做买卖,他便痛快同意了,并且象征性只派了数十名亲卫保护她们。

    顾青没想到的是,这场叛乱的影响波及的是整个大唐,哪怕没受到战火荼毒的南方也不例外,虽然南方没有被叛军攻占,但南方各城各乡的人心已乱,物价已乱,治安也乱了。

    顾青更没想到,就在离安西军大营不过两日路程的隋州附近,居然还藏着一支来历不明的两千兵马,这支兵马根本没在朝廷的兵录册上出现过,相当于一支民间武装,而此刻,这支兵马将皇甫思思和万春团团围住。

    打出来的旗幡是“奉天平叛”,可实际上干的却是拦路抢劫的活儿,两者组合起来,画面尤觉讽刺。

    王贵的心渐渐沉了下去,他发现今日有些麻烦了,对方两千多人等在路边,显然是早在隋州城内布下了眼线,皇甫思思的数十辆满载粮食的马车出了城后,便已落入了对方的算计,早早地布置了兵马,就等着在路边来一次伏击。

    脑中飞快转动,王贵当即便做了决定。

    粮食可以舍弃不要,皇甫思思和万春公主一定要保住,这两位可是跟公爷关系密切,迟早都是公爷夫人,若她们有任何闪失,王贵只好拔刀抹脖子了。

    于是王贵立马决定放缓语气,果断舍弃粮食保平安。大丈夫可屈可伸,安西军将士也要审时度势,暂时忍一口恶气也没什么,迟早会报还回去的。

    “这位……呃,马将军?”王贵试探地问道。

    年轻将领傲然道:“不错,我便是马燧。”

    “马将军,可曾听过安西军?”

    马燧面色平静地道:“听说过,蜀州郡公顾青麾下虎狼之师,数次击败叛军,于社稷有大功。”

    王贵笑道:“马将军的旗幡上写着‘奉天平叛征北大将军’,但恕我直言,朝廷可没封过什么‘征北大将军’,显然是马将军自封的,我观马将军麾下将士不凡,马将军若欲闯出一番功业,何不投奔顾公爷麾下,做个堂堂正正的征北将军呢?”

    马燧冷冷道:“顾青,欺世盗名之徒,有何资格让我投奔?”

    王贵一呆,他没想到对方居然如此评价顾公爷,公爷为朝廷平叛,歼灭叛军十余万人,驻军襄州令叛军不敢南下一步,保住了大唐半壁江山的安宁,半个大唐的臣民都应对他顶礼膜拜,何来“欺世盗名”之说?

    心头一股怒火翻涌,王贵还没来得及压下火,旁边的亲卫们纷纷露出愤怒之色,双方对峙的火药味更浓了。

    亲卫们还算克制,马燧当面骂顾青,他们纵然愤怒,也知此情此景不宜让事态更严重。

    但万春却忍不了了。

    她是尊贵的公主,顾青又是她的心爱郎君,有人敢当面骂她的心上人,公主的脾气岂会惯着这群土匪?

    “何方逆贼,竟敢口出狂言,顾青何曾欺世盗名了?安西军为国征战平叛,歼敌十余万,叛军占据关中却不敢再有寸进,皆慑于顾青之威名,他是我大唐伟岸男儿,英雄砥柱,哪里轮到你这盗匪之流来编排?”

    万春涨红了脸蛋,骑在马上指着马燧大骂。

    马燧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了,目光凶狠地盯着万春,冷冷道:“姑娘留点口德,莫以为安西军的人我便不敢杀了,你们与顾青是一丘之貉,我杀之亦不算作恶。”

    王贵暗暗苦笑,千算万算,没算到这位公主殿下的火爆脾气,她可不是肯吃亏的人,双方剑拔弩张之时,以万春公主的实力,绝对能撺掇双方火并起来,杀个人仰马翻。

    二人对骂之时,王贵越想越不安,偷偷朝身后一名亲卫使了个眼色,让他悄悄脱离队伍,赶快偷溜回安西军大营报信,今日看这情势,恐怕大家都要栽在这里了。

    那名亲卫收到了王贵的眼色,顿时会意,不露痕迹地拨马缓缓后退,左右的亲卫也纷纷与他配合,待他退后几步后,左右便补上了他的位置,将他遮得严严实实,然后亲卫下马,一头钻进路边的矮丛中,窸窸窣窣几下后,人便不见踪影了。

    王贵松了口气,只要有人回去报信,事态便不会太严重,就算都栽了,顾公爷断然也不会忍了这口气。

    队伍前方,马燧脸色铁青,万春却仍在指着他的鼻子大骂。

    “一个个都是七尺男儿身,社稷危难之时不思舍身报国,却躲在后方沦为盗匪抢掠,尔等连廉耻都没有,何来脸面指摘别人之过?”

    马燧怒道:“妇人无知,你怎知我未曾舍身报国?”

    万春冷笑道:“此处是隋州,叛军未至,此地便是太平之地,你们在此抢掠便算报国了么?有本事真刀真枪进关中,与叛军厮杀一场,才叫真汉子。”

    “还有,你可知隋州为何如此太平?皆因顾青的安西军驻扎在此,叛军不敢南下,可惜了顾青和安西军的忠勇,倒是便宜了你们这些盗匪,让你们毫无顾虑在此祸害地方,行径教人不耻。”

    王贵见马燧脸色越来越难看,顿知有些不妙,于是急忙道:“马将军,你们要粮食,那么我便将粮食留下,我们只求平安离开,如何?”

    马燧脸色铁青道:“方才我只想要粮食,但此刻,你们连人带马都留下吧!”

    王贵表情顿时有些僵硬,眼中露出冷冽之色,道:“马将军,粮食给你了,连人都不放过,过分了吧?”

    马燧盯着王贵道:“安西军可敬,但顾青可恨,你们纵是顾青的麾下,我也不惧……”

    说着马燧又指了指万春,道:“这个牙尖嘴利的女人,必须要教训。”

    万春勃然大怒,皇甫思思急忙拽住了她。

    王贵和亲卫们脸色渐冷,手中的刀不自觉地握紧了,王贵盯着马燧道:“马将军,非要刀兵相向,后果你可想清楚了。”

    马燧平静地点头:“想清楚了。”

    王贵沉默半晌,忽然暴喝道:“结阵!”

    数十名亲卫下马,将皇甫思思和万春围在中间,迅速结成一个防御圆阵。

    面对两千兵马,数十名亲卫仍凛然不惧,大有万夫莫当之勇。

    马燧眼睛一亮,看着这些亲卫们严丝合缝的阵势,以及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凌厉霸气,叹道:“不愧是安西军,果真名不虚传。”

    王贵以往嬉皮笑脸的表情,此刻已换作一脸冷冽的杀气,手中的刀握得紧紧的,盯着马燧道:“马将军,最后一次忠告,莫得罪安西军,否则后果很严重。刀剑无眼,我等死不足惜,若伤害了身后这两位女子,与安西军的仇可就结大了,顾公爷定追杀尔等到天涯海角,不死不休。”

    …………

    安西军大营。

    顾青连吃了两天的烤羊腿,当韩介再次将烤羊腿端到他面前时,顾青终于有些受不了了。

    虽说他无肉不欢,但每天吃同样的东西,而且韩介的手艺其实也不算太好,顾青终于有些腻了。

    百无聊赖地用匕首拨弄着盘里的羊腿,羊腿仍散发出浓浓的肉香,顾青却忽然失去了食欲。

    杨玉环坐在他身前,面前也是一盘烤羊腿,她正笨拙地用匕首慢慢地切割着羊腿肉,以往这些活儿都是宦官宫女干的,如今的她,正慢慢习惯平淡无华的生活,很多事情都在学着自己动手。

    除了膳食之外,她还学会了自己洗衣,自己喂马生火等等技能,顾青看不过去,想给她买几个丫鬟伺候,却被她拒绝了。

    杨玉环的心思很简单,既然离开了那座奢华的樊笼,便等于重新活了一次,如同当初在驿站自缢前许下的誓愿,愿生生世世生为农家妇,绝不再做皇家妃,她已彻底厌倦了富贵人家,只想简单清贫地度过一生。

    见杨玉环举止笨拙地割着羊腿肉,顾青想上前帮忙,被她笑着拒绝了。

    顾青叹道:“阿姐,我知你想过平淡的日子,但平淡和穷是两码事,日子可以平淡,但不能太穷了,买几个丫鬟侍候你的起居,与你的初衷并不冲突,你这是何苦呢。”

    杨玉环轻笑道:“以后叛乱平定,我也要寻个幽静的去处避世出家,既是出家,便是苦修,凡事都要自己动手,我得提前习惯自己动手的日子。”

    顾青苦恼地挠头:“出家其实……阿姐若想避世,也不一定非要出家,平定叛乱后,我找个州府大牢把你扔进去住着,也算是避世了,那地方清静,一般人进不来,须有大气运加持……”

    杨玉环噗嗤一声笑了,铅华尽洗之后的她,笑起来仍是那么的明艳动人,勾人魂魄,连顾青都情不自禁陷进了她的笑容里,如同酒鬼遇到了一坛陈年美酒,只想醉死瓮中。

    “你呀,都是郡公了,说话还是那么不正经,嘴上叫着阿姐,心里想的却是把我关进大牢,坏透了。”

    顾青立马扭开了目光。

    不愧是四大美人之一,中国上下数千年,也就出了四个,这魅力真是无敌了,一嗔一笑都仿佛带着勾魂的魔力,难怪李隆基甘愿为了她担下失德丧伦的骂名,换作是顾青,恐怕也不会介意。